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24 Lopt & Logi

 

你真的是艾麗希亞姊姊?」

是真的喔菲特。」

 

艾麗希亞溫柔的微笑菲特記得非常清楚那是與之前的幻境裡所追求的世界中的艾麗希亞一模一樣沒有一點虛偽完全發自內心對於喜愛的人的微笑

雖然菲特從來都沒有真正地與艾麗希亞相處過但從被拷貝過去的記憶裡菲特也不時地會在潛意識中模擬自己與艾麗希亞的接觸

 

我一直好想見到你好想與你一起過姊妹的生活將你介紹給朋友們

我都知道喔菲特真的是有如母親的記憶中總是會先替別人設想的孩子呢。」

母親她知道?」 菲特感到驚訝

母親一直都知道菲特的想法。」

可是我總是惹母親生氣連一點小事都辦不好令母親傷心

沒有這回事母親一直都知道你很努力。」

真的嗎?」

我不會說謊的喔。」

謝謝你艾麗希亞

 

艾麗希亞溫柔地撫摸著菲特的頭菲特擦去因歡喜而滴落的淚水

聽見不斷否定自己的母親肯定自己的能力心中除了欣慰以外沒有別的想法

 

目前自己還是處於異界這一點菲特並沒有忘記如果眼前的艾麗希亞並非幻影就表示有可能將她帶回到現實世界

 

艾麗希亞。」

是的菲特?」

你也知道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的虛構的吧?」

當然。」

如果我們找到出去的方法的話你也能一起來嗎?」

這個嘛或許有點困難令你失望了很抱歉。」

難道不能與瑪麗耶拉商量嗎還是說你只能生存在這個空間內?」

問題不在於瑪麗耶拉也不是這個空間的問題。」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

 

見到菲特是如此期待能與自己共同生活艾麗希亞心底也是很高興

沉默了一陣子艾麗希亞站了起來

 

因為

菲特你聽得到嗎菲特?!」

阿爾芙?」

 

就在艾麗希亞開口的同時阿爾芙以心電感應與菲特連絡打斷了對話

 

菲特你沒事吧?」

我沒事喔阿爾芙怎麼了你聽起來好像很急的模樣?」

你不知道?」

什麼事?」

看看外面!」

 

菲特有點摸不著頭

 

怎麼了菲特?」 艾麗希亞問

阿爾芙要我看看外面

 

菲特邊說著邊下床左手還握著Bardiche雷霆戰斧〉。

走向窗戶將窗簾拉開此時菲特才領悟到阿爾芙著急的原因應該是晴朗的青空成了黯淡的灰色昨日還繁榮的市區成了破碎的死城菲特無法相信這瞬間的改變

 

菲特菲特你聽得到嗎菲特?!」

 

阿爾芙的聲音將愣住的菲特拉了回來

 

阿爾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才想知道勒咕哇!」

阿爾芙你怎麼了被誰襲擊了嗎?」

說出來你可能不會相信不過我現在!」

阿爾芙?」

現在與我對戰的是莉妮思!」

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莉妮思會在這裡為什麼她會襲擊你?」

 

菲特越來越無法壓抑驚訝的感情

莉妮思普蕾西亞的高使役魔教導自己所有魔導知識雷霆戰斧的製作者同時也是最親近的人對菲特與阿爾芙而言莉妮思是位嚴厲的導師同時也是最慈祥的褓母比起普蕾西亞莉妮思更有母親的感覺

 

菲特回過神

 

難不成

 

菲特回首望著艾麗希亞只見到艾麗希亞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微笑與慈祥

 

菲特你的身邊有誰在嗎?」

 

菲特沒有回答

 

哇啊啊啊啊啊!!!」

 

阿爾芙的通訊被切斷了

菲特的眼神中帶著恐懼艾麗希亞察覺到了這一點嘆了一口氣

 

是的就跟你猜測的一樣現在與阿爾芙戰鬥的莉妮思是我的使役魔。」

但是艾麗希亞應該沒有魔力資質才對你果然是假冒的?!」

菲特我是貨真價實的艾麗希亞只是與過去不大相同。」

什麼意思?」

AMF已經完全解除了利用探測魔法你就會了解來吧掃描我的肉體。」

 

帶著微微的恐懼感菲特使用了探測魔法

 

這是?」

如你所見我早已不是完全的人類。」 艾麗希亞繼續說道

你也知道生命替換相當困難理論與實際操作天差地別並不如換電池般容易肉體會排斥外來的生命了穩定生命肉體必須經過相當的改造況且我本來沒有魔力資質為了能使用母親那帶有強大魔力的念動之核我的身體已有百分之七十是機械構造雖然念動之核穩定了但是肉體與機械及魔力的排斥反應產生的痛楚永遠不會消失

怎麼會這太慘忍了

母親不惜一切要讓我起死回生這一點你也應該能夠理解。」

可是你無時無刻都必須承受疼痛的感覺精神一點也無法鬆懈飽受煎熬地活著

肉體的痛楚不算什麼真正的的痛楚來自心靈失去了心愛的人的痛苦身體活著心靈死去的感覺才是真正的煉獄。」

 

艾麗希亞邊說邊將掛在項鍊上的青色菱形吊飾拿出

 

菲特我不能與你回去的理由並不是瑪麗耶拉也不是身體的關係而是我必須履行母親最後的願望。」

母親最後的願望?」

是的 Bourdonass 蒼焰聖槍〉, setup。」

Yes my lord barrier jacket Chivalry mode。」 女性的機械音由菱形吊飾發出

 

轉眼間艾麗希亞的服裝由小學制服變化成一身青色的騎士服肩膀與手臂繡有防護作用金屬片的外套白色菱形花樣造型的青色內櫬腰部有著貝爾卡騎士時常穿著的金屬護甲青色的長褲內的雙腿有護甲包圍雙手帶著黑色的無指手套以及左手背上鑲有青色菱形的金屬塊

艾麗希亞的菱形吊飾則變化成了一把柄長一公尺槍身長兩公尺的白色長槍握柄與槍身的連接處有著貌似可活動鑲有核心本體裝有兩根散熱管的機械構造

 

艾麗希亞雙手握著蒼焰聖槍矛頭對著菲特

 

武裝吧菲特。」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要互相殘殺?」

這是母親最後的願望將你銷抹去。」

怎麼會母親她希望我可是你之前說過母親肯定了我?」

就是因為肯定你母親才會痛苦。」

我再說一次換上武裝還是你打算不反抗在這裡死去?」

我不想跟你打

那就是說你打算死了可以這麼解讀嗎?」

 

艾麗希亞腳下出現了一個青色圓中帶有兩個互相迴旋的三角形的魔法陣槍頭開始燃起青色的火焰

 

菲特注意到了這個奇異的魔法陣彷彿曾經見到過類似的術式但是又無法肯定既不是米德式也非貝爾卡式

 

青色的火焰逐漸地形成了一顆球體由內心開始高速迴轉了起來

 

Sir!」

Cyan Burst。〈蒼藍爆裂〉」

 

蒼焰所形成的球起在命令之下炸裂威力可媲美一顆小型的凝固汽油彈Napalm〉,整個房間完全被摧毀菲特也因爆炸的衝擊被彈出窗外雷霆戰斧緊急使用了防護罩所以菲特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

被彈出的菲特在半空中變身由落下折回成上升的狀態降落在公寓的屋頂上與艾麗希亞對歭著

 

Sir are you all right 您沒事吧主人〉」

我沒事 Bardiche 雷霆戰斧〉。」

Sir I have a point to make 主人我想說清楚一件事〉。」

Bardiche 雷霆戰斧〉」

 

向來只會完全遵從命令的雷霆戰斧想表達自己的意見這是長久搭檔以來的第一次連菲特也感到少許訝異

 

You are not alone sir there are still a lot of people waiting for your return Therefore do not give up on yourself just yet Please pull yourself together 您並不孤獨還有許多人等著你回去所以不要自暴自棄請振作起來〉」

Bardiche…謝謝你還有對不起讓你操心了。」

No problem sir。」

 

失去了親朋好友的痛苦自己也很明白而且好不容易找回了奈葉如果死在這裡的話所有的努力都將化為烏有

菲特狠狠地賞了自己一巴掌作為警惕在雷霆戰斧的鼓勵下菲特總算是下定了決心

 

看來你終於打算與我戰鬥了。」

是的艾麗希亞姊姊我會打倒你然後帶你一起走!」

呵呵原來是這樣話先說在前頭我並沒有留活口的打算如果你沒有將我殺了的覺悟的話是不可能勝過我的。」

為什麼一定要有一方死去請你告訴我。」

等你打倒我再說吧。」

 

艾麗希亞開始詠唱咒文腳下再次出現廣大的魔法陣身旁也冒出了四十顆青色的火種

菲特一看就知道那是古代火係魔法中的高等法術之一菲特也開始詠唱咒文使出四十顆金色的電漿球打算與艾麗希亞硬碰硬

 

Blazing Spear Phalanx Shift 炙焰之矛繁星飛耀〉」

Plasma Lancer Phalanx Shift 電子光槍繁星飛耀〉」

 

四十把蒼焰矛與四十把金雷槍在各自施術者的控制下在空中進行追逐戰當然艾麗希亞與菲特也不只待在原地倆人各自拿著武器向彼此衝刺

 

───!!!」

Neptune mode海神型態〉」 蒼焰聖槍的前端分叉了開來形成了一把蒼焰三叉

───!!!」

Zanber form。〈巨劍型態〉」 雷霆戰斧補充了兩發魔彈,變化成一把雷光巨劍

 

 

 

同地區的另一方,阿爾芙苦戰著莉妮思,雖然阿爾芙的力量比以前增強了許多,但是無論戰鬥經驗,魔法知識都還是落後莉妮思一大截。

阿爾芙被莉妮思一拳由空中打落到一棟建築物內,但是莉妮思並沒有追擊,反而是停留在原地。阿爾芙慢慢地從瓦礫堆中爬起,擦去嘴角的血。

 

「可惡好強

「你就只有這種程度嗎,阿爾芙?」

 

莉妮思由上空以望著螻蟻般的眼神俯瞰著阿爾芙。

不爽,阿爾芙心裡非常地不爽,並不是因為力量上壓倒性的差距,而是莉妮思那傲慢的模樣,這與以前那位嚴厲的莉妮思完全相反。就算對手再怎麼弱,以前的莉妮思也會抱著尊重的態度去面對;眼前的這位莉妮思完全不把對手放在眼裡,反而當成玩具般地戲弄。

阿爾芙重新站了起來,緊握著雙拳,全力衝向莉妮思。

 

「喝啊───!」

「對、對,否則就不好玩了。」

 

阿爾芙揮出的左拳被莉妮思用防護盾檔下。

 

「Barrier Breaker! 〈結界粉碎〉」

 

打破了防護盾,阿爾芙與莉妮思的距離大大地縮短。

阿爾芙使緊接著出了右勾拳,莉妮思用右手以交叉防禦姿勢接下,見到右腹側開了一個大空檔,阿爾芙以左膝撞直襲,但是沒有成功,被莉妮思的左手檔下。

莉妮思將雙手急速收回腰側,在大聲吆喝的同時出了雙拳,右掌從下巴擊去,左拳直搗心窩。中了兩拳的阿爾芙往後退了約十公尺。

 

「痛死我了

 

阿爾芙很清楚,心窩被擊中時,彎下身軀的話就很可能暈厥過去,所以阿爾芙趁著往後退的同時調節呼吸。不過莉妮思完全不手下留情,向前追去,使出了右旋踢,阿爾芙勉強用左手擋下,擋下的同時,莉妮思從視野內消失了。

阿爾芙正打算察看四周時,莉妮思的左腳根狠狠地重搥在右肩上,莉妮思的動作之快令阿爾芙捕捉不著。中了腳根踢的阿爾芙筆直地墜落到地面。

莉妮思也慢慢地下降到平地上,望著貌似暈了過去的阿爾芙。

 

「已經玩完了嗎?」

 

阿爾芙抽動了一下,慢慢地扶起身子,將流入氣管的血咳出。

 

「咳咳咳!呼還沒

 

阿爾芙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全身上下都受了不少傷害,但是眼神還未失去鬥志。

 

「很好,這樣才不會令菲特蒙羞。」

 

阿爾芙勉強擺起備戰姿勢,但是莉妮思遲遲不出手,彷彿已經玩膩了這個遊戲。

莉妮思雙手盤在胸前,嘆了一口氣。

 

「阿爾芙,這些年來你都在做什麼?」

 

莉妮思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回復成回憶中的那個莉妮思。阿爾芙還是保持著警戒心,因為這或許是個陷阱。莉妮思瞪了阿爾芙一眼,又嘆了一口氣。

 

「看來,你被菲特保護得過頭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阿爾芙生氣地問

「我問你,使役魔的使命是什麼?」

「有話就直說,別拐彎抹角的!我沒興趣跟你玩猜謎!」

「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啊,阿爾芙,那不認輸的模樣。」 莉妮思笑了笑,繼續說道

「阿爾芙,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根本就不配稱為狼了?」

「你說什麼?」 狼天生高傲的本性使得阿爾芙更生氣

「就因為菲特太過呵護你,使得你失去了應有的獠牙。現在的你只有如家犬一般。」

「狼跟狗是不同的!」

 

聽見了這個回答,莉妮思忍不住開始大笑。阿爾芙起初還是不明白,但思考了一會兒後才領悟到了自己的出糗。

 

「別笑了啦!」 阿爾芙語氣中帶著羞憤

「哈哈抱歉你還真是一點成長也沒有呢,無論是腦袋還是能力

「真是慚愧啊,我就是不喜歡讀書!」

「吪哼!言歸正傳,我的意思是,阿爾芙,這幾年來,你的實戰能力一點也沒進步,反而連基本反應都退步了。你到底有沒有身為菲特的使役魔的自覺?」

「這還用說嗎?我當然要保護菲特!」

「可是成果根本相反。你回想一下吧,這些年來,你在菲特身邊扮演著什麼樣的腳色?」

 

阿爾芙思考了一會兒,確實有如莉妮思所言,無論是聖石之種事件也好,闇之書事件也好,自己一直以來都是扮演著菲特的助手的腳色而已。與守護騎士們〈Walkenritters〉比起來,沒有一次是真正地守護過菲特。

並不是菲特認為阿爾芙沒用,而是太過疼惜;菲特寧可自己受傷也不願讓阿爾芙冒險。其中的另一個原因也在於菲特身邊有著太多的強者,所以能讓阿爾芙幫上忙的地方也越來越少。

理解到莉妮思的意思,阿爾芙非常痛恨自己,恨自己的弱小,恨自己的無能。雖然知道菲特完全不會在意這種事情,但是狼的自尊心不能允許。

 

「阿爾芙。」

「你有兩個選擇,一,就是變強,更加努力鍛鍊自己。雖然你的魔力是由菲特供給,但是反應與實戰經驗都是屬於你自己的東西。」

「或者是二,放棄當守護菲特的使役魔,乖乖地當寵物。」

「!」

 

莉妮思直接的語氣,加上自己的自尊心以及事實,阿爾芙的心中的悔恨變得更強烈。

 

「我會證明」 阿爾芙開始將魔力凝聚起來,身邊也出現了四顆電漿球

「我會證明給你看,我並沒有你想像得如此沒用!」

「惱羞成怒了?不過也好,就由我徹底地讓你了解吧。」

「喝啊啊啊!!!」

 

阿爾芙與四把電子光槍朝著莉妮思奔去。

 

 

 

灰色的天空有一個青色與一個金色的光點反覆地快速互撞,分離,追趕,那是正打得難解難分的艾麗希亞與菲特。

菲特的速度比艾麗希亞快上一成,但是艾麗希亞的防禦力與破壞力明顯地高出不少。無論是近距離,中距離還是遠距離,菲特都無法傷及艾麗希亞。雖然菲特並未楚於劣勢,但是也找不到機會佔到優勢。

 

Bourdonass! 〈蒼焰聖槍〉」

Uranus Mode。 〈天王模式〉」

 

蒼焰聖槍再次變形,這次成了一把上下都是槍頭的雙頭槍。艾麗希亞停止了追趕,左手握著天王模式的蒼焰聖槍,擺出投擲的預備動作。

菲特察覺到艾麗希亞的魔力開始凝聚,做了個緊急煞車,轉回身子準備接艾麗希亞的下一招。

 

Gungnir。 〈奧丁之槍〉」

 

艾麗希亞將帶有強大魔力的蒼焰聖槍投出,被青色火焰覆蓋的蒼焰聖槍以極快的速度飛向菲特。菲特舉起巨劍模式的雷霆戰斧,將蒼焰聖槍打偏離原本的軌道。但是蒼焰聖槍卻自己在空中迴轉,再次襲向菲特。菲特使出八把電子光槍,全數擊中了蒼焰聖槍,包圍著蒼焰聖槍的火焰明顯地少了許多。

 

Haken form。 〈巨鐮模式〉」

Haken Saber! 〈巨鐮飛刃〉」

 

菲特將雷霆戰斧上的電光鐮刀發射了出去,直擊蒼焰聖槍。失去了火焰的蒼焰聖槍開始墜落,但是在一聲令下又回到了艾麗希亞的手裡。

 

喀吱喀吱不知從何處傳來怪聲。

 

Pluto mode。〈冥王模式〉」

 

蒼焰聖槍變化回原本的長槍模樣,艾麗希亞也擺出單手握槍,準備衝刺的姿勢。

 

「菲特,這將是我全力的最後一擊。」

「是的,艾麗希亞。」

「魔力,解放。」

 

艾麗希亞的手腳上出現了青色光翼,身體也開始發出青色的魔力光芒。

菲特使出了超音模式,架起再次變化為巨劍模式的雷霆戰斧,解放魔力。

 

「喝啊啊啊────!!!」

「喝啊啊啊────!!!」

 

魔力全開的兩人化作兩道閃光,衝向彼此。

 

一瞬間,兩人出現在彼此之前的位置。

 

「很好

 

勝負已定,一隻右臂從空掉落,紅色的鮮血從敗者的傷口噴出。

 

「艾麗希亞?!」

 

菲特回首望去,失去了右手臂的艾麗希亞倒下了。

 

 

 

「看來,那邊已經結束了」莉妮思已經得知艾麗希亞的敗北

「那麼,你還要繼續嗎,阿爾芙?」

 

莉妮思看著上氣不接下氣,但是又不肯認輸,傷痕累累的阿爾芙。

阿爾芙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打敗莉妮思,雖然早已明白這是一場不可能贏的仗,但是狼的自尊卻不停地隱隱作祟。

 

「我絕對會證明」阿爾芙連話都快說不清楚了

 

莉妮思慢慢地走到阿爾芙面前,阿爾芙朝莉妮思揮了一拳,這一拳一點力量與速度都沒有。阿爾芙的體力早已透支,兩眼也失神了。

 

「給你

 

阿爾芙的拳頭觸碰到了莉妮思的臉頰後,整個身體失去力量,倒在莉妮思的懷裡。莉妮思抱著昏迷的阿爾芙,向對待小孩子般地摸著她的頭。

 

「傻孩子

 

 

 

「艾麗希亞!!」

 

菲特抱起失去了魔力與手臂的艾麗希亞。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故意錯開那個攻擊?」

「別哭嘛菲特開打前我不是說得很清楚嗎?」

 

手臂被砍斷的痛苦對艾麗希亞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只是血不斷地在流失以及乾涸的魔力令她感到不適。身體有百分之七十是機械,所以這種狀態下還能夠勉強保持清醒。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菲特真是愛道歉確實,我是故意要讓你殺了我的

「別再說話了!我這就帶你去阿斯拉急救!」

「不沒用的剛才的戰鬥早已超過這個身體的負荷所有機能都運作過度大約再十分鐘我就會

「不要說了!我求求你!」

 

菲特的眼淚不停地滴落在艾麗希亞的臉上,艾麗希亞伸出左手摸著菲特的臉頰。

 

「菲特聽清楚我接下來所說的話

「菲特母親她一直都很希望能把你當作真正的女兒看待但是母親她害怕自己怕自己會忘了我母親一直記得我很會對她撒嬌知道我的佔有慾很強

「如果母親將你當成親生女兒看待的話而某一天成功地將我復活她怕我會恨她以為她愛你勝過我母親非常害怕這一天的到來所以她選擇了遠離你

 

菲特此時理解到,自己與普蕾希亞非常地相似,因為害怕再次失去所愛的人而選擇將自己隔離起來,但是這種做法的結果反而傷害到更多的人。

 

「母親無法完全拋棄你因為你與我外表一模一樣但是內在卻完全相反所以母親一直在接納與拋棄你的想法中掙扎最後轉變成了憎恨

「因此你越是替她著想她就會越痛苦就是知道你渴望她的愛她才必須想盡辦法讓你死心

「呵呵或許我們只有在頑固這一點上是相似的

 

艾麗希亞笑了笑,不過究竟還是無法完全忘卻痛苦,表情顯得很勉強。

 

「菲特記住…”艾麗希亞已經死了”…你是你自己不是我的複製品也不是我的替代品所以不要再追逐我的背影菲特的身份走自己的路現在你的母親是琳蒂將對母親的感情放在琳蒂身上」艾麗希亞凝視著菲特的雙眼說道

 

終於,意識力再也無法壓抑肉體的痛苦。

 

「咳!咳咳!我的時間不多了你也回到你該去的地方吧

「艾麗希亞

 

菲特輕輕地將艾麗希亞放回地面,擦去眼淚。

 

「這樣我的任務也結束了對了,菲特

「是的,艾麗希亞?」

「從母親那裡解救了你的白色魔導師是奈葉吧?」

「是,當時的魔導師就是奈葉。」

呵呵你們兩很相配喔

「你你在胡說些什麼啊?」

「白痴都看得出來你們倆的感情與關係就算都是女生又怎樣,反正愛情是盲目的,不是嗎?」

 

艾麗希亞露出了慈祥的微笑,菲特實在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來應對。

 

「還有一點小心那個男人他不正常

「那個男人?」

FATE•計畫F計畫的創始者傑爾•斯卡利耶提他的眼神已經不是用瘋狂能形容的了那個男人很危險

「千萬記住不要與那個男人接觸他只會把你當成材料”…他的實驗材料”…

「傑爾•斯卡利耶提

「去吧,菲特回到現在的家庭還有奈葉的身邊這裡不是你該逗留的地方

 

菲特深呼吸了一口氣,重整儀容,眼神也回復堅定。

 

「是,艾麗希亞,我走了。」

「一路順風。」

 

菲特朝著阿爾芙的所在地點飛去。

 

 

「這樣,真的好嗎,艾麗希亞?你若是還想活下去的話也不是沒辦法。」

 

一個人影出現在艾麗希亞面前。

 

「嗯我已經滿足了這是我自己的願望同時也才能讓她徹底覺悟

「唉」 人影嘆了口氣

「為什麼我總是遇到不會多替自己著想的笨蛋呢?」

「哈哈別忘了罵人笨蛋的人才是真正的笨蛋喔

「或許吧以前也被這麼說過。

最後,告訴我一件事你應該知道吧那個男人的事情

以前那三個小鬼從我這裡偷走了東西或許,那個男人也

「那麼你打算將一切都托付給她們?」

「是的。」

「是嗎雖說這是四千多年前就埋下的種子但是或許這次你的願望真的能實現

 

艾麗希亞笑了笑。

 

「吶我說啊

「是?

「其實這樣望著天空不錯

 

艾麗希亞帶著安祥的表情死去了。

 

人影默默地看著艾麗希亞的屍體,低聲地說著:「傻瓜一個個都是傻瓜

 

 

 

一個巨大的淡青色米德魔法陣被一大群機械蜘蛛圍繞著,琳蒂在壓制空間的同時也展開了廣大的防護罩。機械蜘蛛拼命地用身體撞擊防護罩,為了捕捉位於正中央的琳蒂。

光是維持空間穩定就已經很吃力的琳蒂還必須展開防護罩保護自己。由於強大的干擾使得琳蒂與庫羅諾失去聯繫,所以在阿斯拉修復或是增援到達之前只能靠自己。

四面八方的衝擊使得防護罩開始出現裂痕,一般的物理攻擊是不可能對琳蒂特的殊結界造成傷害,但是機械蜘蛛的攻擊明顯地不同,每一擊都有削減魔力的效果。

 

「到此為止了嗎?」

 

就在琳蒂感到絕望,防護罩即將被打破的時候,一道紫色的閃光伴隨著火焰將爬上防護罩的機械蜘蛛們全都一分為二。

 

「來遲了真是抱歉,琳蒂提督。」

「希格諾!」

「有話晚一點再說。」

「可是這裡至少有上千架

「提督。」

「是?」

Walkenritters〈守護騎士〉的首領頭銜可不是浪得虛名的。您只要專心維持空間的穩定。」

「是!」

 

希格諾將烈焰魔劍收回刀峭中,凝聚起魔力,同時也補充了兩發魔彈。

 

「來吧!破爛們!」

Ganzer PreperationZünden-Beistand!」

「緋龍一閃!」

 

烈焰魔劍出峭,由一把鋼刀化為一條火蛇,將迎面襲來,密集的機械蜘蛛軍團消滅了一大部分。被火蛇切開的機械蜘蛛燃燒了起來。

 

「好厲害」 琳蒂也不得不佩服希格諾的力量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