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23 散落的齒輪〈上〉

 

「為了我們的願望,將現世宿的靈魂給毀滅吧!」

 

瑪麗耶拉這句話,無疑是要求疾風手刃奈葉。奈葉往後退了幾步。

經過短暫的沉默,疾風抬起頭來望著瑪麗耶拉與奈葉。

 

「你應該知道奈葉是我的朋友吧?」

「當然,但是比起這種虛偽又短暫的感情,我們的願望毫無質疑地才是最優先事項。」

「呵這也難怪在這漫長到無法計算的歲月裡,這個願望從來就都沒有實現過。」 疾風以恥笑的口吻說道

「什麼?」

「很抱歉,瑪麗耶拉,奈葉是我的朋友,要我殺自己的親友是不可能的事。」

「疾風

「別擔心,奈葉,我答應過要暫時當你的保鑣,所以絕對不會食言。」 疾風向奈葉比出勝利的大拇指

「愚蠢荒謬你我的靈魂同源,現在居然背叛我們”…這是不合理的!」 瑪麗耶拉怒吼

「哎呀,你是否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夜天之書是掌管靈魂資訊與理論之書,要改變我與你的關係性不是很困難的事。」

 

瑪麗耶拉低著頭,雙拳緊握,不語。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創造的魔導具與自己擁有相同靈魂數據的人會有反抗自己的一天。

奈葉趁著這個空檔走到疾風身邊去。

 

「你完全失算了,瑪麗耶拉。把封閉在你自創的艾爾哈札的人都解放吧。」

「不

 

瑪麗耶拉將視線緩緩抬起,怒視著疾風與奈葉。

 

「既然你們不肯服從,我也只好先回收夜天之書後再自己奪得宿。」

 

身體逐漸發出白色的光芒,背後出現了四對長與四對短相間的光刀長翼,額頭上的印記也變化成了帶有金色虹膜與白色瞳孔的眼睛。

凝聚起的魔力強到根本無須注意就能感受到壓迫感。

 

「態度強硬可是會令女孩子討厭喔。」 雖然口頭上在開玩笑,但是從疾風的表情就能得知對手的強大

「奈葉。」

「是?」

「你認為我們有勝算嗎?」

「就算沒有也要葛盡全力,現在就放棄的話那就真的會輸!」 奈葉的眼神非常堅定

「呵,這才是奈葉的作風!」

「怎麼說得我好像是戰鬥狂似的

「哈哈,事實就是如此!」

「疾風啊~

「她來了!」 疾風的表情從吐槽一百八十度轉變成嚴肅

 

 

──相似地球的行星日本海鳴市──

原本虛構的模擬城市現在成了廢區,應該說,這是解開AMF後,原本應有的面貌。

琳蒂背後展開了四片羽翼,腳地下有著廣範圍的米德式魔法陣,那是魔力全開的狀態。

由於築構這個世界的程式停止了運轉而開始崩潰,琳蒂使用自身的魔力壓制著這整個空間來拖延崩塌的時間。

 

「庫羅諾,聽得到嗎?」

「是,提督!」

「目前最優先事項是尋找阿斯拉與確認生還者。」

「是,我已經將艾蜜送到阿斯拉艦內了,不過全系統目前處於癱瘓狀態。」

「很好,修復作業的預算時間?」

「大約一小時。」

「請他們盡量在三十分鐘內完成,這個區域的質量比我想像得還大,我無法壓制太久。」

「收到!」

「疾風那方面有回應嗎?」

「疾風與菲特的生體反應完全消失了,估計是被傳送到別的空間。維塔,奈葉,札斐拉的反應能夠感覺到,但是無法鎖定。」

「看來,對方不會輕易地放我們走

「還有一點,那就是還有一個除了我們以外的生體反應。」

「這裡還有其他生還者?」

「無法確認,只有一個,而且他的反應相當奇異,無法辨認是有機物或是無機物。」

「外來生命體?」

「可能性暫時保留這是啊?!」

「庫羅諾?怎麼了,庫羅諾?!」

 

庫羅諾的通訊被切斷,琳蒂嘗試著再連接,但是都無法接通。

 

「干擾?」

 

突然間,琳蒂注意到了,自己並非單獨的一個人。

四周突然冒出許多金色光點以及昆蟲爬行般的聲音。

 

 

 

「這群傢伙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維塔慌張地喊著

 

維塔與奈葉被傳送到了遠處的區域,該區域有著森林以及許多建築物的遺跡。

維塔與奈葉兩人被一群看似蜘蛛,但是四肢都是刀刃,有著V字型探測器的怪物們包圍著。

 

「一點反應都感覺不到,這些機械難道裝有反魔力探測裝置?」 維塔緊握著審判之鎚

「奈葉,你還是不能變身嗎?」

「不行,無論怎麼做,Raising Heart〈旭日之心〉都不肯回應!」

「可惡這可麻煩了希格諾,沙瑪爾也都沒有回應,札斐拉也正在苦戰中

「維塔你先走吧,目前的我只會拖累你。」

「給我閉嘴,你這個白癡!我已經答應過疾風要保護你了,你現在要我食言是什麼意思?!」

 

維塔望了望四周,看見了森林。

 

「給我過來!」

 

維塔硬拉著奈葉朝著森林衝去,不過一會兒,森林中傳來許多爆炸聲,追趕著維塔與奈葉的幾台機械蜘蛛也成了破銅爛鐵的碎片。

森林中走出一個人影,那是維塔。

維塔將Panzer Hindernis〈防禦鐵璧〉施放在奈葉身上,命令奈葉躲藏在樹林裡,自己一個出來應付追兵。

 

「放馬過來!我來讓你們親身體驗Walkenritter不是好惹的!」

 

維塔把魔力凝聚成一顆能量球,用審判之鎚狠狠地敲在能量球上。

 

Eisen Geheul〈鋼鐵咆哮〉」

 

能量球爆發的一瞬間產生了巨響,帶動了強烈的空氣波動,雖然對機械而言毫無意義,但是引發的風暴爭取了空檔。維塔趁機往高空飛去,將機械蜘蛛們引誘上空,只要奈葉不輕取妄動,機械蜘蛛們就只會鎖定維塔。

完全按照維塔的計畫,機械蜘蛛們呈一條直線隊形在空中追趕著維塔。在拉開約兩百公尺時,維塔硬生生地在空中做了個迴轉,同時也補充了三發魔彈。

 

Gigant Form

「給我變成廢鐵吧!!!」

 

維塔緊握著巨鎚模式的審判之鎚直闖機械蜘蛛群。

 

Gigant~ Schlag!!!」

 

在維塔高速的巨神轟鳴攻擊下,由機械蜘蛛構成,宛如一條正在追趕餌食的巨蛇的隊伍就這麼硬生生地被維塔摧毀了頭部。數十架機械蜘蛛的殘骸碎落到了地面。

維塔從爆炸所產生的煙霧中脫出,再次設法拉開距離。斷了頭的巨蛇還是繼續追趕著維塔。

 

「再來一次!」

 

相隔兩百米時維塔再次迴轉,打算使用相同的戰略。

但是機械蜘蛛似乎有學習能力,就在維塔迴轉時,巨蛇的頭分裂成六個分支,由蛇頭變化成巨掌,八方面攻擊打算包圍維塔。

維塔察覺不妙,在面前擺出八顆鋼球。

 

Schwalbe Fliegen !〈飛燕翱翔〉」

 

維塔往其中一個分支飛去,靠著控制著的八顆鋼球勉強破壞其中的一段,殺出重圍。

沒有捕食到的巨掌又再次合成一條巨蛇,繼續追趕著維塔。

 

「可惡!真難纏!」

 

 

──阿斯拉外部

 

Stinger Snip

 

淡藍色的光球就像有生命般地遵照庫羅諾的指示,貫穿了數架機械蜘蛛。

 

「庫羅諾執行官!數量越來越多了!」其中一名戰鬥人員喊著

「冷靜一點!維持好陣型,一定要堅持到系統修復為止!」

 

庫羅諾開始將魔力凝聚在Durandal〈羅蘭聖劍〉的魔導具上,詠唱著咒文。

 

「全員都退到上空!」

 

在庫羅諾的命令下, 所有的戰鬥人員一起飛離地面。

 

在悠久的凍土上給與凍結的棺木永遠的睡眠吧!」

Ok boss Eternal Coffin〈永恆冰棺〉」

 

庫羅諾使出廣範圍的絕對凍結魔法,半徑五百公尺內的機械蜘蛛們全都被冰與寒氣給凍結,無法動彈。

 

「趁現在!」

 

全隊朝向被冰封的機械蜘蛛群齊射,摧毀了大部分。

 

「千萬不能鬆懈,擺好陣型,作好下一波來襲的準備!」

 

 

──管理階層──

 

原本綠嫩的草皮成了滿是坑疤的泥地,安祥的天空也染上了爆炸的煙灰。

疾風和沒有法具的奈葉在空中與魔力全開的瑪麗耶拉交戰著。雖然沒有法具,但是奈葉也不甘示弱,以平行詠唱的方式出招。

智能型法具的功能就是代替使用者管理以及調節魔法,讓使用者輕鬆。不過奈葉每天早上都會練習不使用法具的魔導彈控制以及每日進行的多項作業平行同步施行的思考鍛鍊與戰鬥模擬,所以沒有法具對奈葉而言並沒有太大的不便,只是出招會緩慢一點。

 

「真不愧是奈葉,沒有法具也能這麼強。」 疾風一面閃躲攻擊一面說著

「你還有閑情稱讚?」

 

瑪麗耶拉一方面詠唱著空間魔法同時使出數百把光箭般的紅色魔力十字架追擊奈葉與疾風。

疾風記得很清楚,紅十字有結界貫穿效果,所以只能使用Bloody Dagger〈嗜血飛刃〉以打帶跑的方式來迎擊;奈葉也使出二十顆魔彈來應付。

在疾風快要完全甩掉紅十字的時候,疾風突然停下來開始詠唱咒文。 一把紅十字眼見就要擊中疾風時被一把鋼刀給擋了下來。

 

「來得真遲啊。」

「真是抱歉,吾主疾風。」

「旅人之境的傳送範圍有限啊,要不然可以更早到達。」

「反正有趕到就好啦。無法直接召喚也真麻煩。」

 

奈葉察覺到那兩個熟悉的身影,穿著白與桃色相間的騎士服,綁著桃色馬尾的劍士與一身綠色騎士服,短金髮的術師。

 

「希格諾,沙瑪爾!」

 

見到希格諾與沙瑪爾的奈葉非常歡喜,反之,瑪麗耶拉一臉錯愕的模樣。

 

「不可能!我應該已經把她們兩個隔離起來了,除了我的允許以外,任何人都不可能打破結界來到管理階層!」

「我們可不是打破結界,而是傳送進來的。」

「你們是怎麼得到解鎖密碼?!」

「這個嘛,已經不重要了。」

「你膽敢戲弄我,沙瑪爾 瑪麗耶拉顯得非常憤怒

「瑪麗耶拉大人,雖然您過去是我們的主人,但是現任的夜天之書繼承者是八神疾風。身為Walkenritter必須對當任的繼承者忠誠,這一點您也很清楚。」

「閉嘴只不過是兩個使役魔而已居然也敢背叛我等我奪回Poemandres時必定改寫你們的程式!」

 

話一說完,一顆巨大的魔力光球已經成型。

 

Emisión Divina!〈天神滅跡〉」

 

巨大的白色魔力球開始急速膨脹,將周圍的一切全數吞滅。

 

「疾風!」

「詠唱完畢! Diabolic Emission〈天魔滅跡〉發動!」

 

疾風將手上的金色十字仗往前一擺,一顆黑色的魔力球也開始劇速膨脹。

兩顆性質相似本質相反的魔力球互撞產生了空間扭曲,最終互相抵銷造成了巨大的風暴。

奈葉與沙瑪爾各使用了防護罩硬撐過了風暴,如果不是純魔力攻擊的話,早就形成了不比兩顆核子彈頭互撞遜色的爆炸。

風暴對於瑪麗耶拉絲毫沒有影響,瑪麗耶拉使出十二把十字架趁機追擊。

煙霧還未完全散去,希格諾已經察覺到了對手的動作,填裝了兩發魔彈,烈焰魔劍的刀身也冒出熊熊烈火。

 

Sturm Welle〈烈火風暴〉」

 

希格諾做出一閃的動作,從鋼刀上脫離的火焰形成了火蛇,將襲來的十字架給全數抵銷。

 

「沒事吧,疾風?」

「嗯,多虧你們的掩護。」

 

瑪麗耶拉眼見有了兩騎士掩護的疾風變得很難應付,打算先對付奈葉時無論怎麼找都不見奈葉的身影。

原來,奈葉早已經趁著空檔繞到疾風的身旁,逆轉成除非打倒疾風否則就無法接近奈葉的情勢。

 

「奈葉,用那一招吧。」 疾風面向奈葉

「你指的是

Starlight Breaker〈星光爆裂〉。」

「可是現在我沒有法具,詠唱的話會比平時還花時間。」

「安心,我跟希格諾還有沙瑪爾會盡量爭取時間。目前只有那一招才有可能從內部破壞結界,讓我們逃離這裡。單靠我們的戰力是不足以打敗瑪麗耶拉的。」

「嗯,我試試看。」

 

奈葉立即解放魔力,開始詠唱星光爆裂的咒文。櫻色的魔力光球明顯地凝聚得比以前慢,那是因為奈葉必須完全靠自己詠唱咒文同時調節魔力的輸送,只要一個不小心就很有可能散掉,也可能造成魔力逆流,傷及自己的念動之核。

瑪麗耶拉似乎也注意到了疾風的計畫,但是有希格諾與疾風緊緊地糾纏著,根本就無從下手。

 

「再稱一下只要再稱一下就行了

 

奈葉所凝聚的魔力越多,瑪麗耶拉越是著急,因為瑪麗耶拉也知道,打鬥越激烈,奈葉能回收的魔力殘渣越多,凝聚的速度也會越快。但是為了應付疾風與希格諾是不可能單靠物理方式。

瑪麗耶拉開始慌張了。如果只有奈葉自身的魔力的話,星光爆裂不可能打穿管理階層的特製結界,但如果混合了自己還有更多人的魔力的話,那就另當別論。即使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還是很危險,更何況這次還混著相當於自己的半身的夜天之主疾風的魔力。

同時也在意到一件怪事,夜天之書並不在疾風手上,而是在沙瑪爾手裡。如果疾風是打算利用自己與希格諾牽制的空檔讓沙瑪爾使用夜天之書的魔法來轟炸或是破壞結界的話,那麼應該能看到沙瑪爾詠唱咒文。但是並沒有,沙瑪爾只是呆呆地停留在原地,偶而放出輔助性魔法幫助疾風與希格諾而已。

疾風到底在盤算著什麼?

 

 

──某個房間──

 

由於之前的同步現象,菲特被琳蒂要求待在家裡多休息兩天。

菲特無論如何也睡不著,只是躺在被窩裡望著天花板發呆。菲特的記憶回復了,同時也知道身處於異界。雖然琳蒂用心電感應偷偷地告訴她說不必擔心,好好地養好身子,但是菲特還是無法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失去奈葉的感覺比被鞭抽刀剮,甚至死還要痛苦。好不容易再次奪回了奈葉,這是比任何一件喜事還要令菲特歡喜。不過由於身處虛構世界,潛意識裡總是會有一股莫名的恐懼:如果這個奈葉只是虛構來滿足自己的話,那該怎麼辦?

菲特搖了搖頭,雙掌拍著自己的臉頰,只希望能將這種負面的想法拋在腦後。也就是因為腦中總是反覆地思考與否定,菲特才無法安心入眠。這種時候菲特真希望能有什麼事情可以打發時間,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菲特由仰躺轉成側躺,無意間眼神對上了吊有雷霆戰斧〈Bardiche〉的手機。

菲特拾起了手機,望著雷霆戰斧。

 

「這應該不是夢吧奈葉還活著。」

No sir Sir Nanoha is indeed alive 〈否定的,主人。奈葉確實是活著的〉」

 

雷霆戰斧回應了,菲特並不感到訝異,因為琳蒂也有透露過有關於AMF被降低的事情。

 

「謝謝你。」

However there appears to be something different about sir Nanoha 〈但是,奈葉似乎有點不大相同〉」

「什麼意思,Bardiche?」

I cannot determine the exact cause but… 〈我無法確認原因,但〉」

 

房門突然打開來,一個人影走進了房間。菲特連忙將雷霆戰斧塞到枕頭下。

 

「感覺好一點了嗎,菲特?」

「嗯,媽媽也擔心過頭了,其實今天根本不必請假。」

「剛才好像有其他人說話的聲音?」

「不,艾麗希亞,這裡只有我一個人啊。」

 

走進房門的便是艾麗希亞。

菲特瞄了鬧鐘一眼,目前只是八點半而已。艾麗希亞將書包往椅邊一扔,坐在床上。

 

「姊姊。」

「嗯?」

「你今天也沒上學嗎?」

「喔,學校啊,翹掉了。」

「呃這不太好吧。」

「反正出席率夠,只要考試ok就沒問題了。」

「這樣莉妮思姊會生氣

 

這時菲特才想到,莉妮思呢?平時莉妮思與阿爾芙都是九點才出門,那麼為什麼八點半翹課回家的艾麗希亞沒有遇上並且被莉妮思責罵呢?

 

「怎麼了,菲特?」

「喔,嗯沒什麼只是覺得奇怪,怎麼沒有聽到莉妮思姊跟阿爾芙姊的聲音

「菲特。」

「是?」

「我問你一個問題。」

「是,請說。」

「你還喜歡著母親嗎?」

「我當然喜歡媽媽啦。怎麼突然問這個?」

「不,我指的不是琳蒂•哈拉溫,而是普蕾西亞•泰斯塔羅莎。」

 

那個過去追求許久,永遠否定自己的身影;給予自己生命並且養育;最後與心愛的女兒消失於時空裂縫中的人。

菲特腦筋一片空白,除了驚訝以外不知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過了約三秒鐘,菲特試著回復冷靜。

 

「姊你是怎麼知道這個名字的?」

「很簡單啊。」

 

艾麗希亞站了起來。

 

「因為,我就是媽媽的親生女兒,艾麗希亞•泰斯塔羅莎,菲特•泰斯塔羅莎,我的複製品。」

 

原本應該被封印在玻璃棺裡的,被宣告回天乏術的艾麗希亞會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知道自己的事情。

菲特在震驚的同時也盡力保持著冷靜,思考著所有的可能性。

 

「你不相信我就是艾麗希亞本人?」

「被摧毀的存在是不可能修復的,真正的艾麗希亞早已不存在,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母親創造了艾麗希亞的複製人,我,一切應該都與艾麗希亞相同,但是我還是無法成為艾麗希亞,無法令母親微笑!」 菲特越說越激動

「你只有可能是冒充艾麗希亞或是其他人創造的複製人!」

 

艾麗希亞聽了菲特的說辭後,開始笑了。

 

「你笑什麼?」

「不,我無意恥笑你,只是覺得你真的太單純了。確實,已經失去的生命無法修補,但是,如果是用替代的方式呢?」

「替代?母親過去嘗試了無數種方式都還是無法令艾麗希亞復活。生命替代?實際操作上是不可能的。」

「瑪麗耶拉就辦得到。」

「瑪麗耶拉?」

「沒錯,瑪麗耶拉,將你與阿爾芙擊墜的人,世人稱為失落的魔導師,同時也是艾爾哈札的管理者。」

 

艾麗希亞開始在房間內,雙手擺在身後,以漫步的方式在地毯上繞圈圈,繼續以說故事的口吻敘述著

 

「兩年前,聖石之種事件,母親用盡最後的力量造成了時空裂縫,同時也與還被封印在玻璃棺內的我一同墜入裂縫中。母親的理論沒有錯,前往艾爾哈札,時空裂縫是必經之路,但是她忽略了一點,那就是還需要引路者。不知是同情還是有趣,瑪麗耶拉允許了母親與我進入艾爾哈札的領域。當然,就算是魔導技術之源的發展地,令死者復生的魔法也是不存在的。絕望的母親與瑪麗耶拉做了交易

 

艾麗希亞的腳步停了下來,抬頭望著菲特。

 

「那個交易就是…”請將我與我女兒融合在一起。復活的艾麗希亞將任由你差遣。當然,母親那時肉體幾乎面臨毀滅,因此瑪麗耶拉只將母親的生命與記憶轉移融合到了我的身上。所以現在的我是艾麗希亞,同時也有普莉希雅的記憶與生命。」

「你還是不相信?那麼,你知道肉體與靈魂的異域同步協調理論嗎?類似平行世界理論,不過並非分開的個體,而是會互相影響的存在。也就是說,就算我的肉體內被移植了不同的靈魂,但是我的肉體還是會繼續與平行世界的我的靈魂產生共鳴現象。聽懂了嗎?換句話說,這是一個相等靈魂絕對影響相等肉體的理論之一。」

「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闇之書事件,你被闇之書的意識封鎖在幻境裡時,艾麗希亞最後說的話那便是

 

艾麗希亞走向菲特,抱著她。

 

真希望在現實世界中,也能夠這樣擁抱著你

 

兩道眼淚從菲特的臉頰滑下,菲特抱著艾麗希亞默默地哭泣著。

 

「這麼一來,你相信我了吧,菲特?」

「對不起,艾麗希亞,對不起

 

 

──管理階層──

 

「你這是什麼意思?!」 瑪麗耶拉被疾風的行動震驚了

「沒有什麼,就是這個意思。」

 

已化為荒野的管理階層只有瑪麗耶拉與疾風對歭著,希格諾與帶著夜天之書的沙瑪爾不見蹤影。

疾風拾起地上的一塊金屬片,上面刻印著” Supreme Air Force Aggressor Nanoha Takamachi”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