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22 Face to Face

 

早安艾麗希亞。」

早安奈葉希格諾姐姐。」

早安。」

 

今天也與往常相同奈葉在希格諾的陪同下走在上學的路線上只是途中應該遇見的哈拉溫姊妹今天只有一人

 

菲特今天果然請假了嗎?」

其實菲特也想來上學但是媽媽堅持要她多休息兩天所以今天一早就打電話去學校幫菲特請病假了呢。」

泰斯塔羅莎生病了嗎?」

「?」 艾麗希亞與奈葉兩人望著希格諾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嗎?」

希格諾姐泰斯塔羅莎是誰啊?」 艾麗希亞問

是誰呢?」

 

希格諾也摸不著頭對於這個順口說出的名字彷彿是出自一種習慣但是又想不起來到底是為什麼

 

沒想到希格諾姐也有心不在焉的時候啊?」 艾麗希亞笑著說

該不會是昨晚的湯的後遺症吧?」 希格諾騷著頭

 

三人到了八神家與疾風和維塔會合

疾風與艾麗希亞兩人邊聊天邊走在前頭維塔與奈葉則跟隨在後

 

。」 維塔小聲地叫了奈葉

?」

小聲一點啦不要讓旁人聽到要不然疾風幹麻刻意轉移艾麗希亞的注意力啊 笨蛋。」

對不起

「那麼,怎樣了?」

 

 

 

昨晚自稱塔普拉的實體化魔導具人格入侵了疾風與琳蒂的視訊通話

 

塔普拉?」

吾主是如此稱呼我的。」

Corpus Hermeticum…傳說中的大全內容包含宇宙所有的一切謠言說這本大全與艾爾哈札一並消失於這個世界 琳蒂回想起某本魔導歷史書的內容

之前你透露過能告訴我們關閉AMF的方法是怎麼一回事?」 疾風問

吾主將告知AMF停止方法列入允許事項之一。」

但是將我們關閉於此的理由是不允許事項之一?」

正解。」

 

塔普拉面無表情地回答,而眾人卻對這個答案感到吃驚。

 

這擺明就是在耍我們嘛把我們當天竺鼠玩嗎?!」 維塔氣憤地喊

我想提問這應該是在允許範圍內吧?」

因內容而定。」

我與你在宇宙中對峙時你稱我為同類是什麼意思?」

資料錯誤記錄內並沒有我與你對戰的資料你我同為 Corpus Hermeticum 的一部份故稱同類。」

沒有對戰紀錄怎麼可能當時你把我沙瑪爾還有阿斯拉的三重防護罩給硬生生地打破了耶。」

資料錯誤當時與你對戰的並非我。」

這是什麼意思?」

當時與你對戰的是吾主。」

在宇宙時的人是瑪麗耶拉 疾風思考了一會兒

那麼之前的失控與菲特的戰鬥也都是瑪麗耶拉的所為嗎?」

與金髮魔導師的戰鬥是吾主的行動失控否定啟動原因乃不允許事項之一。」

 

聽了這番話疾風似乎有了頭緒

 

那麼在告訴我們解除AMF的方法之前請再回答我最後一個問題。」

你的主人瑪麗耶拉是我們現在所認識的轉學生嗎?」

 

眾人對於疾風單刀直入的問題感到驚訝塔普拉沉默了約三秒鐘

 

正解。」

 

所有人再次感到驚訝沒想到將他們困在這個世界的元兇竟然就在身旁同時也感到困惑

 

目前 塔普拉繼續說道

AMF運作已下降了百分之十這也是吾主的安排。」

當你們與吾主接觸時將暗號告知AMF就會完全解除同時這個世界會停止運作在此虛構的人物也將全數消失暗號為

 

塔普拉將暗號說完後直接切斷了通訊

疾風等人思考著瑪麗耶拉到底有什麼目的刻意將他們困在自己所創造的世界裡又告知逃脫的方法

 

疾風奈葉維塔。」 琳蒂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你們想怎麼做呢?」

奈葉欲言又止

我想當面問瑪麗耶拉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後再做決定沒錯吧?」

疾風?」

奈葉你的想法完全寫在臉上就算不想知道也沒辦法。」

 

疾風對奈葉的額頭彈了一下手指

 

好痛!」

我說奈葉你啊先多思考一下吧在學校的瑪麗耶拉雖然不知道是否是刻意裝得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而你開門見山地問 是不是你把我們關在這裡的不是顯得我們太奇怪了?」

疾風說得沒錯瑪麗耶拉到底是敵是友還尚未確認現在就暴露了身份的話只有可能對我們不利。」

可是我還是想知道她真正的想法瑪麗耶拉不是壞人這一點我很肯定。」

奈葉

 

~ 疾風嘆了一口氣

真拿你沒辦法奈葉。」

是啊奈葉的固執也不是第一次了應該說阿斯拉的所有成員也早就知道。」

疾風琳蒂阿姨

就照奈葉的方式去做吧不過有條件。」

?」

胸部讓我揉一下!」

喔嘿~?!」

 

奈葉對疾風的衝擊性發言感到訝異兩手死守胸膛滿臉通紅地慢慢退後而疾風則是雙掌擺在前頭一步步地逼近

 

只是揉一下不會少塊肉的反正我們都一起去過澡堂了叔叔我會很溫柔地喔呵呵呵 疾風兩眼閃閃發光地靠近

又來了疾風的壞毛病。」 維塔無力地說著

維塔琳蒂阿姨快來阻止疾風啦~!」

好像很有趣的樣子有什麼關係反正都是女孩子嘛。」

放棄吧奈葉你不知道全五年級生女子限定早就被疾風摸遍了嗎?」

咦咦咦?!」

要不然艾麗希亞的資料是怎麼來的?」

不會吧

認命吧小貓咪~

 

就在兩人相貼奈葉被逼到死胡同打算放棄掙扎時疾風起身轉過頭

 

開玩笑的啦。」

你也真愛欺負人啊

你不也看得很高興?」

有嗎?」

嘴角都上揚了。」

 

奈葉鬆了一口氣

 

言歸正傳吧奈葉的方法雖然冒險不過對於對方的條件而言我們目前也沒有別的選擇。」

提督剛才提到AMF已經下降了百分之十那麼能使用的最低限度魔法有什麼呢?」

… WASWide Area Search/廣範圍搜尋跟最基本的魔力凝聚吧魔導具應該也能啟動不彷試試你們的魔導具?」

嗯。

 

疾風摸索著胸前將掛著金色劍十字的項鍊掏出全神貫注地去感受魔力反應

 

感覺到了魔力波動雖然很弱但應該可行Reinforce setup!」

 

轉眼間疾風的服裝變成了有三對黑色羽翼的金邊騎士服奈葉看得目瞪口呆維塔則是不以為然

 

成功了那麼馬上來看看有什麼魔法可以使用。」

 

疾風的左手邊突然冒出了一本鑲有金邊的咖啡色皮革包裝的書夜天之書

疾風將夜天之書打開有如在查字典般地翻閱著

 

了解了。」 疾風將書本合起

肉體增強還有基本的防禦以及少數的攻擊魔法可以使用不過飛行的話就會有點勉強對於裝有填彈系統的魔導具攻擊與防禦都能利用魔彈來補充不足的部分我的話還有儲存的魔力可以稱一陣子。」

那麼維塔跟奈葉呢魔導具也能發動嗎?」

紅珠子還有小鐵鎚。」 疾風提醒奈葉跟維塔

 

奈葉與維塔分別將魔導具拿出來放在手心上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啟動

 

集中精神去感受魔導具的波動魔導具會告訴你怎麼做

感覺到了… Graf Eisen!」

 

維塔煞那間換裝成手握長柄鐵鎚的紅色騎士

 

果然不是夢!」

當然不是夢啦接下來就只剩奈葉了。」

 

三人往奈葉望去無論奈葉如何努力始終還是感覺不到波動

 

不行什麼都感覺不到

這就奇怪了為什麼唯獨奈葉無法變身呢?」

對不起

別放在心上別放在心上反正這也急不得說不定AMF完全解除後就會回復那麼明天的作戰方針就此決定了。」 琳蒂道

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疾風同意

請問… “這個辦法是什麼辦法?」 奈葉不解

就是這個辦法。」

這個辦法。」 琳蒂微笑地說著

奈葉一臉困惑

就是說明天我們三個一起行動而琳蒂提督則會從遠方支援另外一種說法就是我跟維塔要暫時當你的保鑣。」

就是這麼一回事至於通訊方法直接用心電感應吧對方刻意將AMF降低了一成想必是認為已經毫無意義。」

陷阱的可能性呢?」

應該很低塔普拉將AMF的解除方法告訴了我們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瑪麗耶拉本人也有與我們接觸的意願。」

 

疾風低頭思考著突然間之前感覺過的頭疼又開始了那是資料重組與同步時的現象

這次的現象只維持了約五秒鐘疾風強忍了下來同時也理解了許多內幕瑪麗耶拉真正的想法

 

就暫時如此吧如果有突發狀況的話

我相信妳們的判斷力。」

謝謝晚安琳蒂提督請好好照顧菲特。」

晚安。」

 

琳蒂關閉了視訊窗同時疾風的房門傳來了敲門聲

 

疾風我拿飲料跟小點心來給你們了。」 那是沙瑪爾的聲音

遭了我們還穿著騎士服怎麼辦?!」 維塔慌張地問

解除就行了你看。」

 

疾風輕易地將騎士裝收回法具內但是對於半覺醒的維塔就有點困難

 

我進來了喔。」

等一!」

 

沙瑪爾打開了房門只見穿著一身紅裝表情慌張的維塔坐在床上苦笑的奈葉以及站在床邊微笑的疾風

沙瑪爾以怪異的眼神從頭到腳掃描了一遍維塔

 

怎麼了沙瑪爾姊?」

這套Cosplay裝還挺可愛的嘛。」

是啊這可是我熬了好幾夜花了不少心血才做成的呢。」 疾風立即替維塔辯解

雖說疾風你對Comiket很熱衷但是也要顧及自己的健康喔。」

沙瑪爾姐才是新刊已經畫完了嗎?」

截稿日逼近了先不談那個這次是Cos什麼角色呢?」

原創角色是被稱為Walkenritters騎士們中的紅色鐵鎚騎!」 疾風刻意試探沙瑪爾

喔喔原創啊這也不錯只不過…Walkenritters這個名稱好像在哪有聽過但是又想不起來 沙瑪爾眉頭深鎖回想著

可能我以前有提到過吧?」 疾風又立刻打了個圓場

大概是。」

 

疾風走向沙瑪爾接下盛著飲料與餅乾的托盤

 

我來拿沙瑪爾姐去忙你的事情吧。」

那我先迴避了你們慢聊。」

 

沙瑪爾輕輕地關上房門離去

疾風將托盤放在書桌上拿起一杯飲料遞給奈葉後再轉向維塔

 

這到底要怎麼收起來啊疾風?」

直接想著解除就行了回想發動時的感覺。」

 

維塔按照著疾風的說法果然一下子身上的騎士服與鐵鎚消失並且回復成小鐵鎚項鍊的模樣

 

很簡單吧?」

這傢伙怎麼辦?」 維塔斜眼望向奈葉

別在意、別在意明天我們就好好地當奈葉的保鑣吧。」

真抱歉必須為了我而傷腦筋 奈葉慚愧地低著頭

奈葉。」

?」

我們是朋友吧?」

什麼意思我們當然是朋友。」

那就不要道歉!」 疾風再次彈了一下奈葉的額頭

!」

奈葉你的壞習慣就是老愛把事情往自己肩上扛朋友本來就應該互相幫助如果你感覺會對不起我們的話就表示你根本就不把我們當朋友看待懂了嗎?」

謝謝你疾風維塔。」 奈葉的眼角積著少許喜極而泣的淚水

話先說在前頭要不是疾風的要求的話我才不會幫你呢。」

!」

維塔還是一樣不坦率呢呵呵直接說你也很喜歡奈葉不就得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哪有?!誰會喜歡這個綁羊角頭的運動白痴啊?!」 維塔臉紅到連耳朵也發紅

~越是否認越是可疑喔~ 疾風賊笑著

 

 

 

要說變化嘛應該是沒有我今天早上也再次嘗試了魔導具的發動不過還是沒有成功。」 奈葉苦笑著

那就還是按照昨晚說的行動吧。」

。」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悄悄話啊?」 艾麗希亞轉過頭望向跟隨在身後的維塔與奈葉

奈葉不知該如何對應

奈葉只是在抱怨沙瑪爾姊的料理。」 維塔替奈葉回答

雖然早就耳聞過沙瑪爾姐的殺人料理不過真的有這麼遭嗎?」

下次請你來我們家嚐嚐吧。」 疾風再次把艾麗希亞的焦點轉移回來

好啊儘管放馬過來我就不信那料理連熊都能殺!」

熊殺?」

別問。」 維塔立即回復

如果AMF解除了的話艾麗希亞也會消失吧?」

昨晚不是說得很清楚了只要是虛構的人物都將全數消失。」

這樣真的好嗎?」

 

維塔不知從何處抽出一把紙扇往奈葉的後腦杓狠狠地拍了過去

 

好痛

 

奈葉雙手遮著被打的後腦杓蹲了下來維塔則是兩手交叉擺在胸前站立著俯瞰奈葉

 

我說你啊寧可活在虛假的幻象中也不願回到現實世界嗎?」

我沒這個意思

那你還猶豫什麼本來不存在的人物就不應該存在就算艾麗希亞會消失好了 那也只是回復原狀而已。」

這一點都不像你我所認識的奈葉是一旦下了決心就會堅持到底不要迷惘 該做的就放手去實踐扭扭捏捏的奈葉就不是奈葉!」

 

維塔的這一番話激勵了奈葉同時也更加堅定了奈葉的決心

 

謝謝你維塔。」

我只是看不下去而已。」 維塔將面轉向一旁刻意不與奈葉的眼神對上

你們又怎麼了?」 艾麗希亞又轉回過頭

那把紙扇是怎麼回事?」

這個

維塔要練習吐槽的話也不必在路上練習啊。」

?」

「吐槽?」

「雖說吐槽的精隨在於時機,不過也不能隨便抓到機會就吐槽,這麼一來就失去了意義。」

 

奈葉實在不得不佩服疾風的硬掰,不,應變能力。

 

「等等疾風,維塔學吐槽做什麼?」 艾麗希亞也被搞混了

「這樣才能堂堂正正地打人啊。」

「雖說小矮子有暴力傾向,不過這算哪門子的正當理由啊?」

「喂,我聽到了喔。」

「到學校再告訴你吧,已經快遲到囉。」

 

疾風拿出手機,將顯示的時間擺在艾麗希亞面前

 

「不好,已經是這個時間了?!」

 

四位女孩立即加緊腳步往學校跑去。

到了校門口,披著一頭長及膝蓋,銀髮的女孩也剛好正在走進校門,那女孩便是瑪麗耶拉。

 

「早啊,瑪麗耶拉!」 第一個打招呼的是疾風

「早安,疾風,艾麗希亞,奈葉,維塔。」

「早安。」

「早。」

「早安

 

奈葉顯得不自在,不過奈葉很清楚自己的任務,這也是為了回到現實。

奈葉鼓起勇氣開口。

 

「瑪麗耶拉。」

「是?」

「我有點事情想與你談談。」

「嗯,好的,不過快要上課了,不如休息時間再

「不會耽誤太多時間。」

「是 面對著奈葉強硬的態度, 瑪麗耶拉做出了一臉不解的表情

「你打算速戰速決啊?也沒差。」 疾風則是一副不干己事的模樣

「奈葉?」 艾麗希亞也對奈葉的舉動感到古怪

 

奈葉走向瑪麗耶拉,兩人面對面,四目相覷。

 

「再見了」 疾風將一手放在艾麗希亞的肩膀上

「咦?」

 

奈葉將暗號說了出來。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地面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型,兩個三角形互相迴旋的白色魔法陣將女孩子們全都傳送到特定的空間。

 

 

「這裡是?」 疾風緩緩睜開雙眼

「真的是讓我等了好久。」

 

站在疾風面前說話的人便是瑪麗耶拉,不過這位瑪麗耶拉穿著一身白裝,額頭上還有一個類似第三隻眼的淡青色印記。

 

「現世的夜天之王,我的碎片,八神疾風。歡迎來到最深層的管理階層。」

 

疾風緩緩起身,望了望四周,只見一片綠野以及一棟白色建築物,天空的藍色清澈到沒有一片雲。

 

「疾風?」 這熟悉的聲音從瑪麗耶拉背後傳來,那是穿著時空管理局教導隊制服的奈葉

「奈葉?你的服裝怎麼

「這是制服啊,有什麼奇怪的嗎?倒是疾風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難道說救援隊已經到達了?」

「是我讓她進來的。」

 

瑪麗耶拉慢慢走向疾風。

 

宿的準備工作也完成了,接下來,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現世Poemandres的繼承者,夜天之王?

」 疾風停頓了一會兒

「你真的認為這次可行嗎?」 疾風反問

「當然,以數據而言,這個宿可是最難得的一件,我也才能真正地解放我的力量。」

「不過以往的做法都是等這一代的肉體毀滅後才自動尋找下一個宿,這次你卻想直接替換。」

「你也知道,我們不被允許以自殺的方式來縮短替換的間隔,這個戒律早已被初代刻印在靈魂裡。」

「除了夜天之書以外

「沒錯,Poemandres,掌管靈魂資訊之書只有你才能打破這戒律。

「所以你才刻意傳送消息給管理局,引誘奈葉到這裡來。」

 

聽見了這個段對話,奈葉才回想起,在重新封印悼者遺音的任務中,第一個,也是唯一觸碰了那個白色石棺的人便是自己,悼者遺音也是在那個時候被與自己的共鳴而啟動。

 

「沒錯,一切都是為了得到現世的宿。來吧,為了我們的願望,將現世宿的靈魂給毀滅吧!」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