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21 海市蜃樓()

 

瑪麗耶拉•艾爾庫司?」

沒錯 那就是我的名子 至少是我自稱的名字啦。」

 

瑪麗耶拉瞄了一下奈葉那驚訝的表情 嘆了一口氣

 

有必要這麼吃驚嗎 你是還很在意為什麼我會知道你的名字與身份?」

 

奈葉沒有作出任合回答 只是稍稍地點了頭

 

你還真是呆 那個東西不就解釋了一切嗎?」

那個東西?」

 

瑪麗耶拉指向奈葉的左胸口 航空教導隊制服上的名牌

名牌上確實刻印著所屬單位與名字。

 

真的哈哈是我太大驚小怪了

 

奈葉傻笑著 不過又突然察覺到不對勁 名牌上只刻著 “Supreme Air Force Aggressor Nanoha Takamachi” 而已 並沒有出身世界

 

請問 你是如何得知我的出身世界?」

哎呀 你沒有我想得笨嘛 算了這也不是沒發生過的事。」

 

瑪莉耶拉站了起來 開始離去

 

怎麼 不跟來嗎?」 瑪麗耶拉回過頭

要去哪裡?」

書庫。」

書庫?」

是啊 要不然你想稱它為 圖書館或是資料庫也都可以 如果你不嫌全名太難記的話, 就稱為 “Akashic Chronicles Library” (阿卡錫事紀圖書館)吧。」

 

瑪麗耶拉的話不知到底是為了整奈葉還是認真 總之很能確定的就是奈葉正被耍得團團轉

 

跟來就對了啦 難道你不想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這裡又是哪裡 這一切又是怎麼一回事嗎?」 瑪麗耶拉很不耐煩地說著

 

為了了解謎團 奈葉慢慢地隨著瑪麗耶拉 來到了一棟巨大的白色建築物

奈葉第一眼看見這建築物時就有種默名的即視感 彷彿曾經來到過這裡 但是記憶中又沒有任合鮮明的印象

瑪麗耶拉不時地偷瞄著奈葉 觀察她的表情

經過許多走廊與大廳 兩位女孩來到了一扇看似很普通的門前

門上貼著Library的大字 一點也沒有嚴肅的感覺

輕輕一推 打開了門 來到一個圓柱形房間

奈葉左看右看 絲毫不見一本的蹤影 應該說 連個書架都沒有

 

請問這裡是

別老是有書一定要是紙張夾合起來製成的的古老思想 你接觸魔法科技也不只一天兩天了 到現在還沒習慣嗎?」

對不起

 

瑪麗耶拉有如一位嚴厲的老師 奈葉則像教不懂的學生一般

 

你抬頭往上看 有很多顆光球吧?」

 

奈葉往上方一望 看見了許多五顏六色 分散在房間裡的光球

光球彷彿是活著的一般 奈葉能夠很明確地感受到由光球傳出的波動

 

這些難不成是

很像吧 念動之核 不過這些並不是真的念動之核 而是我創造出來, 稱為 阿卡錫事紀的擬似品罷了 畢竟要儲存一整個存在記錄 單靠硬體是完全不足的。」

擬似品 存在記錄?」

要解釋太麻煩了 過來。」

 

瑪麗耶拉飛上空中 停在一顆純白色的光球面前 奈葉也在腳下展開櫻色的羽翼 飛到瑪麗耶拉身邊

 

這個 讀吧。」 瑪麗耶拉指向光球

請問怎麼讀?」

直接把手放到上面就行了資料會直接以同步的方式傳達到你身上。」

 

奈葉望著白色的光球 慢慢地伸出左手 雖然有點害怕 但是目前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將手掌放到光球上的那一瞬間 一股無法形容的龐大資料開始與奈葉的意識同步

 

慢慢地看吧下一個宿 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 瑪麗耶拉的語氣中帶著期望

 

 

 

我們回來囉!」 疾風以宏亮的聲音喊著

有必要這麼大聲嗎?」

嘿嘿。」

 

疾風 維塔 艾麗希亞 三人回到了哈洛溫家

 

歡迎回來。」

這是奈葉的 柳橙汁。」 疾風從塑膠袋內拿出一罐瓶裝的柳橙汁交給奈葉

菲特呢?」

她正在睡覺。」

該不會是感冒了吧 可是身為親姊姊的我居然沒發覺?」

感冒也有分很多種喔 病毒性感冒的話可是因人而異呢!」 疾風立即插了近來

是嗎?」

嗯嗯 總之 等菲特醒了之後再來觀察她的症狀。」

也好。」

那麼 先來寫作業吧。」

咦咦咦 為什麼?」 艾麗希亞與維塔異口同聲地說出

參賽者缺席的話頒獎就應該要延後 而且要是莉妮思姐回來時看到我們在打電動的話你應該相當清楚吧 艾麗希亞?」

確實雖然很不情願 但是沒辦法反駁

所以 先作完功課就能堂堂正正地玩了~!」

「喔 艾麗希亞與維塔異口同聲地無力回答

 

「對了。 疾風, 奈葉, 你們今晚也會留下來吃晚餐吧?」

「我

「這有點困難耶, 因為今天我們還有點事。」 疾風立即搶在奈葉面前回答

「有事?」

「嗯, 有事!」

「會有什麼事會需要到你跟奈葉都不能留下來? 很可疑喔~

「哎呀, 你太多心了。 沙瑪爾姐說想要向奈葉請教一點有關於製作糕點的問題, 所以打算今天請奈葉到我家去順便吃飯啊。 不信的話就問維塔吧!」

 

疾風巧妙地將箭頭轉向維塔。

維塔一頭霧水地看著疾風, 在疾風的暗示下, 維塔只好暫時配合了。

 

「是醬子的嗎~?」 艾麗希亞以非常懷疑的眼神望著維塔

「呃是醬子沒錯 維塔非常生硬地回覆

「嗯~~~~

 

艾麗希亞的眼神從維塔轉到奈葉, 最後落在疾風身上。

 

「唉。」 艾麗希亞嘆了一口氣, 笑了笑

「既然有事在先, 那也沒辦法了。」

「怎麼, 我們不在的話你會寂寞嗎?」 疾風開始逗艾麗希亞

「是啊, 你不知道兔子會寂寞死嗎?」

「這麼活潑的兔子, 想寂寞死也難吧?」

「這話可真無情啊。」

「嘻嘻, 不鬧了。 再說, 菲特生病了, 我們也不好打擾太久吧?」

「嗯。」

 

女孩子們寫完功課, 玩了一下電動後, 很快地就已經是下午六點了。

疾風, 奈葉與維塔離開了哈洛溫家, 往八神家前進。 在離開的同時, 疾風對提早回家的琳蒂打了個暗號, 表示今晚會連絡。

 

 

走在路上, 奈葉的腦袋可是一片混亂, 完全不了解今天所發生的事。 當然, 維塔也一樣。

 

「想提問的話, 現在可以喲。」

 

走在兩人前面的疾風突然說出了這句話, 奈葉與維塔一時之間也不知該怎麼反應。

疾風沒有回頭, 繼續走著。

 

「問題一: “今天的菲特是怎麼了? 疾風開始幫她們出題

「問題二: “魔法少女是怎麼一回事?

「問題三: “為什麼要到疾風家?

 

疾風出了三個問題, 奈葉與維塔還是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

 

「還是問題四: “今晚, 沙瑪爾料理的犧牲者會是誰呢?

「不會吧?! 今晚沙瑪爾姐要下廚?!」 維塔立即尖叫了起來

「沙瑪爾姐聽到我們要帶奈葉一起回家吃飯後可是興奮得不得了, 說要剛好有想要嘗試的新菜單呢。」

「會死人, 絕對會死人 維塔的臉色已經轉變成鐵青色了

「話說回來一直以來都是疾風在下廚吧?」 奈葉問

「嗯, 是喔。」

「那麼疾風不在家的話呢?」

「叫外賣, 要不然就是去麵攤吃。」 維塔立即回答

「是這樣子的啊, 沙瑪爾姐的廚藝真的有那麼糟嗎?」

「很糟, 糟糕到不能再遭的地步

「說來慚愧, 雖然沙瑪爾姐有在跟我學習作菜, 不過不知為什麼, 就老是做不好。 砂糖跟鹽會拿錯就算了, 連醬油跟黑醋也會搞混呢。」

「那傢伙只有切肉拿手而已。」

「吪

「看來札斐拉哥又要遭殃了 維塔已經先幫札斐拉祈禱了起來。

 

札斐拉, 綽號資源回收桶 只要是沙瑪爾下廚的話, 最後負責清完的都是他。 要不是有個鐵打的胃, 想必八神家最常出入醫院的人非他莫屬了。

 

「啊哈哈 聽了這一番話, 奈葉由不得苦笑了起來。 雖然有點殘忍, 不過聽維塔與疾風的敘述, 沙瑪爾的料理還真的令人不敢恭維。

「所以, 爲了不讓災害擴大, 我們加緊腳步吧。」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維塔已經先一人向前衝刺, 奈葉與疾風也隨後慢跑著。

 

 

 

「嗯?」

 

資料庫中, 瑪麗耶拉身旁展開許多螢幕, 其中一個顯示了在路上跑步的維塔, 疾風以及奈葉。

將鏡頭集中到穿著學生制服的奈葉身上, 瑪麗耶拉思考了起來。

 

「這個反應這邊的這個是真身, 那邊的那個也不是幻影, 難道是相融時出了什麼差錯嗎? 我不記得有再創造一個

 

瑪麗耶拉快速敲打起鍵盤, 開始分析那個奈葉。

很快地, 答案出來了。

 

「喔有趣, 真有趣。 沒想到你能進化到這種地步, 沒有枉費我刻意實行了許多與以往不同的步驟。 這次, 說不定真的能完成。」

 

瑪麗耶拉抬頭望著正在閱讀白色光球的奈葉。

 

「既然那邊已經有所動作了, 那麼這邊的結果會如何呢?」

「當然還是得借助那個的能力才有可能完全達成。」

「轉動吧, 生鏽的齒輪, 凍結的齒輪。 唯有如此, 才能夠實現我的願望。」

 

瑪麗耶拉頓了一會兒。

 

「我的願望我的願望真的是… “的願望嗎?」

答案不是早就很明白了嗎?

「是啊

那麼, 為什麼猶豫?

「這真的是的願望嗎?」

並沒有意義。

我們 才是完整。

是的… “不只有而已… “我們共同的願望但是, 這次又失敗的話?」

就與以往一樣。 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沒錯與以往一樣

 

「真的與以往一樣嗎?」

 

瑪麗耶拉看著螢幕上的疾風, 笑了。

 

「你也是這麼希望的吧?」

 

 

 

今晚, 八神家的餐桌非常地歡樂, 由於疾風及時趕到家, 因此沙瑪爾只有機會作一道菜: “檸檬燒臘涼拌苦瓜湯”(中國風) 先不說別的, 名稱聽起來就已經很驚人了, 但是沙瑪爾在製作時又放錯了調味料, 這次不是砂糖跟鹽, 而是鹽跟味精還有烏醋跟香草精。

不知沙瑪爾是否舌頭有問題, 在嘗味道時, 自己還喝得津津有味。

 

「就是這個味道! 調配了好久呢。 不過好像還是有點淡。 加點辣油吧。」

 

各位可以想像, 酸甜苦辣的混合體再被過量的味精增幅的味道。

 

湯被端到餐桌上的瞬間, 整個氣氛完全改變了; 由和諧的聚餐轉換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存遊戲模式。 身為外人的奈葉雖然不必參加, 不過那緊張的氣氛並不會因此減少。

眾人趁著沙瑪爾回到廚房拿東西的空檔玩起抽籤, 中獎者必須要設法將湯給解決掉。 很不幸地, 希格諾抽到了。

 

既然抽到了, 那也沒辦法 希格諾已經作好了看不到下一個日出的覺悟

「你真的沒問題嗎?」 札斐拉問

「大概 冷汗不停地落下

我看還是我來吧,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行, 這是公平抽籤的結果。 既然天意如此, 我也只能順從了。」

「你不是無神論者嗎? 總之, 真的不行的話就讓我來吧。」

「嗯

「姊

「怎麼了, 維塔?」

「一路好走

你很想被我揍是不是

「人家可是真的爲你擔心啊。」

「你的表情可不是這麼說的。」

「好了啦、好了啦。 維塔也不是故意的嘛, 希格諾姐。」

「哼

「骨灰會幫你灑在多摩川

「喂

「大家在討論些什麼呢?」 沙瑪爾已經走回餐廳了

「沒, 沒什麼。」

 

沙瑪爾坐回座位, 雙手合十地說著 「我開動了~

其他人的心裡卻不停反覆祈禱著 「一小口應該沒問題, 一小口應該沒問題

 

 

用完餐後, 希格諾直接往房間衝去, 似乎打算以集中精神的冥想方式來忘卻肉體的痛苦 (雖然最後善後的還是札斐拉); 疾風則立即拉維塔與奈葉上二樓的房間。

維塔整個人面朝下地仆倒在床上, 疾風與奈葉坐在書桌的電腦前。

 

「好難受 維塔呻吟著

「維塔你沒事吧?」

「那個味道一想起來就想吐沒想到世界上還有比咳嗽藥水難喝的東西

 

維塔在床上滾了半圈, 變成仰式, 半開的眼睛瞄著奈葉與疾風。

 

「你們兩個怎麼都沒事?」

「其實味道也沒有那麼糟糕啊。」

「奈葉, 你在說笑還是整我?」

「耶? 我沒有捉弄你的意思, 那個湯雖然難喝, 不過也沒有到很糟糕的地步啊。 以前偶而會有製作失敗的糕點, 所以怪異口味的東西我嚐過不少

「喔, 原來你已經免疫了? 不過桃子阿姨煮的東西一向都很美味啊。 很難想像你剛才所說的。」

「這個嘛媽媽有時會想創新, 而我們則是幫忙嚐味道。 不過失敗最多的還是姊姊

「所以美由希姐也不擅長廚藝囉?」 疾風問

「是

「而且比沙瑪爾姐更糟?」

「這個嘛

「奈葉沒想到你平時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居然也會暗地理說別人的壞話啊? ~ 真是人不可貌相。」

「咦咦咦?! 那個~ 別再捉弄我了啦!」 奈葉慌張了起來

「哈哈哈, 就是看準你會如此反應, 捉弄你才好玩啊!」

「疾風真是的!」

「接下來,」 疾風的表情一百八十度轉變

「開始討論正經事。」

 

看見疾風如此嚴肅的態度, 奈葉收起了剛才慌張的心情, 維塔也坐了起來。

 

「奈葉, 我們出去買零食的時候, 菲特有跟你說過什麼嗎?」

「嗯, 菲特說了她很高興我還活著, 還有我們是什麼管理局的魔導師

「也就是說, 菲特也覺醒了。」

「覺醒是什麼意思, 疾風?」 維塔插了進來

「正如奈葉所作過的夢一樣, 這個世界並不是我們原來的世界。」

 

~ 這是即時通登入的聲音。

 

「看來琳蒂提督上線了。」

 

疾風將即時通切換到視訊模式, 透過網路攝影機與麥克風來直接通訊。

 

「晚安, 疾風, 奈葉還有維塔。」

「您好, 琳蒂阿姨。」

「您好。」

「提督, 可以正式開始了。」

「嗯。 那麼, 奈葉, 維塔。」

「是?」

「接下來所討論的事情, 雖然聽起來很荒謬, 不過都是事實。」

「是

「目前已確認覺醒的人, 只有我, 您, 還有菲特。 想必您已經知道了, 菲特病臥在床的原因。」

「嗯, 是同化現象吧? 她之前就已經很勉強自己了不過應該很快就能好起來。 那麼奈葉呢?」

「我?」

「有沒有想起什麼呢?」

「吪

「不用硬逼自己也沒關係, 這種事也急不得。」

「至於維塔提督, 我有個假設。」

「請說。」

「守護騎士們都是直接與我連接的關係, 所以在我魔力尚未恢復前, 他們也無法覺醒?」

「這也是有可能的, 雖然守護騎士們早已從夜天之書中分割了出來, 擁有自己的獨立個體, 但是與夜天之主的聯繫應該是無法切斷。 不過夜天之書也有很多目前無法分析的部分, 畢竟是古代遺跡之一

「等一下。」

「怎麼了, 維塔?」

「其實我有些印像, 雖然很模糊, 所以沒放在心上。」

「原來維塔也是醒著的啊?」

「是不是醒著我不知道, 只有一件事我很確認, 那就是我想保護疾風, 以騎士的身份。」

「提督。」

「嗯這就當作半醒吧。」 琳蒂維笑著說了這句話, 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根本就像是在開玩笑

「疾風, 其他的騎士呢?」

「這點我還沒確認

「他們都還沒。」

「維塔?」

「我已經問過了。 他們卻都說我看太多電視了。」

「嗯這就有點古怪了, 爲什麼同樣是守護騎士卻只有維塔是醒著的?」

「這一點先暫時保留, 目前以AMF以及白色少女的調查為主。 之前我委託艾蜜的調查, 瑪麗耶拉•艾爾庫司的資料幾乎完全沒有, 應該說, 在搬到海鳴市之前的資料完全不存在。」

「這就太可疑了。」

「沒錯, 彷彿就是在直接告訴我們我就是白色少女一般。」

「爲什麼要如此大費周章地將我們困在他所創造的世界裡, 卻又不將掩飾做好呢?」

「這有可能是疏忽, 也更有可能是陷阱。 總之, 在瑪麗耶拉•艾爾庫司面前絕對不能輕舉妄動。 況且目前連關閉AMF的方法都還沒有找到。」

「要我告訴你們嗎?」

「?!」

 

此時, 螢幕上多出了一個視訊視窗, 上面顯現出的是帶著半面面具的白色少女。

 

「被入侵了?!」

「雖然早就已經有準備, 不過這也太快了。」

「你們對這個世界不滿意嗎? 這可是集合了你們每個人的希望所創造出來的世界。」

「悼者遺音你的目的是什麼? 爲什麼要把我們關在這裡?」

「琳蒂•哈拉溫你對這個世界不滿嗎?」

「請不要轉移話題。」

「等等, 提督。」

「疾風?」

「你你並不是瑪麗耶拉•艾爾庫司, 對吧?」

悼者遺音沒有回答

「或著說你的主人是 瑪麗耶拉•艾爾庫司?」

「這是什麼意思, 疾風?」

「我的猜測沒錯的話, 他與Reinforce是同樣的, 只為了執行主人的命令, 實體化的管理人格。」

正確 悼者遺音說話了

「我的使命就是實現吾主的願望

「那個願望是什麼呢? 能夠告訴我們嗎?」

悼者遺音又沉默不語

「那麼, 能夠告訴我們你的真正名字嗎?」

編號是毫無意義的

「你的主人是如何稱呼你的呢?」

…Tabula… 主人稱呼我為塔普拉吾乃Corpus Hermeticum的一部分吾乃記載一切知識理論的魔導具。」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