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9 連鎖反應

 

「期待已久的時刻終於來臨了!」 艾麗希亞以200%的活力向上空揮了一拳

 

現在是放學時間, 愛理沙與鈴鹿因為還有小提琴課而先走一步, 瑪莉耶拉也因為還有事情, 在校門口與女孩子們分手了。

 

「那麼, 按照約定。, 到我們家舉行吧!」

「姊姊你會不會興奮過頭了?」

「會嗎? 這可是能看到奈葉的 隱藏身份的機會呐!」

「吪

「那麼, 疾風將雙手合十, 拍出了一個掌聲引起大家的注意

「各位也都想好了自己所該表演的內容了嗎?」

「咕啊! 我差點都忘了! 真是的, 到底是誰說要表演的?」

「姊姊就是你啊

 

艾麗希亞將一手放在菲特的肩膀上, 嘆了一口氣。

 

「菲特, 我的好妹妹, 施主真是沒有搞笑的慧根矣。」

「耶?」 菲特一臉不解

「如果有把紙扇的話, 菲特應該也能擔任吐槽役吧?」 疾風補充

「可是菲特又不會關西腔, 我們幾個中只有你會而已。」

「刻板映像真的很恐怖呢。 不過我倒是會隨身攜帶一把扇子喔!」

「真的假的?」

「假的!」

 

艾麗希亞與疾風立即來了一小段表演。

 

「就是這樣的感覺, 懂了嗎, 菲特?」

「呃抱歉, 我不了解相聲

「沒關係沒關係, 反正菲特你擅長的是理科, 文科的東西對你而言太過深奧了!」

「相聲是文科嗎?」 奈葉問道

「當然的囉。 相聲可是文學文化之一呢。 不過剛才的表演只是很單純的搞笑而已。」 疾風解釋

「雙胞胎真奇怪, 明明就是同一張臉, 個性卻完全不同。 通常都還是很相似吧?」 維塔說著

「完全一模一樣的也是有喔, 不過都是一出生就分開來的那種。」

 

聽見了這解釋, 維塔與奈葉開始思考了起來, 如果艾麗希亞與菲特一出生就分開生活的話, 性格到底會是偏向哪一方呢?

思考著這個問題, 維塔與奈葉的眼光下意識地直接投射在艾麗希亞身上。

 

「你們倆是什麼意思?」

「耶? 什麼 什麼意思?」

「那種 好在不是兩個都是像她一樣的個性的眼光是什麼意思?」

「喔? 原來你有自知之明啊?」 維塔笑著說

「艾麗希亞, 我並沒有 奈葉苦笑

「哼! 像我一樣不是很好嗎?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人本來就該活的瀟灑自在嘛!」

「不過若是給人添麻煩的話可就不妙了喔。」 疾風補充

「本小姐可是從•來•都沒有給人添過麻煩喔! 你說對不對, 菲特?」 艾麗希亞拍著自己的胸膛

「吪

 

菲特面露難色, 不知該說出心底的想法還是配合艾麗希亞。

艾麗希亞見到菲特左右為難的模樣, 趁機追擊。

 

「菲特, 你該不會連自己的親姊都背叛吧?」

「姊

「好了啦, 艾麗希亞, 別再欺負菲特了。」 疾風插了進來, 試著幫菲特解圍

「這可是姊姊對妹妹愛的表現!」

「好激烈的愛啊 維塔忍不住吐槽

 

女孩子們邊說邊走, 不知不覺地已經到了哈拉溫家公寓的門口。

艾麗希亞也照著習慣, 掏出掛著Bourdonass還有大門鑰匙的項鍊準備開門。

將鑰匙插入鑰匙孔時, 艾麗希亞止住了一下。 平時阿爾芙都會直接從內幫她們打開門, 但是今天卻沒有。

將鑰匙順時鍾轉了一圈半, 門鎖開了, 女孩子們不忘打招呼地一個一個進入室內。

 

「看來阿爾芙跟莉妮思姐都不在呢。」 艾麗希亞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與廚房

「可能是去買東西了吧? 要不要打個電話確認一下呢?」 菲特猜測

「不必了, 反正也沒什麼事情。 有要緊事的話應該會事先通知媽媽還有我們才對。」

「說得也是

「這樣也好! 這麼一來我們就能在客廳舉行了!」

「真的要玩啊?」

「當然的囉。」 疾風微笑

 

女孩子們把書包放在二樓的房間, 合力將客廳的大桌子移開, 空出一個大空間後便圍成一個圈圈坐在地上。 圈圈中間的空間代表 舞台

 

「那麼第一屆海鳴市魔法少女競選大賽開始囉!」

 

艾麗希亞對著不知從哪裡弄來玩具麥克風喊話, 聲音通過玩具麥克風轉換成擬似略帶磁性的廣播音。

 

「喔喔~

「喔

 

觀眾兼參賽者們的歡呼聲可說是不一至到不行。

 

「那麼, 爲了不太為難想出這個點子的奈葉, 我們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表演順序吧!」

 

艾麗希亞手中握著也不知是何時準備, 以牙籤製成的籤。

牙籤被握住的那一端上面各有著一到五個點; 一個點就是代表一號, 兩個點就代表二號, 如此排列下去。

女孩子們各抽了一根, 每個人看見自己的數字時的表情與反應也都不同。

 

「哇, 我是第一個呢。」 疾風還是保持著一貫的笑容, 絲毫沒有因為當頭棒而感到緊張的感覺

「我第二, 兼職參賽者的主持人我看我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吧?」 艾麗希亞帶著少許抱怨的語氣

「三號。」 維塔面無表情地說著

「我是四號。」 奈葉似乎因為不是第一個而感到少許安心

「我是最後 菲特的表情不知到底是因為抽到尾而感到失望還是身為壓軸的緊張

 

順序決定好之後, 節目即將正式開始。

 

「那麼, 一號參賽者, 八神疾風小姐登場!」

 

伴著 觀眾的掌聲, 疾風慢步走向 舞台

 

「一號, 八神疾風要上了喔! 我要表演的是咒文!」

 

疾風擺出右手握住法杖, 左手捧著書的模樣; 將看不見的 高舉, 雙眼也閉上。

 

從彼方前來宿木之枝化為銀月之槍擊碎貫穿!

 

唸完 咒文的瞬間, 疾風睜開雙眼, 向前一擺

 

Mistilteinn!」

 

雖然簡短, 但是在座的各位當場看呆了, 疾風的 演技遠遠超出她們的想像。 看著疾風那氣勢十足的表演, 大家還差點認為真的會有東西冒出來。

 

「一號疾風, 表演完畢! 下臺一鞠躬!」

 

疾風的這句話將大家的意識給招了回來。 女孩子們也因為佩服疾風的表演而熱烈鼓掌。

 

「謝謝, 謝謝!」 疾風邊鞠躬邊走回座位

「哇疾風, 我真沒料到你這麼會演戲。 原本打算看你出糗呢。」 艾麗希亞以少許不甘心的語氣說著

「嘻嘻, 讓你失望了?」

「下一位, 二號, 也就是我本人, 艾麗希亞•哈拉溫登場囉! 我要表演的是開場白!」

 

艾麗希亞咳了兩下, 有如要演講或是唱歌的預備動作。

艾麗希亞將Bourdonass用左手食指與中指夾住, 擺在自己的面前。

 

「吾, 乃契約者; 汝, 乃太空之主。 將此驅奉獻於你,力量將由我掌握。在此立下契約, 我倆乃同身, 我倆乃同神!」

 

艾麗希亞將菱形吊飾往身旁一擺

 

Bourdonass setup!」

 

艾麗希亞的氣勢完全不輸疾風。

 

「表演完了!」

 

也是伴著掌聲, 艾麗希亞退回原位, 返回 主持人的職位

 

「真不愧是艾麗希亞, 好逼真的開場白呢。」

「喔呵呵呵呵!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艾麗希亞非常自滿地說著

 

雖然疾風沒有表現出來, 但是心裡總是覺得艾麗希亞的表現有點可疑, 『太過真實了』。 疾風希望這只是自己多慮所產生的錯覺, 因為 艾麗希亞應該是 不存在的一個人物。

真正的艾麗希亞早在 聖石之種事件中與普蕾西亞一同消失於次元裂縫中。 次元的裂縫就有如宇宙的黑洞, 一但掉了進去後就永遠也無法脫出, 將會永遠存於任何概念都不存在的異空間內。

至少教科書上的理論是如此解釋, 但是事實上又是如何呢? 這就沒有人能夠回答, 因為由古至今也還沒有人掉入次元裂縫又活著回來的例子。 假設黑洞真的有著對應的 白洞存在, 那麼這個白洞又是通往哪裡呢?

這種沒有答案的疑問就先擺一旁, 目前最主要的就是確認奈葉與菲特的 覺醒程度

 

「三號, 最年輕又矮小的參賽者, 維塔•貝爾葛!」

「矮小可以免了!」

「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你這傢伙算了, 看在疾風期待我的表演的份上, 我先不跟你計較。」

「你要表演什麼呢, 小矮子?」

「別給我得寸進尺了! 我要表演變身動作。」

「維塔, Fighto!」

 

看在疾風還是微笑著幫自己打氣, 維塔也鼓起勇氣, 非常認真地開始表演。

維塔將藏在衣服內的小鐵鎚項鍊拿了出來, 用右拇指與食指握著, 往上一舉。

 

「喝啊!」

 

吆喝了一聲, 維塔擺出雙手握著小鐵鎚的往地上一敲的動作。

一秒, 兩秒, 十秒過去了。

 

「嗯請問 奈葉很不好意思地出了聲

「怎樣

「這是表演完了嗎?」

 

維塔還是擺著雙手握著鐵鎚敲在地上的姿式。 原來大家都沒看懂維塔的表演早在十秒鐘前就結束了。 無聲的狀態令維塔也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三維塔完畢!」

 

連句子都說不完整, 維塔滿臉通紅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周圍的掌聲不知是讚美還是同情, 總之, 三號選手退場。

疾風摸著維塔的頭, 試著安慰, 艾麗希亞看見維塔如此的表情, 也不打算吐槽, 不過心中倒是不停地反覆喊著 「這樣就結束啦?」

 

「接下來是各位期待已久的四號, 高町奈葉!」

 

艾麗希亞以高亢的聲音打破沉靜的氣氛, 但這只令奈葉感到不好意思。

 

「那個四號高町奈葉, 將表演開場白

 

奈葉以羞澀的動作將隨身攜帶的紅珠子掏出, 握在慣用的左手內

 

吾, 是使命的繼承者, 遵照契約, 請你釋放力量吧。 風在空中, 星星在天上, 還有不屈不不屈不喔嘿

 

奈葉似乎是忘了台詞, 拼命地翻動著自己的腦漿。

 

「啊。」 似乎是想起來了

還有不屈不撓的魂魄在我心中, 將魔法投人手中, Raising Heart Setup

 

奈葉終於將由諾中午幫她想到的開場白給擠了出來。

 

「請問怎麼樣呢?」

「嗯~~~~~~ 艾麗希亞有如評審員認真地思考

「後半段唸太快了, 而且作弊可不算數喔!」 艾麗希亞指向奈葉

「耶?」

「別以為我不知道, 其實這段是由諾幫你想的吧?」

「咦咦咦咦咦咦?! 你怎麼

「嘖、嘖、嘖、 你忘了我的師父是誰嗎? 這點小事我當然查得到!」

 

艾麗希亞擺出名偵探揭穿犯罪手法的模樣, 奈葉也有如真犯人一般地縮成一團。

 

「念在我心地善良的份上, 給你一次補償的機會。」

「吪

 

就算給了第二次機會, 奈葉目前腦袋空空, 什麼創意也想不到。 奈葉就這麼地站在 舞台上, 下不了臺。

突然間, 奈葉感到有東西浮上了腦海, 那是非常懷念又熟悉的感覺。

疾風察覺到了奈葉表情的細微變化, 開始更加注意奈葉接下來會說的話。

 

「莉莉卡魯

 

艾麗希亞也將注意力轉向奈葉, 奈葉的雙眼是緊閉著的。

 

「瑪基卡魯福音的光輝, 降臨於我的手中

 

奈葉將左手擺向前, 繼續唸道

 

「在我的指引下, 響徹於天際吧。」

 

左食指擺在額頭前

 

Divine Shooter Shoot──!」

 

喊出發射的同時, 左手向上方一指, 好像真的向天空開了一槍一般。

當然, 什麼都沒有發生。

奈葉的雙眼還是緊閉著的, 彷佛正在集中精神一般。

 

「啪!」  「啪啪啪啪!」 的掌聲將奈葉迅速拉回這個世界, 奈葉也有如從夢中驚醒一般地回過神來, 睜開雙眼見到的是正在鼓掌的大家。

 

「喔喔? 奈葉你認真還是做得到的嘛!」 艾麗希亞不得不稱讚一下

「很棒喔, 奈葉。」 此乃疾風的評語

「那個謝謝。」

 

奈葉抱著少許混亂又複雜的心情回到自己的座位, 反正都已經表演完了, 就鬆一口氣吧?

奈葉沒發覺到, 剛才的掌聲中有一個人表現得很怪異。

 

「那麼, 接下來是這次的壓軸, 也就是最後的參賽者, 同時也是我可愛的妹妹, 菲特•哈拉溫!」

 

艾麗希亞熱情的介紹, 菲特卻默不作聲地走上 舞台 頭擺得低低的, 看似心事凝重般的表情。

 

五號, 菲特•泰

「泰?」 艾麗希亞一臉狐疑

「抱歉, 五號, 菲特•哈拉溫將表演咒文。」

 

菲特將頭抬了起來, 兩眼直瞪著奈葉。 四目相觸, 奈葉感到了一股奇怪的感情。 從過去到現在, 奈葉從來都沒見過菲特如此憤怒中帶著悲傷的眼神, 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一般。



菲特閉上了雙眼, 雙手也擺出在面前立著一根 法杖的模樣。

 

阿爾卡斯.柯爾塔斯.艾基雅斯,閃耀的雷光導引到我指引的方向吧,巴爾艾爾.札爾艾爾.普拉及爾,降臨的雷光,響徹的轟雷,阿爾卡斯.柯爾塔斯.艾基雅斯!

 

菲特唸到這裡, 稍微頓了一下。

 

Thunder…Fall… 菲特的咒文是以柔和的語氣結尾

 

菲特將雙眼漸漸地打開, 眼神還是在奈葉身上。

 

「五號, 菲特•哈拉溫, 表演完畢。」 菲特鞠了躬, 直接坐回座位

 

遲來的掌聲也毫無意義, 菲特還是扳著一張臉。

 

「哇菲特你什麼時候想到這麼複雜又繞舌的台詞的啊?」

「嗯剛剛才想到的姊姊

 

對於疑問, 菲特冷漠的反應令艾麗希亞也不敢再追問下去。 艾麗希亞也是從來都沒見過菲特這種表現, 既然妹妹有心事不肯說出來, 作姊姊的除了給予心靈支持以外也沒別的輔助方法。 目前的局面可以說是很僵硬。

看過大家的表演, 加上各人的反應, 疾風對目前狀況已經了解到了八成左右。

爲了打破僵局, 疾風刻意地再次雙手合十, 拍出了一個很響的掌聲來引人注意。

 

「那麼, 現在進入CM!」

「啥? 原來有廣告啊?」 艾麗希亞回過神, 接下疾風的話

「當然, 結果都是要廣告後才會公佈的嘛! 我有點口渴, 請問有什麼喝的嗎?」

「說得也是。 我去看看冰箱裡有些什麼。」

 

艾麗希亞走向廚房, 打開冰箱, 大致用目光掃過。

 

「吪, 難怪莉妮思姐出門了, 冰箱幾乎快空了。」 艾麗希亞將冰箱的門關起

「那麼我們去附近的小超商買點東西吧?」

「好啊, 走吧! 零食我來囉!」

我不去。」

「菲特?」

「我有點不舒服

「是嗎? 難怪你的臉色怪怪的。 先去床上躺一下吧, 我知道你喜歡喝什麼, 我會幫你買回來的。」

「嗯謝謝妳, 姊姊。」 菲特說完便直接上了二樓

「奈葉。」

「是的, 疾風?」

「可以麻煩你留下來照顧菲特嗎?」

「耶? 我? 可以是可以

 

奈葉有點遲疑, 因為剛才菲特的眼神真的很奇怪, 現在疾風又突然要求她們兩獨處。

疾風走向奈葉, 將一手擺在奈葉的肩膀上, 一本正經, 細聲地說: 「能夠幫助那孩子的就只有你其他人都不行。」

疾風的嚴肅細語令奈葉更是混亂。

 

「拜託你囉! 奈葉你喝柳橙汁對吧? 交給我吧!」 疾風又回復成平時精神百倍微笑的模樣

「我們走囉!」

 

疾風以半拖行的方式將艾麗希亞與維塔硬拉出了門, 留下獨自站在客廳的奈葉。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