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8 引路者

 

「喂喂? 這裡是艾蜜。」

 

穿著一身深咖啡色水手服的短棕髮少女, 接起掛著卡通人物青蛙軍曹造型吊飾的手機。

 

「我要點S套餐。」

「好的! 還需要些什麼額外服務嗎?」

 

簡短的開頭暗語, 是艾蜜與琳蒂之間用來區別 日常 公事的方法。

 

「嗯, 有位孩子走失了 相關資料我會用簡訊寄到信箱內。 拜託你了。」

「好的! 稍後我再與您連絡!」

 

琳蒂與艾蜜之間的對話, 只要是有關於調查方面的事項都會使用密語來溝通。 一方面是讓竊聽的人摸不著頭, 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密。

 

「嘿嘿, 又有生意上門了!」

 

艾蜜目前是聖祥大學附屬高中一年級生 (因此胸前的蝴蝶結是黃色的) 自練成一手恐怖的情報收集能力,整個日本的情報沒有一樣能逃過她的眼睛。 此話絕非誇大, 如果有委託, 他甚至能把你這一個禮拜中三餐所吃過的菜色全都調查出來。

也因為這種特殊能力, 艾蜜所創的新聞社每週印刷出來的校園周報都會在出爐後一小時內被學生們搶奪一空。

至於身為高中生, 多少也該開始為自己將來打算而煩惱的這個時期, 艾蜜是如何做到課業, 社團, 興趣全都顧及呢? 這就當作是她的秘密吧。 她本人也強烈表示從來都沒有使用過自己的能力去得知考試答案過

唯一令艾蜜真正有興趣的還是庫羅諾, 明明就小自己兩歲多, 但是行為舉止與思考都比大人還要成熟。 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人小鬼大的個性, 這一點艾蜜至今還是調查不到, 也因此艾蜜一有空就會跑去找庫羅諾。

艾蜜與庫羅諾雖然兩人在一起時看起來就像姊弟, 但是給人的感覺却又有點像是情侶。 當然, 這一點從來就沒有人敢在庫羅諾面前提起過。 不過大家也都默認, 只有艾蜜才能搭配庫羅諾這怪胎。

 

 

──午休時刻──

 

庫羅諾從自己的座位起身, 拿起裝著三明治與果汁的午餐袋準備離開教室。

就在要踏出教室的門檻時, 艾蜜從走廊的另一端跑了過來。

 

「庫~~~~!」 艾蜜帶著笑容邊揮手

「又是你啊, 艾蜜

「什麼嘛? 難得人家來陪你這個孤獨的人吃午餐說。」

「不是難得 經常吧?」

「嘿嘿, 庫羅諾你也沒多少朋友吧? 吃飯時人多一點才有趣不是嗎?」

「我喜歡安靜一點。」

「你啊, 就是這種老頭子的個性才會都沒有女朋友。」

「女朋友什麼的麻煩死了

「喔喔? 難怪你都跟由諾耗在一起, 沒想到原來你是 艾蜜露出一臉賊笑

「喂! 別給我隨便亂散撥謠言啊!」

「嘻嘻嘻! 庫羅諾慌張的模樣真有趣呢!」

 

庫羅諾就是拿艾蜜沒輒, 而全海鳴市也就只有艾蜜能如此玩弄這個小老頭於鼓掌之中了吧?

 

「不鬧了, 庫羅諾你拿著午餐準備去哪? 由諾呢?」

「由諾今天還有些資料要整理, 所以在圖書館。 艾麗希亞早上打電話給我說什麼疾風想問我有關學生會的事, 要我午餐跟她們一起吃。」

「喔~ 是醬子啊~?」 艾蜜一手握著下巴, 思考著艾麗希亞這個詭異的舉動

「那麼, 走吧走吧! 午休時間可不長呢!」 艾蜜一手抓著庫羅諾, 往小學部快步走去

「喂喂! 別拖著我啦!」

「誰叫庫羅諾你動作這麼慢呢?」

 

一本正經又嚴肅的中學部學生會長就這麼地被充滿活力的高中部新聞社社長從教室一路拖行到小學部, 看到此景象的人全都只能以不可思議或是佩服的眼光望過。

 

 

 

 

──聖祥學院•圖書館──

 

打開兩層重疊的拉門, 入眼的是一個有約十二個教室空間大的圖書室。 聖祥學院是從小學到大學一手包辦的學院, 各學園也都是分開來, 圖書館則是共有的。

聖祥學院圖書館的藏書雖然比市立圖書館還要來得遜色, 不過對學生而言, 一般需要找尋的資料都能查詢到。 近年來因為書本存量逐漸增加, 書櫃也必須時常重新規劃, 因此由諾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那就是利用編號條碼的方式來管理書籍。 如此一來也就不必時常爲書的種類傷神, 只要把新書貼上編號及條碼, 照著編號排列, 搭配上簡單的電腦系統設備或是目錄就能很輕易地找到想要的書本。 當然, 書館內當然是不含任何不良讀物, 所以不必擔心種類混雜的問題。 唯一的區分就是書本的大小, 這一點是基於空間利用的考慮。

說起來簡單, 實行起來可還是有點難度, 畢竟提出這點子的是由諾, 而要由區區三到四個人組成的圖書館管理會來將由創校以來到現在, 幾千幾萬本書的資料全都輸入到資料庫內加以整理並且讓圖書館同時照常經營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還好由諾不滅的熱情令其他的成員也感到自己所做的事有成就感, 因此進度也還不算慢。 從開學以來到現在的數個月就已經完成將近三千本書的整理。 如此的成就令校方也相當滿意, 圖書管理會的資金也因此增加了。

 

奈葉拿著便當袋, 走向圖書館的櫃檯。

 

「請問由諾學長在嗎?」

「會長的話應該在後面一點的櫃子吧? 在哪一行我就不太清楚了。」 正在做筆記的女圖書會成員回答

「謝謝, 我自己去找找看。」

 

奈葉走向最底排的書櫃, 一行一行地大致用目光掃過, 終於在倒數第三排的地方看到被書山圍住的由諾。

由諾目前所進行的是很簡單的書本大小分類工作。

 

「嗯那個 奈葉有點想出聲, 但是看到由諾那認真的樣子又不太敢開口

「四千三百到四千六百的A號還有五百到一千的B號標籤都做好了嗎? 惠子同學?」 由諾絲毫沒有抬起頭來確認身邊的人

惠子同學?」 由諾對 惠子同學的沉默感到奇怪, 抬頭一看, 見到的是奈葉

「奈奈奈奈奈奈葉?! 真是抱歉, 我還以為

「啊, 不要緊的, 由諾學長。 請不要放在心上。」

「不, 是我太冒失了, 沒有先確認就

 

由諾從書堆站了起來, 往奈葉走去, 沒想到腳卻鉤到了周圍的小書塔, 書本全散落了一地。

 

「由諾學長, 你還好吧?」 奈葉一臉擔心的樣子

「沒沒事, 沒事。 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哈哈

 

由諾正蹲下準備收拾散落的書本時, 發現奈葉也蹲了下來準備幫忙

 

「奈葉, 不必這麼麻煩啦, 我一個人來就

「兩個人一起做會比較快吧? 而且你也還沒吃午飯吧?」

「說得也是

「一起收拾完後就去吃午餐吧。」 奈葉面帶微笑地說著

 

一聽到奈葉主動來邀請自己一同用餐, 由諾心裡可是高興得不得了。 先不論奈葉的動機為何, 能夠與自己喜歡的對象獨處的時光可是無價的。

快速將書本大致收拾好後, 由諾與奈葉走向室外, 那種有許多大樹以及花草的的小庭園。 兩人找到了一張無人的長椅坐下後開始用餐。

 

奈葉帶的是母親桃子每日親手製作的豐盛便當; 便當盒只有約一個手掌的大小, 凡是男孩子看到都必定會直接思考如此少的份量是否足夠。

由諾的午餐則是餐廳買的炒麵麵包以及牛奶。

爲了上聖祥學院而從別的城市搬來海鳴市, 由諾獨自居住在一間八個塌塌米大的公寓內。 房間內的情況可想而知, 堆滿了書櫃與書本, 如果半夜一有地震的話可能將人活活給壓死也不一定爲了避免這種意外, 由諾的書櫃都是可以上鎖的款式, 而且書櫃都有加釘在牆上。

 

坐在長椅上的兩人之間空了約一人份的座位, 大概是害羞的關係吧? 雖說是好朋友, 但是畢竟還是男孩與女孩獨處。 由諾就算心裡想靠過去也不敢真的實行, 因為對由諾而言, 如果對方的想法與自己的不同的話, 長久以來建立的友誼很有可能就此破碎。 所以儘管一生都只能暗中喜歡奈葉, 只要能與奈葉保持良好的關係的話, 那也無所謂。

 

「那個由諾學長。」 奈葉先開口, 將由諾從思考中拉回了現實

「啊? 是?」

「我看你每天都吃福利社賣的東西, 身體不會受不了嗎?」

「我習慣了, 福利社的食物其實也不差, 就成份而言的話, 營養足夠了。」

「是這樣的嗎? 沒有想過做便當嗎?」

「做菜是有嘗試過不過空有理論也是沒什麼用處, 哈哈, 上次還差點把公寓的天花板給薰染成黑色的呢。」 由諾一面說著自己的糗事一面傻笑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還是缺乏時間吧。」

「說得也是由諾學長您除了課業以外還有圖書室的管理要不然這樣好了!」 奈葉靈機一動

「我每天請媽媽多做一份便當給你吧!」

「吪?! 這太麻煩阿姨了, 不太好吧?」

「不, 一點也不會。 我相信媽媽也一定會同意的!」

「這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不過我可是在中學部啊如果還要奈葉你每天特地從小學部送便當過來, 這真的太說不過去了

「啊說得也是, 我居然忘了這一點其實我一直在想要送你些什麼當回禮說

「回禮?」

「就是這個啊, 您在畢業時送給我的紅水晶珠。」 奈葉將隨身攜帶的紅珠子項鍊掏出

「喔, 那顆珠子啊?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啦。」

「不, 很不得了呢! 聽說這是古代貴族的首飾之一! 由諾學長您把如此貴重的東西輕易地送給我, 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

「古古代首飾 等等奈葉, 你是聽誰說的?」

「愛理沙還有疾風她們。」

我說奈葉啊

「是?」

愛理沙她們是騙你的

「耶耶耶耶?!」

「那顆珠子確實是從我曾祖父那一代遺留下來的, 不過只是很普通的一顆玻璃珠而已除了紀念價值以外就沒其他的了祖父在我小時候還騙我說那是能引導人生路途的引路石呢

 

奈葉在得知自己又被朋友耍了一次, 滿臉通紅, 害羞得不知該如何應對由諾。

由諾也見到奈葉尷尬萬分, 紅珠子的事就此打住。

 

「奈葉。」

「是是?」

「這次來找我有些什麼事嗎?」 由諾試著轉移話題

「啊! 我差點都忘了! 我這次來有點事情想請教學長。」

 

奈葉立即掏出手機, 將那封 奇異信件拿給由諾看

 

「由諾學長對這些文字有印象嗎?」

「嗯好特殊的文字, 看起來很像古英文字體, 但是字母與拼字又有點不太相似請問這是誰傳給你的呢?」

「我也不清楚而且好像不只我一個人收到。 艾麗希亞說很有可能只是廣告或是惡作劇罷了。」

「嗯惡作劇的話, 水準有點太高了。 惡作劇應該會把文章弄得易懂一點, 否則就失去了整人的效果。 我認為應該是某種代號吧?」

「代號? 就像是密碼?」

「對! 這封信可真有趣。 奈葉, 可以傳一份給我嗎? 我想研究研究。」

「嗯, 當然可以。」

 

奈葉利用手機的紅外線功能將圖片拷貝了一份到由諾的手機裡, 收到圖片的由諾可是非常地興奮, 未知的文字調查令考古學家之血騷動了起來。

 

「賭上斯克萊亞之名, 我一定要將此密碼解開來!」

 

由諾以非常認真的表情說出此話, 在一旁的奈葉則是呆住了。

 

「抱歉, 其實我一直很想說一次這種話。」 由諾也感到自己的行為有點愚蠢。

「噗哈哈哈哈哈由諾學長您真有趣!」 奈葉開始笑了起來。

「嘻嘻

「不過 奈葉的笑聲逐漸停了下來

「怎麼了?」

「一想到放學後就好傷腦筋啊

「傷腦筋? 奈葉有什麼煩惱嗎?」

「吪這個嘛實在是很難啟齒的事

 

看見奈葉害臊的模樣, 由諾腦中立即浮現出了數種可能性, 當然包括不可能的可能性在內

 

「啊~不方便說的話可以不必勉強畢竟我是男孩子

「男孩子? 由諾學長您在說什麼啊? 其實放學後, 艾麗希亞還要我表演魔法少女的開場白或是咒語之類的~ 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啊!」

「魔法? 開場白? 咒語?」

「由諾學長! 您該不會覺得我很奇怪吧? 居然還相信魔法的存在

「不其實這也沒什麼吧? 相信奇幻小說內容的人也不在少數。」

「耶? 是這樣的嗎?」

「當然! 所以奈葉你一點也不奇怪。」 由諾此話不知是認真還是安慰, 不過對奈葉多少還是起了安慰的作用

「那麼我能失禮地問一下你想表演的內容嗎?」

「其實我到現在還沒想到想不到的話就必須接受艾麗希亞的懲罰遊戲

「那可真是大事不妙呢

 

艾麗希亞的懲罰遊戲可以說是非常慘忍也可以說是非常淘氣; 很久以前, 庫羅諾因為玩牌輸了而必須穿著一身女裝上街, 還好當時的庫羅諾才只有九歲, 外表與聲音聽起來還是有如女孩一般, 才沒有惹來奇異的目光。 不過當天倒是有很多人詢問琳蒂家中怎麼多出了一個秀氣的大女兒。 艾麗希亞還保有當時的照片, 庫羅諾也因此而不敢反抗艾麗希亞的命令

 

一想到庫羅諾過去的遭遇, 由諾更為奈葉擔心, 因為艾麗希亞奇怪的點子特別多, 誰知道奈葉會如何地被整呢?

 

「那麼我想到了一個不錯的開場白, 不知道奈葉你認為如何?」

「由諾學長想到了?」

「其實也是剛剛才想到的看著那顆紅珠子, 不知不覺地就有東西浮上腦海。」

「嗯嗯! 請告訴我吧, 學長!」

「有點長, 所以最好記一下吧

 

由諾將 開場白告訴奈葉後, 奈葉露出了一點混亂的表情, 因為實在是有點難記, 不過還是很感謝由諾幫了她一個大忙。

奈葉向由諾鞠了個躬後便轉身往小學學園跑去, 打算與大家會合。

由諾看了一下手錶, 午休時間已經剩下不到四分之一。 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最快, 今天能與奈葉獨處真的是很幸運, 就算自己真正的心意無法表達出來, 這段時光已經很足夠了。

 

由諾的手機響了。

 

「喂? 我是由諾。」

「你很樂在其中嘛, 由諾?」

「艾艾麗希亞?!」

「我們在頂樓這裡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呢!」

「頂樓?」

 

由諾抬頭一望, 馬上看見了艾麗希亞與艾蜜還有愛理沙都在小學部的頂樓向他招手。 這時由諾才發現自己目前所在的庭園正好就夾在小學與中學的校舍之間。

太大意了! 這句話有許多複雜的涵義

 

 

 

「結果如何?」

「結果 什麼結果?」

「唉喲~ 真是急死人了! 告白啦! 告•白•!」

「告告白?! 我可以發誓我絕對沒有!」

你真是顆木頭難得我給你創造了這麼好的機會 艾麗希亞的語氣有如母親看到兒子的零分考卷般地失望

「果然又是你設計的嗎?」由諾立即想到早上庫羅諾說過的事

「算了算了, 反正這也是預料中的事。 拿去, 三塊巧克力。」 後面還傳來了鈴鹿回答的 「謝謝~

拜託妳們不要拿這種事來賭博好不好 由諾簡直都快哭出來了

「那也沒別的事了, 我要掛電話了。」

「等一下!」

「嗯? 你有什麼想補充的嗎, 由諾?」

「那顆紅珠子的事你們怎麼告訴奈葉了?」

「這有什麼嗎? 我們只是把事實說出來而已。」

「拜託你們別那麼多事了就是知道奈葉的個性我才刻意不告訴她的剛才還說什麼以後打算幫我帶便當當謝禮

「這不是很好嗎? 每天都能吃到 愛妻便當喔!」

「一點也不好! 這只會造成奈葉的困擾罷了! (而且那又不是奈葉做的)

「所以我說你笨啊人家都快投懷送抱了你居然還不領情我看你這輩子光棍打定囉!」

「那可真多謝關心啊總之, 求求你別再出奇怪的點子了

「好啦好啦。 看在由諾你如此純情的份上我就姑且饒過你吧。」

「感激不盡

 

由諾合起了手機, 長嘆了一口氣後便轉身回國中部。

 

在頂樓的艾麗希亞則是一臉失望。 合起手機後, 回頭望著正在講解有關於學生會的長篇大論的庫羅諾, 保持著微笑但是又不知到底有沒有在聽的疾風, 受不了廢話攻勢而打算背對著的維塔, 還有認真旁聽的菲特以及轉學生瑪麗耶拉。 艾麗希亞也嘆了一口氣。

 

「唉~~~~ 爲什麼我們身邊的男生都是這副模樣呢? 根本就是 羅曼蒂克的絕緣體嘛!」

「這樣子也不全是壞事啊, 總比喜歡花言巧語又花心的男生好吧?」 鈴鹿說道

「是不壞啦, 不過也太超過了 愛理沙補充

「嘛~~ 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嘛。 奈葉的哥哥還不是像個老頭一樣, 但跟小忍的關係還是很親密喔。」 艾蜜將隨身攜帶的筆記簿翻開到高町恭也的紀錄

「怎麼個老頭法?」

「興趣是釣魚還有盆栽。」

「嗚~~ 老成到不行

「艾蜜, 你那本筆記上到底有多少人的隱私啊?」

「嘿嘿想知道嗎?」

「想! 好想知道喔! 請讓我看一下吧, 師傅!」

「那要先給錢!」 艾蜜擺出了錢的手號

「切, 居然還跟朋友要錢?」

「這個是這個, 那個是那個, 這可是我吃飯的傢伙, 商業機密呢! 當然不能輕易給人看囉。 連家人都不行!」

「說到底還不就是拜金主義嘛

「嘿嘿。 不過我倒是想拜託你們一件事。」

「那要先給錢!」 艾麗希亞模仿艾蜜剛才的模樣

週末請你們吃冰淇淋如何? 就是車站轉角那家很貴的。」

「成交! 那麼, 委託是什麼?」

「我想知道有關於那邊那一位的事情

 

艾蜜以視線指向神秘的轉學生, 瑪麗耶拉。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