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5 夜天之曉()

 

塞拉利斯來到動力室, 不出所料, 瑪麗耶拉與魔導書都在那裡。

整頓了一下呼吸, 塞拉利斯回復冷靜。

 

「就算霸佔了動力室也不可能輕易地使整艘船癱瘓喔。」 塞拉利斯以半開玩笑的口氣說著, 但是他知道瑪麗耶拉的目的並非吉爾傑艦的動力爐。

「小子, 你可真是個有趣的人。」

「喔? 怎麼說呢?」

「這裡面的東西,」  瑪麗耶拉摸著在一旁的幾個大型貨櫃

「不用我多說, 你也知道這些玩意兒有多危險吧? 而且把它們都放在動力爐旁, 一走火可不是整艘船都化為原子就能了事的。」

「呵呵, 原來妳連這個都知道了? 甘拜下風, 甘拜下風!」

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確實沒有比這裡更適合藏次元干涉形能源結晶體這類的危險物了。 你很有膽色, 小子。」

「多謝過獎。 那麼, 您想怎麼做呢, 失落的魔導師?」

「作為獎勵, 我就讓你瞧瞧 盡頭吧。」

 

瑪麗耶拉將魔導書往上空一拋, 魔導書在空中停住後便消失。

塞拉利斯感覺得到, 艦內的念動之核數量開始大量減少。

 

「不要太擔心, 那孩子只是在吃飯而已, 不會殺死你的船員的。」

「你!」

「我說過了, 這本魔導書填充頁數的方法就是吸取他人的念動之核。 666頁全滿時, 其真實的力量才能解放。」

 

 

被囚禁在另一個房間裡的希格諾與沙瑪爾, 對於紅色警報也是無動於衷, 只有維塔一個人像是受到驚嚇的小貓一般。

 

「怎麼了, 怎麼了?!」

「維塔, 冷靜一點。」 希格諾語言冷淡地說著

「難到是師傅?」

「嗯。」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從這艘破船逃出去了?」

「這個嘛 沙瑪爾面露難色

「有話就直說啊!」

「妳很快就會知道主人的打算了, 維塔。」

 

就在此時, 魔導書轉移到了房間內

 

「那是, 師傅製作的魔導書?」

「已經來了嗎? 雖然這一刻遲早都會來臨

「你在說些什麼啊?」

Sammlung (蒐集)

 

魔導書開始強制吸取四人的念動之核以及肉體, 維塔能感覺到自己開始被分解成分子

 

「嗚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 師傅

「這是主人的命令

「師為什麼難到您是想要拋棄我們

 

維塔努力地掙扎著, 由於維塔並不是瑪麗耶拉所製造的使役魔, 所以還有反抗的能力。 就在吸收過程快被強行反抗的維塔中止前, 維塔收到了瑪麗耶拉的心電感應

 

『維塔, 請不要掙扎。』

『師傅, 您這是什麼意思?!』

『唯有如此, 妳們才能夠在下一個爆發中存活下來

『我不懂你的意思!』

『唯有如此, 妳們才能夠從枷鎖中被解放唯有如此, 我們才能永遠都在一起

『永遠都在一起?』

『是的這本魔導書是不完全的, 而你們便是欠缺的零件。 這本魔導書只會讓與我相同靈魂的人使用。 也就是說, 就算現在的我不在了, 你們也能陪伴在下一個我的身邊。』

『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很喜歡現在的師傅, 我不想去服飾其他人!』

『謝謝妳, 維塔。 輪迴轉世的痛苦, 只要我一個人承擔就夠了妳們不需要與我承受相同的痛苦

『我背負著過去無數次輪迴所遺留下來的記憶, 所以我很清楚這是多麼難熬的事。 維塔, 妳們只要永遠保持在現階段就足夠了因為在過去無數次的記憶中, 妳們都

 

瑪麗耶拉的聲音頓了下來, 維塔也能感受到那份悲傷的心情

 

『太狡猾了您太狡猾了, 師傅!』

『呵呵真的是很抱歉, 維塔

『只有我們得救, 你真的認為我們會高興嗎?!』

『請原諒我的自私。』

 

維塔放棄了掙扎, 吸收又再次重新開始

 

『答應我

『維塔?』

『答應我, 無論您輪迴到哪一世都一定會呼喚我們絕對喔!』

『嗯。 我答應你。』

 

維塔的肉體完全被吸收後, 魔導書便合了起來。

眼淚從瑪麗耶拉的臉頰滑下, 在一旁的塞拉利斯則是一臉不解。

 

「那個孩子真是

「那個孩子?」

「不, 沒什麼。」

 

魔導書回到瑪麗耶拉的手上。 擦去淚水, 瑪麗耶拉便將魔導書打開。

 

「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最後的表演吧。」

 

左手捧著魔導書, 右手握著十字錫杖。 在十字錫杖上周旋著的是藏在貨櫃中的五十顆菱形, 藍色寶石般的次元干涉能源結晶體。

 

Jewel Seeds… 你能蒐集到五十顆也真不可思異。」

「你什麼時候?!」

Jewel Seed 雖然只是能量結晶體, 但是也是有意識的。」

「如此龐大的能量你到底想做些什麼?!」

「我說過了, 我會讓你見到 盡頭 一瞬間的爆發力是必要的。」

「快快住手! 這股能源足以將這整個宇宙給難不成你原本就打算?!」

「沒錯。」

 

魔力凝聚在錫杖的核心, Jewel Seeds 起了共鳴, 魔導書開始發動, 強烈的白色光芒也開始從瑪麗耶拉右半臉的面具下滲出。

這股能源遠遠超出了塞拉利斯所想像的範圍。

就在魔法要發動的前一刻, 瑪麗耶拉對塞拉利斯開口

 

「如果你能存活下來的話就請你把這副身體封印住吧

「封印?」

「沒錯如你所見, 你看到的這個身軀並不是肉體, 而是一個 魔導具。」

 

瑪麗耶拉將面具摘下, 塞拉利斯大吃了一驚。 在那面具下並沒有右半臉, 而是一個大空洞, 中間飄浮著一顆閃爍著強烈光芒的光球體。

 

「這才是我。」

「只有靈魂?」

「沒錯, 而且已經快要消失了, 等我消失了以後, 這具身體也將成為沒有主人的魔導具。 我不希望這魔導具被其他的人所使用。」

我答應你。 這種險我也不想冒第二次。 但是摧毀不是更有效率?」

「辦不到的, 以你們的技術。 就算把我的研究資料給你們, 恐怕還得過個一千年才達得到。 所以, 暫時封印才是唯一的辦法。」

「好吧。 那麼, 這魔導具的名稱是?」

「這魔導具的真名是

 

白色的光從吉爾傑艦的動力室爆發出來, 包圍的範圍急速擴張, 將鄰近的次元全都吞噬下去。 在更遠方, 未被吞噬的次元, 因為強烈的次元震而遭到毀滅。

 

 

 

過了不知多久, 塞拉利斯醒了過來, 入眼的只有一片荒野以及暗黑的天空。

塞拉利斯四處探望, 終於找到了瑪麗耶拉, 但那已經是失去了靈魂, 只剩空殼的魔導具。 魔導書則是不見了。

塞拉利斯跪座在空殼前, 深思著自己過去追求的事物, 那空殼彷彿就有如自己最後有可能的下場一般。

 

「失落的魔導師這就是 盡頭 在那個白色的世界裡一切都是那麼地真實但也是那麼地虛偽

 

塞拉利斯拾起在地上的半邊面具

 

「要打破現世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就連你也不足嗎?」

「那個白色的世界就有如是為失去重要東西的人所訂造的托你的福, 我又能再次見到我的妻子。 儘管明知道那是虛偽的, 但是那份真實感

 

塞拉利斯將面具擺回空殼的右半面上

 

El Hazard… 那個被封印的虛幻之地不是人類所能觸碰的領域我會銘記在心的。」

 

塞拉利斯將空殼抱起, 走向瓦礫中。

 

 

將瑪麗耶拉的空殼封印後, 塞拉利斯使用通訊器發出求救訊號, 過不了多久, 一艘時空管理局所屬的戰艦便抵達現場, 將塞拉利斯救起, 也順便回收了所有的生還者。 生還者的數字只有個位數。

 

 

 

──時空管理局, 最高審問廳──

 

「只有這麼多嗎, 塞拉利斯提督?」

「是的, 一切就有如我所提出的報告。」

「你可以退下了。」

「是。」

 

塞拉利斯走出審問廳, 大門關上後, 高層官員們便開始討論起來

 

「你對這次的事件有什麼看法?」

「那個塞拉利斯有監視的必要。」

「把不知名的法具擅自封印起來損失了一整艘戰艦這幾點都很可疑。 其他生還者的口供如何?」

「內容都幾乎相同。」

「有串通的可能性嗎?」

「否定的, 就是因為怕會如此, 所以口供都是分別回收當時所錄的。」

「塞拉利斯取的這個名字還真附和… “悼者遺音嗎? 確實有如悼念者對死者那份懷念的心情而所產生的魔導具。」

「玩笑到此為止。 還有什麼其他要報告的嗎?」

「沒有。」

「那麼會議到此結束, 解散。」

 

 

 

塞拉利斯回到房中, 脫去外套以及領帶, 仰坐在沙發上。

瞄了一下時鐘, 閉上雙眼後笑了一聲。

 

「真有你的, 失落的魔導師看來知道這個世界的時間軸的變化以及因果重組的只有你跟我了這算是你臨終前給我的禮物嗎?」

 

塞拉利斯現在處於的時空並非原本的時空, 而是白色爆發後, 宇宙自行修正所創造出來的另一個時空。

塞拉利斯將一本厚重的書拾起, 那是之前魔導書的複寫本。

 

「本體消失到哪裡去了呢 那本真名為 Poemandres 的魔導書

「現代應該稱為… “夜天之書吧? 包容一切的黑暗, 只為了一煞那的光芒而被製造出來的書光芒消失後, 回複為永恆的黑暗, 所以被稱為 夜天”… 真是個既合適又諷刺的名字

 

塞拉利斯將複寫本放回桌上, 躺回沙發

 

「明天把這本書放到無限書庫去吧

 

「失落的魔導師你真正追求的, 到底是什麼?」

 

塞拉利斯閉上雙眼, 默默地接受身邊的一切。 一直以來都是孤獨的, 所以就算來到了未來也毫無所謂。 宇宙自行修正的因果, 任何人也察覺不到, 除了當時的生還者們以外。 但這一切也都被當成一時的笑話而被遺忘了, 因為若是堅持自己是從過去來到未來的人的話, 除了被當成精神病患外也沒別的選擇。

 

舊曆462年, Jewel Seeds 引發次元慘劇, 損失不明, 在歷史上是如此記載。 只有身為真正生還者的塞拉利斯知道實情。

 

 

 

 

「咕啊啊啊啊啊~~~!!!」

 

在某個地方, 一位手持劍形態法具, 綁著桃色馬尾, 身著黑衣的年輕女子正將打倒在地上的對手的念動之核奪去。

 

「這邊結束了, 總共有五顆, 沙瑪爾, 你那邊如何?」

「這邊也好了, 希格諾。」

「維塔呢?」

「狀態不明, 通訊數次都沒回應。」

「啐告訴過她我們只需要念動之核, 沒有必要將對手給殺死

「我過去一趟。」

「麻煩你了。 動作要快, 主人會不耐煩的。」

「了解。」

 

希格諾抬起頭來, 入眼的只有黑暗的夜空。 自己也不明白, 但是每當一見到這片天空時, 心的深處便會隱隱作痛。

夜天之書 至今還在自動運作中。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