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4 夜天之曉()

 

男子在白色的走廊上漫步著, 在一個由兩名武裝守衛站崗的門前停了下來。

守衛們見到男子, 立即行禮。

 

「提督!」

「辛苦了,  有任何動靜嗎?」

「報告提督, 犯人一直都很安份, 完全沒有任何奇異的舉動。」

「是嗎? 很好。」

 

男子離去。

在那扇白色, 以三層裝甲疊製而成的門後是一個小房間, 瑪麗耶拉盤坐在床上, 兩眼緊閉, 彷彿是在打座一般。 仔細一瞧, 頸部, 雙腕已經雙腳都被鐵鐐鎖住。 從鐵鐐延伸出來的鐵鏈各被一個漂浮在半空中的黑球給牽制著。 那是拘束裝置,

只要一探測到魔力反應就會立即使出強大電擊來麻痺囚犯的裝置。

被拘捕, 目前被囚禁在黑暗中, 正在打座的瑪麗耶拉一動也不動, 就有如一尊石像。

 

希格諾, 沙瑪爾, 維塔以及札斐拉則是被關在一個大房間內。 但是與其說是被囚禁, 還不如說是被禁足罷了, 因為房間寬大又舒適, 桌子, 床舖, 沙發等等都一應具全, 與高級旅館的房間沒什麼兩樣, 一點也沒有被扣留的樣子。

 

希格諾坐在單人椅上, 盤著雙手, 交叉著雙腿, 閉著雙眼, 不知在想些什麼; 沙瑪爾也是毫無緊張感, 優雅地喝著茶; 維塔終於忍受不了, 雙手拍在桌子上。

 

「我不懂! 為什麼我們要被這群奇怪的人抓到這裡來呢? 要把他們打飛根本就不須費吹灰之力吧?!」

 

希格諾與沙瑪爾完全不為所動, 還是同一個樣子, 札斐拉也只是一直乖乖地坐在一旁。

 

「更氣人的是, 剛剛完成的魔導書就這麼地被搶走了, 難到師傅一點也不會不甘心嗎?」

 

沙碼爾將含在口中的茶吞下, 緩緩地將茶杯放在桌上。

 

「輕鬆一點, 維塔。」

「輕鬆? 沙瑪爾, 我們現在可是被怪叔叔給綁架了耶。」

「唉呀呀, 說是 叔叔有點可憐吧, 大哥哥說不定會比較高興喔。」

「不好笑。」

「呵呵, 果然不行嗎?」

「哼。」

 

維塔嘟著嘴, 將面轉離沙瑪爾, 鬧著彆扭。

 

「主人 希格諾開口了

「主人會這麼做, 一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 維塔將面轉向希格諾

「那你倒是說說看。」

「在下也不知道。」 不愧是直接的人, 回答也很直接

「切! 那不就完全沒幫助嗎?」

「在下只是信任主人而已。 無論什麼事情會發生, 都一定有它的原因。 主人的見識與知識都比我們還要廣大, 所以會採取這種行動一定也有相當的理由。」

「說來說去, 還不就是只能等著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是的。」

「唉~~~

 

維塔吐了一口長氣, 無力地趴在沙發上。

希格諾對沙瑪爾使了一個眼色, 沙瑪爾將目光轉移到牆的四角。 希格諾微微舔首, 又再次將雙眼閉了起來, 沙瑪爾也又將茶杯拿了起來, 品嘗杯中剩餘的茶。

原來, 她們兩個早就看穿了房間的各個角落裡 (除了浴室以外) 都埋藏著監視器及麥克風, 她們的一舉一動還有對話都被監視著。 如果想使用心電感應的話也是會被打斷, 所以言行舉止都非常謹慎。

 

瑪麗耶拉會投降, 順從時空管理局的指示, 接受拘捕, 如此反常的舉動, 希格諾已察覺到主人似乎在暗地裡盤算著些什麼; 沙瑪爾也一樣, 自從開始製作魔導書時就知道她們一直被某人監視著。 所以瑪麗耶拉才會刻意在魔導書完工後便開始大肆喧嘩, 好讓對方知道這個訊息, 順便將他們給引出來。 不過這只是其中的一個步驟而已。 只有維塔, 什麼都不知道, 但其實這也是早已計劃好的。

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一切, 只要其中一人一不小心露出馬腳, 那便前功盡棄了, 所以要安排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 好令對方起疑心, 而這個人選便是維塔。 雖然很對不起維塔, 不過從任何角度來看, 都是最佳的人選。

 

「那個維塔, 妳的髮型?」 沙瑪爾試著轉移話題

「嗯? 我的頭髮怎麼了?」

「跟以前不太一樣, 把馬尾綁成辮子了?」

 

原本是將長及腰的長髮綑成兩條馬尾的維塔, 現在卻是綁著兩條辮子。

雖然只是很單純地將髮型改變了少許, 但是給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目前的樣子看起活潑, 清爽許多。

 

「喔, 這個啊, 是師傅幫我弄的。」

「主人幫妳綁的?」 沙瑪爾露出許些驚訝的表情, 思考了一會兒, 微微地笑了

「那, 主人為什麼會這麼做呢?」

「師傅說這樣的話看起來比較整齊, 戰鬥時也才不會有影響。」

「呵呵, 他真的這麼說嗎? 還是一樣不坦率呢。」 沙瑪爾又笑了笑

「你有說什麼嗎?」

「不, 不, 沒什麼。」

「不過師傅也真奇怪, 明明自己也是散開來的長髮, 卻只要我綁成辮子。」

「嘻嘻。」

 

 

──吉爾傑艦, 會議室──

 

六人座位的長桌, 目前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該艦的艦長, 塞拉利斯, 另一為是一位披著白袍, 配著厚重眼鏡的技師。

 

「報告一下進度吧。」

「是, 提督。」

 

技師拿起手中, 有如鋼筆般大小的棒狀物, 將其一拉開, 形成一個螢幕。

 

「分析結果如下, 目前這本魔導書的能力已經確認了, 但是似乎有著多重保護, 所以無法啟動。」

「果然是這樣, 看來得去要 鑰匙才行。」

 

塞拉利斯提督一手握著自己的下巴, 邊思考著如何說服瑪麗耶拉

 

「提督,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請說。」

「請問, 我們這麼做妥當嗎?」

「這只是執行公事而已。 目標補獲了, 而且還附帶了一個不知明的武器, 當然要進行分析。 然後回到局裡後再將犯人與分析結果一並轉交給上頭, 這才是完整的作業方式。」

「是嗎

「難不成你認為我有企圖?」

「不, 當然不會有這種想法。 提督您也算是有些威望的人, 理當不會輕易去做有損名譽的事。」

「所以說不用擔太多的心。 只要我們把份內的工作做好就行了。」

「是, 那麼我先告退了。」

「嗯。」

 

技師離去, 自動門關上, 塞拉利斯提督還是坐在原來的座位上。

 

有威望的人嗎? 真可笑, 這種虛偽的頭銜連屁都不如。 果然, 太過和平也是一種不良的影響。」

 

塞拉利斯站了起來, 嘆了一口氣後便走向門口, 準備造訪瑪麗耶拉。

 

 

 

──囚禁瑪麗耶拉的房門外──

 

「把門打開, 我要進去。」

「可是提督, 這妥當嗎?」

「無所謂。」

「是。」

 

守衛輸入密碼, 三層裝甲的自動門打開了。 塞拉利斯慢步走進陰暗的房間裡後便將門再次關上。 對於突然來訪的人, 瑪麗耶拉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還是一動也不動。 塞拉利斯先開口了。

 

「妳喜歡黑暗的地方嗎? 連燈也不打開。」 即使不用照明, 也是能用魔力去感覺四周的存在

「哎呀哎呀 塞拉利斯抓了抓自己的頭

「我這個人也是不善常聊天呢沉默的人遇上沉默的人, 這下子該怎麼辦呢?」

「嘻嘻嘻

「嗯?」

「表面功夫不必了, 小子。」

「真不愧是傳說中的魔導師, 任何事都瞞不了您呢。」 塞拉利斯對被看穿一事不但不感到驚訝, 反而開始對瑪麗耶拉必恭必敬

「既然您早就知道我抓您來的原因, 為什麼還要自己跳入這個陷阱呢?」

「我只是想見見那個想得到連自己都駕馭不了力量的傻瓜而已。」

「唉呀呀看來在下完全被看扁了, 不過我也不否認。」

 

瑪麗耶拉冷眼瞪了塞拉利斯一下

 

「玩笑到此為止, 區區一個人類的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沒什麼, 只是想得到力量罷了。」

「哼, 還想裝傻? 這艘船倒是載有許多有趣的東西呢。 這早已經超出 想得到力量的範圍了。」

「唉呀唉呀連這個都看穿了嗎? 這麼一來就好說話了。 在下的目的其實跟您差不多, 只是想重新創造一個理想的世界, 就這麼簡單。」

「創造理想的世界? 呵呵呵哈哈哈! 好! 就讓我看看你的能耐吧, 小子。 但是 鑰匙我是不會給你的, 想要的東西要自己去爭取。」

「是嗎? 那真是太遺憾了, 在下還希望能與您合力呢。」

「我自己就很足夠了, 不需要外人來插手。」

「不愧是傳說中的魔導師, 自信滿滿。 那麼, 在下告辭了。 如果您改變心意的話, 隨時可以通知我。」

「啊, 對了, 還有一件事。 只是個很單純的疑問。」 塞拉利斯在走向門口時頓住了腳步

「說吧。」

「我想知道, 在盡頭有些什麼?」

「這也不能說嗎? 真傷腦筋。 還是說, 這也要靠自己去發掘?」

瑪麗耶拉依然不語

 

塞拉利斯走出房間後, 自動門關上。 瑪麗耶拉嘆了一口氣。

 

「盡頭嗎?」

 

 

塞拉利斯走向實驗室, 門一打開後入眼的便是許多正在分析魔導書, 身著白袍的研究人員。

 

「報告一下進度。」

「是, 提督。 目前還未確認正確的啟動方法, 這法具內藏有大量的黑盒子。 要說這法具本身就是一個黑盒子也不為過。」

 

塞拉利斯瞄了一下研究人員身後的桌子上

 

「那個是?」

「喔, 那是我們試做的複製品, 因為本體無法解析, 所以打算從基礎來分析, 因此製造了複寫本。 但是很怪異的是, 內容幾乎完全相同, 但是複製品卻只是一本很普通的書而已。」

「看來我們太小看傳說中的魔導師了剛才你說過 未確認正確啟動方法 那麼也表示說有 疑似啟動的方法?」

「是的, 提督, 但是這只是許多理論中, 可能性比較高一點的而已。」

「高一點? 那是多少?」

「約30%左右, 其他的可能性都低於10%。」

30% 足夠了, 那方法是?」

「方案 E-3… “使用者必須持有特定的魔力波動才能引起魔導具的共鳴

「也就是說這是完全量身訂造的魔導具, 確實沒有比這個更安全的保護措施了。」

「是啊, 除了本人以外, 沒有其他人能使用。」

 

塞拉利斯握著下巴思考著

 

「問你一個問題

「是的, 提督?」

「魔力波動會改變嗎?」

「人的魔力波動並非一出生就決定好的, 會隨著年齡還有魔力的增長而改變。 雖然 動率可能會增加或減少, 但是 波率是固定的。 這是很基本的常識吧?」

「那再問一個問題, 波率能夠強行改變嗎?」

「理論上是有可能, 但是實際上沒有人實驗過, 因為強行改變自身的波率很有可能造成物理與精神上的大規模變動。」

「大規模變動?」

「是的, 目前的可能性中,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會喪命。」

「如果只是將傳送出去的波率轉變呢?」

「可以做到, 但是將會很難控制, 命令有可能會被解讀成與原意不同的結果。」

「理論上聽起來很危險。」

「沒錯。」

「不過你聽過一句話嗎?」

「提督?」

不入虎穴, 焉得虎子

「提督, 您該不會

「就是那個 該不會。」

「但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放心吧, 會讓整艘船的人都陷入危機的事我是不會做的, 我只是要你們嘗試一下使用特定波率去啟動這魔導具而已。」

「這

「這是命令。」

「是

 

 

 

「喔要開始了嗎?」 在陰暗房間內的瑪麗耶拉感覺到了魔導書正在被啟動的波動

「那麼, 我也該時間不多了

 

瑪麗耶拉起身, 在門口停了下來, 將右手握成一個拳頭, 揮向那三層裝甲特製的裝甲門。

 

~

 

一聲巨響使得兩位站在門外, 正在打瞌睡的守衛們從夢鄉中回到了現世。

 

「怎怎麼了?!」

「喂! 給我安份一點!」

「喂 在左邊的守衛的聲音顯得怪異

「幹麻?」

 

右邊的守衛將眼神轉向左邊守衛所指的地方, 看見了令人不敢相信的景象, 一個小拳頭將厚度約四十公分的門硬生生地打穿了一個洞, 暴露在外面。

隨後又另一聲巨響, 那是另外一只拳頭。

瑪麗耶拉將雙拳張開, 把裝甲門有如紙張般地撕裂。

破壞門, 走出房間的瑪麗耶拉向腿軟坐在地上的守衛們瞪了一眼後便朝著動力室前進。

 

「怪怪物啊!!!」

「請求支援! 被囚禁的犯人逃出來啦! 快!」

 

吉爾傑艦內響起紅色警報, 所有的武裝人員將通往動力室的走廊給封住。

 

「螞蟻來得再多也擱不倒大象的

 

在前鋒的五名武裝人員向瑪麗耶拉衝去, 將手中握的法杖擊中瑪麗耶拉的同時發出了慘叫聲, 那是被電擊所發出的哀嚎。

這電擊並非是瑪麗耶拉產生, 而是銬在她身上的拘束器。 痛苦的電擊對瑪麗耶拉絲毫沒有影響, 但是觸碰到她的人當場被擊斃。

 

「不想死的話就把路給讓開。」

 

 

 

另一方面, 被啟動的魔導書突然從研究室內自動傳送, 消失在眾人面前

 

「傳送魔法?」

「快鎖定方位!」

「沒那個必要。 不用想也知道會在哪裡。」

「這該怎麼辦, 提督?」

「不用擔心, 我親自去見她。」

「可是, 連武裝部隊都

「這是我的責任。」

 

塞拉利斯立即衝出實驗室, 往動力室的方向前去。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