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3 夜天之曉()

 

「如果妳沒出生就好了!」

 

身著白袍的男子, 雙手緊掐著一名披著一頭長至足的銀髮的小女孩的脖子。 男子的眼神中顯現了憤怒與瘋狂。

小女孩不停地掙扎, 表情也非常痛苦, 凝視著男子的美麗朱赤色的雙眼所反應出的並不是對死亡的恐懼, 而是極度的悲傷。

 

「爸

 

就在男子將要增加雙臂的力道時, 被一名披著相同白袍的女子給撞開。 掐著小女孩的手鬆開了, 小女孩跪坐在地上, 不停地咳嗽。 白袍女子趕緊抱住小女孩, 想要保護她。

被撞倒的男子爬了起來, 對著女子大叫。

 

「給我讓開!」

 

女子不理會男子的命令, 還是緊抱著小女孩不放。

 

「如果不是這個怪物的話

「你瘋了你真的瘋了雖然她是人造生命體, 但體內也是流著你我的血液啊!」

「閉嘴! 我永遠不會承認這怪物的!」

 

男子握起手邊的鐵棍, 毫不留情地往女子的背部揮下。

 

「你還不給我放開?!」

 

女子雖然感覺疼痛難熬, 但是還是盡量不表示給小女孩看。

 

「媽媽媽媽 小女孩也是知道那是有多麼地難受, 心中對於保護自己的母親只有無限的愧疚。 想要擺脫母親的雙臂好讓父親只針對自己, 但母親只是抱得更緊。

「你你還不放開她?」

「名譽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女子微聲地說

「什麼?!」

「這孩子確實力量與智慧都比任何人強大但是她畢竟只是個孩子而你卻只是怕 頂尖的頭銜被奪走, 所以

「閉嘴

「如何被超越的感覺 但那又如何 難到你就真的無法承受失敗嗎? 當初違背神, 想要創造最強的人, 現在又反悔了嗎?」 女子的口氣逐漸顯得強硬

「我叫你閉嘴!」

 

男子已經完全失控了, 被自己給矇住了視線, 成了一頭只知道破壞的野獸。

用力一揮, 男子手中的鐵棍由上直劈而下, 擊中了女子的頭部, 女子當場死亡。

但是還不只如此, 男子又再揮了一次, 這次是由下往上的斜劈, 鐵棍的邊緣削到了小女孩的右半臉, 從右下顎到額頭, 形成了一道慘忍又寬大的傷口, 右眼球當然被毀了, 有如小瀑布般地血流, 將右半邊的衣服全都染紅了。

 

雖然傷口巨大, 旁人光是用看的就感到痛, 但是母親就這麼硬生生地在自己的面前被打死, 對小女孩而言, 是比任何痛楚還要更來得痛的。

 

「媽媽媽媽 小女孩抱著母親的屍體不停地哭著, 眼淚與血液都混在一起

「去死吧!」 男子又將鐵棍高舉, 準備往小女孩的腦門鎚下

「不要!!!」

 

小女孩大吼了一聲, 白色光芒從身體內爆發了出來, 一切都被白光給吞噬了。

 

 

 

「嚇!」

 

猛然睜開眼睛, 銀髮的女孩在床上坐了起來, 看看自己的四周, 那是一個簡單的房間。 在牆的一角站著一位手握長劍, 綁著桃色馬尾的女子; 沙發上坐著一位美麗的金短髮女子; 地上趴著一匹毛色為白藍相間的大狼; 身邊的床舖上躺著一位一臉稚氣的紅髮小女孩。 大家似乎都在睡覺。

銀髮女孩的右半臉被面具遮著, 左眼則是銀色的。

 

「呼 銀髮女孩嘆了一口氣

「怎麼了, 主人?」 站著睡覺的女子突然出聲了, 但是雙眼還是閉著的

「沒什麼, 希格諾

希格諾保持沉默, 因為了解自己的主人的個性, 所以主人不想說的事情, 也不會刻意追問

「只是不, 算了

「是的, 主人。」

「希格諾

「是?」

「將記憶封印是怎麼樣的感覺?」

 

希格諾感到少許驚訝, 應當無所不知的主人居然會問起問題。

 

「在下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想要想起來時, 就會突然一片空白。 不過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映像。」

「是嗎就算心裡不記得, 身體也是會逐漸將其重組嗎?」

「在下不清楚, 主人, 不過也是有可能的。」

「希格諾如果你回復記憶的話, 你會承受的了嗎?」

「在下不清楚, 主人。」

「說得也是 銀髮女孩似乎對答案感到失望

「不過在下現在是您, 瑪麗耶拉大人的使魔, 只有這個事實而已。 就算回復了記憶, 這個事實也無法改變。」

「是嗎?」

 

瑪麗耶拉躺回床上, 拉起被單。

 

「謝謝你, 希格諾。」 雖然很小聲, 但是希格諾確實收到了瑪麗耶拉感謝的心意。

 

希格諾將一隻眼睛微微地打開, 瞄著縮回被窩的瑪麗耶拉。 那是與之前一樣的感覺, 那嬌小的身影所透露出的悲傷與孤獨感。

 

 

 

「想要一本書。」

 

這句話突然從瑪麗耶拉的口中說出, 正在吃早餐的三人加一匹狼都愣住了一下。

 

「書?」 名為沙瑪爾的金短髮的女子止住了喝咖啡這個動作

「正確地來說, 應該是製作一本書。」

「師傅, 您想寫什麼書啊?」 將紅髮綁為兩條馬尾的小女孩, 還沒嚼完嘴中的食物便開口說話

「維塔給我吃完再說! 渣都噴出來了!」

「啊對不起。」

「我不是想書, 而是製造一本專屬我的書。」

「那是什麼意思啊?」 維塔還是不懂

沙瑪爾, 妳來解釋。」 瑪麗耶拉用食指按著自己的額頭, 一付很頭痛的樣子

「主人想說的是, 想要制作一個能控制還有管理魔力的道具, 也就相當於魔導具, 但是型態是書本的樣子。」

「啥? 那直接說要製作魔導具不就得了?」

「妳太天真了, 維塔!」 瑪麗耶拉指向維塔, 並且繼續說道

這個形態的意義可是很重要的。 書本所代表的就是 物理上持有記載”; 歷史, 故事, 理論, 等等, 全都以文字的方式存在每一頁上面。 不需要特殊的器材, 只要能夠解讀就得到相當的力量。 是一種很具有代表性的形態! 更重要的是, 還能無限增加內容呢! (除了頁數限制以外) 雖然萬物也都有記憶, 但不是人人都有Psychometry的能力啊。」

「不就是本書嘛

「蠢才!」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十字錫仗拿出, 敲在維塔的頭頂上

「痛! 好痛啊, 師傅!」 維塔邊抱著被打的部位邊說著

「閉嘴! 妳還不夠成熟!」

 

就在瑪麗耶拉與維塔在餐桌開始爭論時, 希格諾手握著盛有咖啡的馬克杯, 靜靜地看著她們兩人, 嘴角也不知不覺地微笑了起來。

 

「希格諾?」

「是, 主人?」

「有什麼好笑的?」

「啊 在下在笑嗎?」

算了。 總之, 今天妳還有維塔要去幫我買製作魔導書用的材料就對了。」

「那沙瑪爾呢?」 維塔問

「我自然有其他的事要讓她做, 吃完早餐後就出發吧。」

「是。」

 

 

「路上小心喔。」 沙瑪爾笑容滿面地目送希格諾, 維塔以及札斐拉。

 

在確認他們三個都已經離開旅館後, 沙瑪爾的表情180度轉變成非常嚴肅的模樣。

 

「果然有動作了嗎?」

「是的, 主人。 雖然目前他們還掌握不到我們的實體與行蹤, 但是這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時空管理局 瑪麗耶拉眉目深鎖著

 

重組世界, 對瑪麗耶拉而言並不是很困難的事, 可是對時空進行干涉是非常重的罪。 雖然瑪麗耶拉對情報的篡改一直都非常小心, 盡量做到不留痕跡, 但是上次下手的可是魔法與科技都發達的世界, 人們多少還是察覺到了現實中的不協調感。

 

時空管理局是為了管理以及保護各時空而成立的機關, 雖然有許多世界不知道這機關的存在, 但是也是一樣被管理著。

 

對於瑪麗耶拉這種行為, 時空管理局當然不能默不作聲, 因為改變了時空原本應有的模樣非常有可能引起可怕的連鎖反應。 也就是說, 所有的時空雖然都是獨立的個體, 但其實互相還是有所牽制。

 

「不過, 他們還不知道我們是誰, 這點是很幸運的。 只要暫時不使用魔力的話, 應該是不會被發現。」

「所以您才想要製作魔導書?」

「沒錯, 這本魔導書並不只是單純將我的知識收錄進去而已, 而將如同我的分身一般。 雖然力量會與自己相同, 但是差別就在於它無法成長。」

「真是高招, 這麼一來不但可以混淆時空管理局的視聽, 還可以繼續進行我們的旅程。」

「不過, 還存在一個問題。」

「?」

「控制這本魔導書所需要的靈魂必須具備與我相當的魔力或是波動, 不然會出現反嚥的現象。 不過說真的, 我也不是很有把握能駕馭它。」

「您指的是難到?」

「沒錯, 會跟 念動之核侵蝕症的病人相同。」

一聽到這個症狀的名稱, 沙瑪爾的表情暗淡了下來, 房間的氣氛也因為安靜而顯得緊繃

「請問您說的 無法駕馭是什麼意思? 這本書不是應該與您的魔力波動相近嗎? 為什麼又說無法控制呢?」

「這點妳應該也很清楚吧, 沙瑪爾?」 瑪麗耶拉正視著沙瑪爾, 眼神平靜有如一位慈祥的老人一般

「那是不, 主人, 您絕不會

「沙瑪爾!」

 

瑪麗耶拉打斷沙瑪爾的話。

 

「請務必替我保密那孩子如果知道的話, 可能會恨我呢。」

 

瑪麗耶拉雖然是笑著, 但是沙瑪爾只感到內疚。

 

「是的, 主人屬下一定會遵從您的命令。」

「沙瑪爾, 這不是命令。 這是我以名為瑪麗耶拉的女孩的身份向朋友提出的一個請求。」

「好的, 瑪麗耶拉小姐。」

 

沙瑪爾握著瑪麗耶拉的雙手, 靠在自己的額頭上, 心中除了愧疚以外沒有其他的想法; 身為醫師卻對瑪麗耶拉的病束手無策。

瑪麗耶拉為了得到能改變整個次元的力量而改造了自己的身體, 儘管肉體無論過了多久都不會老化, 但是靈魂卻還是會不斷地消減。

長久以來, 瑪麗耶拉的力量一直都在增加, 但是一次能增加的層次已經出現了明顯的衰退。 魔力比精神力還強大的話就會出現反嚥現像, 所以瑪麗耶拉一直都很注意自己的狀況。 這種情形持續下去的話, 不久之後就會出現魔力衰退的現象。

 

這次想要製作魔導書的兩個理由, 其中一個就是之前所提到的 混淆時空管理局的視聽 而另外一個就是希望能藉由不老不死的程式來完全自己可能無法實現的願望。

只要有人能繼承這本魔導書, 願望就能被繼續執行下去, 直到達到目的為止。

其實, 還存在著 第三個理由”… 但是這個理由瑪麗耶拉並不打算說出來。

 

「呵呵 瑪麗耶拉慢步走向窗口, 望著風景

「我很自私吧?」

「不, 主人, 不是這樣的。」

「至今我所做的一切, 都只是順著我個人的想法行動, 對於他人, 我完全沒想過, 也不願意去想。」 瑪麗耶拉依然背對著沙瑪爾, 繼續說道

「我也知道, 自己並非世界上遭遇最悲慘的人。 但是我最不能原諒的是不能靠自己的雙腳行走, 只希望得到救贖的人。」

「主人

「這個世界真是渾濁, 令人厭惡所以, 我才希望能夠改變它。 不過目前的情況已經不允許我的力量已經不能再增加了。」

 

瑪麗耶拉嘆了一口氣

 

「我也是無法擺脫這個枷鎖嗎 這個名為 死亡的枷鎖?」

 

一滴水打在窗戶上, 接著, 更多的水滴開始從天而降, 打在建築物的表面上。

雨, 越下越大。

 

「靈魂是什麼? 生命是什麼? 死亡是什麼? 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

 

瑪麗耶拉自言自語地不斷重覆這些問題, 沙瑪爾也只能默默的看著, 無法幫助, 也無法解答。

沙瑪爾慢慢走向前, 雙手從後輕輕圍繞在瑪麗耶拉的肩膀上。

 

「就算不知道答案, 也沒關係請不要自己一個人承擔所有的一切。」

 

瑪麗耶拉漸漸地將眼睛閉上, 感覺著從沙瑪爾身上傳達過去的體溫, 氣息, 心跳聲。

 

「主人您已經很努力了, 就算無法實現願望, 或是放棄, 我想也不會有人責怪您。 至少, 我, 希格諾, 維塔, 還有札斐拉都會一直陪伴在您的身邊。 所以請不要再勉強自己了

「沙瑪爾可以讓我靠一下嗎?」

「當然。」

 

瑪麗耶拉轉身, 靠在沙瑪爾的懷裡, 閉著眼睛, 只希望此刻能一直維持下去。 那是已經非常久違的感覺, 對母親撒嬌的感覺。

此時瑪麗耶拉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收希格諾等人為使魔。 並不是真的需要使魔, 而是希望有人能成為自己心靈的寄託; 希望有人能安撫自己不安的情緒; 希望有人能代替自己的母親, 成為避風港

 

「我們回來囉!」

 

正門被地一聲打開, 那是購物完回到房間的維塔一行人。

 

「主人, 您要的東西都在這裡。」 希格諾提起了一個大袋子

「主人?」

 

原本窩在沙瑪爾懷裡的瑪麗耶拉, 現在突然坐在窗口上, 將臉面向外, 有如在看風景一般; 沙瑪爾則站在原地, 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 當然雙手還是保持圍繞著瑪麗耶拉的樣子。

 

「沙瑪爾, 妳在做什麼啊? 手擺得好奇怪。」 維塔好奇地問道

「啊, 我在活動活動肩膀罷了, 呵呵

「是嗎?」

「維塔

「是, 師傅?」

「下次

「是?」

「進房間之前要給我先敲門, 知道了嗎?」

「喔。」

 

雖然瑪麗耶拉很想再將十字錫仗拿出來狠狠地敲在維塔頭上, 但自己已經非常地不好意思了, 如果被追問剛才的情形的話那可真的會令瑪麗耶拉更感到害羞。

不過回想了一下, 剛才的情況實在很可笑, 連自己都不禁也微笑了起來。

 

「師傅? 您在笑什麼啊?」 維塔一聲不響地出現在瑪麗耶拉身邊, 凝視著瑪麗耶拉刻意藏起來的表情。

「維 語氣中帶著殺意

「師師傅???」

「你真的是皮在癢了喔!」

「師師傅? 我做錯了什麼嗎?」

「囉唆! 看我怎麼整你!」

「哇啊啊啊啊啊~!!!為什麼?!」

「別跑!」

 

維塔與瑪麗耶拉又開始玩起捉迷藏。

 

 

──一個月後——

 

「完成了!」

 

瑪麗耶拉握著一本又大又厚, 書皮由咖啡色皮革包裝, 鑲有金色條紋, 正中央有個金十字裝飾的書本, 那是剛剛完成的魔導書。

 

「恭喜您, 主人。」

「辛苦您了, 主人。」

「不就是一本書嘛

「蠢才! 不要凡事都只看外表! 這本書可不單是智能法具, 我還做了一些小改變。」

「改變?」

「沒錯, 這將會是一本能夠自我進化的魔導具。 另外的就是一些保全裝置, 詳細情形我就不多作解釋了, 因為太麻煩。」

「自我進化? 這是個智能法具吧? 那麼是用誰的靈魂去融合的呢?」

「當然不可能是我自己的啦, 這次我嘗試用獨立AI來充當智能中驅, 所以現在這本書可以說像是剛出生的嬰兒一般, 必須要吸取經驗與知識才行。 不過我已經將我自己大部份的知識都記載在這裡頭了, 所以現在只剩實戰經驗。」

「好麻煩喔

「想獲得就必須付出! 這將會是一本很強的全自動魔導書! 不過唯一的問題就是頁數只有666 不能大於這個數字。」

「請問頁數全都是寫滿的嗎?」

「不是。」

「那要如何填寫呢? 當然先否定用筆跟墨水 沙瑪爾以半開玩笑的口氣問著

「問到重點了。 這本書的填充方法是 吸取。」

「吸取?」 三人異口同聲地問道

「沒錯, 就是介由吸收念動之核來儲存力量, 收取資料來增加自己的能力, 直到六百六十六頁全都填滿後才會發揮出真正的能力。」

「真正的能力? 還有, 為什麼要奪取他人的念動之核呢?」

「噓!」

 

就在解釋到一半時, 瑪麗耶拉突然要大家安靜下來。

 

「沙瑪爾。」 瑪麗耶拉對沙瑪爾使了一個眼色

「是的, 主人, 就如同您所預料的一樣。」

「怎麼了啊?」 維塔一臉狐疑

「被包圍了。」 希格諾握著未出鞘的劍

 

旅館被五十名左右的武裝士兵包圍著, 在星球軌道上有一艘飛船飄浮著, 那是時空管理局的戰艦。

一名身著藍色西裝外套, 純白西裝褲, 兩肩上各縫有一塊表示官階的金牌, 深紫色的頭髮梳成了傳統英國紳士型, 面似約才三十左右的男子坐在艦橋的船長座位上。 戴著純白手套的手撥弄了一下額頭前的少許瀏海, 男子望著轉撥現場的螢幕, 笑了一下後便站了起來, 準備發言。

 

「我是時空管理局, 吉爾傑(Gilger)號艦長, 亨爾•塞拉利斯 (Herm Sailiss) 請不要做任何無謂的抵抗, 接受拘捕。」

 

「大魚上鉤了。」 瑪麗耶拉暗地裡笑著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