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2 善者與罪人()

 

叮拎~~

瑪麗耶拉拉開了以玻璃彩繪裝飾的大門 走進了一家家庭式的餐廳 餐廳內部裝潢雖然稱不上華麗 但全是木製的桌椅還有牆壁在都市中別有另一番風味

 

歡迎光臨 請問是幾位呢?

不必了 我是來找人的。」

 

瑪麗耶拉往靠窗的座位走進 來到維塔 希格諾以及札斐拉的座位

不過入眼的不是兩個人外加一隻使魔 而是堆積成小山的盤子

 

主人。」

這是怎麼回事 希格諾? 瑪麗耶拉露皺起眉頭

 

希格諾將手指指向自己的對面 瑪麗耶拉也將視線轉過 只見到維塔正在將盤子上盛的食物給掃光 維塔似乎發現了瑪麗耶拉的來到 將頭抬了起來 嘴角還有些醬汁

 

師傅 你來啦?

把嘴巴給我擦乾淨再說話! 瑪麗耶拉一臉頭疼的模樣

。」 維塔拿起餐巾 抹了抹嘴角

那麼可以解釋一下嗎?

解釋什麼?

這堆。」 瑪麗耶拉指向盤子小山

這堆是盤子啊 怎麼了? 維塔一臉疑問

妳是真的裝傻還是假的裝瘋啊妳?!

主人 您的語句有明顯的不協調感。」

閉嘴!

。」

 

瑪麗耶拉深呼吸了幾口 重整了一下姿態 眼神再次回到維塔身上

 

所•以•我•說• 這堆如山高的盤子是怎麼一回事?

都是吃完的啊。」

誰吃的?

我啊。」

?! 瑪麗耶拉很想直接大罵別開玩笑了!” 但是看到維塔那天真無邪的模樣實在是也生氣不起來

主人 維塔小姐確實一個人將眼前的所有的食物全都吃下去了。」

希格諾 我可不記得有給妳開無聊玩笑的設定。」

確實沒有 主人。」

 

看著希格諾那認真的表情 加上維塔天真的樣子 瑪麗耶拉開始認真地思考起來了 算了一下食物的容量 再回頭看看維塔那纖細的腰 無論怎麼計算都還是得不出一個合理的答案

 

人體可真奧妙啊 瑪麗耶拉也只能無力地這麼說了

算了 這先擺在一邊 我要妳買的材料都買齊了嗎?

是的 主人 都在這裡。」 希格諾將一個大袋子拿給瑪麗耶拉

很好 不過還要再跑一趟 這次是要買改造用的零件。」

改造?

以妳們的能力 長時間單獨面對群體的戰鬥並不有利 所以我打算將你們的法具都改造成能擁有瞬間爆發力 這麼一來就能發揮出比自己還要高等級的能力。」

了解了 主人 不過 在下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在下並不是對主人的想法有遲疑。」

因為不久後可能就要大幹一場了。」

 

瑪麗耶拉的眼神非常堅定 希格諾也默默地接受了

 

打架? 跟誰啊 師傅?

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還有我可沒多餘的錢付你點的這堆東西喔。」

咦咦咦?! 可是可是明明就是師傅您說去那邊點個東西等我吧 我可能會需要一點時間的啊!

妳就留下來洗盤子吧。」

哇啊啊啊! 師傅 不要丟下我啊! 維塔淚眼汪汪地抓著瑪麗耶拉的衣角不放

放開我啦! 這樣子很丟臉耶!

主人 請別戲弄維塔小姐了 維塔小姐很單純的。」

笑話搓破了就不好笑了啊 希格諾。」

真抱歉 主人。」

 

向來一本正經的主人居然也開起了玩笑 希格諾雖然感到少許訝異 但心中歡喜的成份還是居多的

 

去做準備吧 希格諾。」

是的 主人。」

 

瑪麗耶拉與希格諾準備離去 但是維塔還是低著頭坐在原地

 

維塔? 怎麼了 要走了啊。」

真的不會丟下我吧?

妳再不跟過來就真的會被留下來洗盤子了 而且

而且?

妳的下一個課題我也準備好了能通過的話 我就認可妳是能獨當一面的魔導師。」

獨當一面…? 不要拋棄我啊 師傅!

妳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在說些什麼啊…?

主人。」

有什麼事等一下再說 沒看見我現在正在忙嗎?

在下知道 主人 只是

只是什麼?

 

瑪麗耶拉將視線從維塔身上移開後才發現整個餐廳的人都在看著自己與維塔拉扯的模樣

後來 瑪麗耶拉花了兩個小時才終於安撫了維塔

 

 

────────

 

在陰暗的房間裡 一位女性慢步走向門口 順手將掛在門口附近的咖啡色的大衣披上 深呼吸了一口

 

就快了

 

今晚也是不安寧的一夜 一名兇惡的搶匪闖入珠寶店 掃射一番 一把抓地將大部份的手飾以及寶石全都奪走後便逃離了現場 傷者五名 死者兩名

為了避開警察的耳目 搶匪躲到了海港的倉庫中

就在確認自己已經暫時安全 準備一窺戰利品時 一隻不屬於自己的左手從胸口前竄出 紫色的念動之核逐漸縮小 消失 緊接著便是一名手握大刀的風衣人出現

風衣人將看似沉重的大刀單手舉起 準備從上直劈而下 但是這次的搶匪比較頑強 勉強躲開了大刀 風衣人的臂力似乎不小 被閃過的大刀切入了水泥地板約五公分左右的深度 然後又有如羽毛般地拔出 準備再次砍向搶匪

這次是橫劈 由於念動之核被奪走 意識早已模糊不輕 要再次閃過幾乎不可能搶匪緊閉雙眼 咬緊牙關 做了會被殺的覺悟

 

!

 

刀刃撕裂空氣的聲音停住了 搶匪沒感覺到任何的疼痛或是被砍成兩半的感覺 提起勇氣睜開眼睛 只見刀刃在離脖子約兩公分的距離停下來了 仔細一瞧 咖啡色的風衣人身上被許多灰白色的綁鎖給困住 動彈不得

搶匪很慶幸自己活了下來 但是下一秒便是一大批警察衝入現場將兩人同時逮捕

搶匪連人帶搶奪物一並先被押走 剩下5名武裝的警察圍繞在風衣人周圍

 

為了找到你可真花費了我們不少精神啊 我該怎麼稱呼你呢連續殺人犯先生?

 

看似長官的武裝警察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 但是風衣人依然保持著沉默

 

不想回答? 沒關係 反正我也不急 我們回局裡慢慢聊也成。」

 

風衣人還是不發一語 長官也感到自討沒趣 甚至有少許被看扁了的感覺 瞄了一瞄風衣人的全身 感到有些不協調

 

這是Astral Bind沒錯吧?

是的 長官。」

照理說應該會強制將補獲的對象身上一切加強跟變身魔法都解除才對吧?

是這樣沒錯 長官。」

可是我無論怎麼看連續殺人犯先生似乎沒有什麼變化。」

那麼這就代表對方沒有使用任何輔助魔法 長官。」

還用得著你替我解釋嗎, 笨蛋! 算了 來看看咱們連續殺人犯先生的廬山真面目吧。」

 

風衣人的帽子被掀開 露出一頭金色的頭髮 長官仔細地觀察了風衣人的臉 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又露出驚訝的表情

 

你不是既然你在以這副模樣出現在這裡 那麼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與她有關了。」

 

長官邊說邊笑著

 

哈哈哈! 這年頭任何事都不會令人感到奇怪了!

 

 

外觀簡單但又不失華麗的白色大廈 在夜晚中有如發出螢光的白色巨塔一般 這是一棟高級住宅區的公寓 四周有佈滿了許多嫩綠色的草皮 行人走道兩旁也種滿了大樹 搭配著設計新潮又不失雅致的街燈使得就連夜晚在附近散步時也會令人感到心情愉快與放鬆 但是今晚不同

原本經由油綠樹葉反射出來的淡白街燈被藍與紅的強光給蓋過; 舒服的風聲也被警笛給擾亂

 

一組武裝警察衝入了高級住宅區的公寓 過沒多久就將一個人給押了出來

被逮捕的人沒有絲毫抵抗的行為 咖啡色大衣將頭蓋住以免眾人與媒體辨識出嫌犯的容貌 但是經由服裝打扮以及身材 可以判斷出那是一位女性

女性嫌犯在警員的領導下 默默地上了警車 順利地結束了這次的逮捕

任務完成 警員們也都撤離了現場 除了留在地上的一些輪胎痕跡以外 一切又都回復到那平靜的狀態 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

 

────────

 

 

瑪麗耶拉帶著維塔來到一棟白色半球體的巨大建築物 雖說是白色 但其實外表全是由透明玻璃所構成的 建築物的守備很森嚴 幾乎每一個出入口都有警衛看守著

 

師傅 這是哪裡啊? 維塔好奇地問道

進去後妳就知道了。」

 

維塔左顧右盼 一臉不安的樣子 又再問

希格諾呢…? 還有札斐拉呢…?

我叫他們在別的地方待命 今天我刻意要你單獨跟我來的。」

這是什麼意思啊 師傅?

跟著來就對了。」 瑪麗耶拉的語氣還是一成不變

師傅。」

 

兩人走到門口後立刻就被兩名看守的警衛給攔住

 

請等一下 兩位小姐 請問妳們兩位是來做什麼的? 警衛雖然嚴肅 但是語氣不失禮貌

我們是來觀望的。」

觀望?

是的。」

請別開玩笑了 小姐 我幹這一行這麼久可還是第一次聽到讓小孩子來觀看死囚被執行死刑的。」

 

維塔可是嚇了一大跳 她完全沒有想到過瑪麗耶拉刻意與她單獨來這棟建築物是為了這種事

看著警衛 瑪麗耶拉微微地笑著拿出了兩張ID 警衛們看了卡片之後 臉上露出了很驚訝又摸不著頭的表情

 

請問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請通過

 

警衛們讓出了通道 瑪麗耶拉抓著還精神恍惚的維塔走進了建築物

沒錯 這棟幾乎完全以透明材質所建造的建築物便是行刑場 透明也就代表著絲毫不隱藏 這是這個國家為了警惕人們有關犯罪下場的策略之一 雖然行刑過程也會經由電視台轉撥 但是親身在離事發現場只隔了一面玻璃所給人的震撼感可是完完全全地不同

觀賞團的每一個人都是經由挑選才能坐在刑場內 其中有律師 也有高官等等這類的人 也就是說能進去的幾乎都是些大人物

被選中的觀賞者們每個人的心理也都很不相同, 有的是為了親眼目賭制裁實行的那一瞬間; 有的只是單純抱著看秀的心情; 有的是為了滿足自己殺戮欲望但又不肯弄髒自己的手; 有的因為已經看膩了而毫無感覺; 有的非常好奇; 也有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而忐忑不安.

 

通過許多檢查關卡 瑪麗耶拉與維塔終於來到建築物的正中心 也就是執行死刑的行刑場 行刑場正中央擺了一個與地球古歐相同的斷頭台 雖然這種死刑法很古老 但也是最能確保死亡的方式 電椅 注射毒藥或是絞首刑等等 在一個魔法科技發達的世界裡是沒有效率的

 

瑪麗耶拉與維塔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但是維塔低著頭 雙手緊握著大腿上的裙子顫抖著 雖然在故鄉的事件裡殺了許多傷害自己的人 但是那是在情緒爆發 頭腦一片空白的情況下 這次可以說是維塔第一次即將真正面對他人的死亡

 

維塔。」

「是! 維塔像受了驚嚇的小貓一般, 突然跳了一下

「放輕鬆一點。」

「是

 

瑪麗耶拉看著怎麼也鎮定不下來的維塔, 語氣一成不變地繼續說著

 

「維塔, 妳知道為什麼我會帶你來這裡嗎?

「不不知道, 師傅

 

瑪麗耶拉將手伸向維塔, 手中似乎握著某種東西。

放到維塔的手心後, 維塔一看才發覺那是一個掛著小鐵鎚形狀吊飾的項鍊。

 

「這是?

「瑪雅, 改造完畢了, 不過能不能發動就要看妳了。」

「這是什麼意思, 師傅?

 

就在維塔還想繼續追問下去時, 巨響的鐘聲宣佈死刑即將開始。

 

首先是執行官的宣言, 之後便是法官以及相關作業人員的登場, 最後才是死囚。

死囚被兩名人員帶上了刑台, 那散發優雅氣質的面容以及亮麗的短金髮一下子就被維塔給認了出來。

 

「師師傅, 那是…! 維塔因為死囚的身份而驚訝到口吃, 但是瑪麗耶拉卻一臉毫無改變。

 

「沙瑪爾•布藍萊斯特小姐, 因奪取他人念動之核, 進行相關手術, 數十起一級謀殺以及侵佔他人人權等罪行, 在此宣判死刑。 請問妳在最後還有有任何話想要說的嗎?

並沒有不過我有一個問題。」 沙瑪爾非的語言顯得異常平靜, 完全不像是即將面對死亡的人的感覺

「請說。」

「請問我所做的事都是犯罪嗎?

「當然是。」

「為什麼?

「有關念動之核的任何行為都是被禁止的, 這一點我想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 為了奪取念動之核而殺害了數十人, 並且還操縱法蘭西•史帝恩特的驅體去進行殺戮; 應當已經埋葬的人卻被你當傀儡使用, 而且還令對方強行活著, 只要人是活著的那你這就是侵犯人權的行為。」

 

沙瑪爾聽了法官的解釋後, 吐了一口氣便笑了起來。

 

「這就是您的答覆嗎法官大人? 確實, 以法律角度來判斷的話, 我是個罪無可赦的人。」

 

沙瑪爾似乎話中有話, 但是也沒有想要為自己的行為辯解的打算。

 

「沙瑪爾•布藍萊斯特小姐, 你想說的就是這些嗎?

「是的。」

「準備行刑!

 

被押到斷頭台的沙瑪爾, 在被銬上綁鎖前, 對在玻璃的另一面的瑪麗耶拉使了一個眼色, 瑪麗耶拉也微微地頷首。 見到瑪麗耶拉的回覆, 沙瑪爾也以微笑回報。

 

斷頭台的機關很單純, 只要一按下按鈕後, 懸掛在半空的沉重巨刃便會直劈而下, 將死囚身首異處。 但是按鈕卻有五個, 其中只有一個是真的, 分別由五個人同時按下, 這麼一來就不知道是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劊子手。

 

「倒數開始!

 

數到十秒後再同一時間按下按鈕是慣例。 這十秒對維塔而言, 是最慢長, 也是最厭惡的十秒。

 

維塔一直低著頭, 瑪麗耶拉也還是面無表情變化地看的即將被斬首的沙瑪爾。

 

「五!

 

倒數已到五秒時, 維塔出聲了, 雖然細到有如螞蟻一般, 但是瑪麗耶拉聽得很清楚。

 

『請不要殺她求求你!

 

就在維塔在心裡吶喊的同時, 五個按鈕同時被按下, 沉重的巨刃被解開, 劃破空氣, 在不到半秒鐘的時間內落地, 將沙瑪爾的頭給硬生生地砍了下來。

看著那金髮的頭落入麻袋中, 維塔傻住了, 瞳孔縮小到有如針孔一般, 身體也僵硬地站立著。

 

「被斬了呢。」 瑪麗耶拉還是沒任何變化地說著, 並且對維塔瞄了一眼

「走吧, 維塔。」 瑪麗耶拉站了起來, 準備走向門口時感覺到了一陣震動, 那是維塔的魔力波動。

「為什麼為什麼醫生要死?

「因為法律是這麼規定的。」

「為什麼法律會這麼規定?

「因為人是這麼規定的。」

「人…?

「沒錯, 維塔, 人自創了道德觀, 所以制定了法律。」

所以, 醫師就必須死? 維塔緊握著拳頭

「是的, 因為她觸犯的法太多了。」

「那被醫生拯救的人呢?

「功不可抵過, 這並不是交易。」

「就是因為這種事所以醫生必須死?

「是的。」

「就是因為人這麼說, 所以醫生必須死?

「沒錯。」

「我不認同我絕對不會認同就是因為是人們說的, 所以醫生必須死? 札斐拉也被打死, 我也必須被殺死嗎?

「就是如此。」

「都是一樣的這些人跟那些人都是一樣的

 

維塔身上的紅光越來越強, 魔力波動也強到引起強烈的震動, 在觀賞席的人們紛紛向出口奔去, 武裝守衛們也衝了進來準備壓制維塔。

 

維塔將新得到的法具擺在自己的面前, 開始說著

「瑪雅, 妳曾經說過妳有兩個願望, 一個是永遠地守護我, 而另一個是制裁罪人。」

Ja。」

「那麼, 如果只是對我而言的罪惡, 妳也會制裁嗎?

Ja Ich folge Ihrem Willen (我會跟隨妳的意識)

「謝謝妳 維塔將法具溫柔地靠在胸前

「妳的名字不再是瑪雅。 鋼鐵般地意識, 能夠制裁一切罪惡的伯爵, 從今天起, 妳將是 Graf Eisen!

Verstanden mein Meister

 

就在維塔命名完新的法具後, 項鍊便解除了封印, 化為一把長把手, 紅與銀色相間的鐵鎚。

 

「嘶吼吧! 將這所有的一切都毀滅!

 

維塔將鐵鎚高舉並且直擊手中剛剛形成的能量球

 

Eisen Geheul!

 

強烈的光以及巨大的響聲所刮起的波動風暴, 其威力有如一顆強力炸彈一般, 將行刑場由內到外所有的窗戶與門都破壞殆盡。

 

在瓦礫中, 維塔因一次爆發了龐大的魔力而不停地喘著, 周圍的人也都有的因為承受不了巨響而被活活地震死, 也有的只是失去意識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瑪麗耶拉則完全沒事, 將自己封在防護罩內。

防護罩解除後, 瑪麗耶拉走向維塔。

 

「呼 維塔一直喘著氣

「我帶你來這裡, 為的就是要知道你的決心是否足夠。 哪一方面的正義才是正確的, 必須要靠自己去判斷。 即使那對眾人而言是罪惡想跟隨著我的話, 就必須要有這種覺悟。」

「呼

「如果妳這點覺悟都沒有的話, 我真的會把妳給拋棄了。」

「呼嗚嗚

 

維塔鑽到瑪麗耶拉的懷裡, 開始哭了起來。 瑪麗耶拉也摸著維塔的頭, 試著安定她的情緒。

 

「妳並沒有做錯事, 維塔。」

 

維塔還是不停地哭, 對於死去的沙瑪爾, 對於這個充滿矛盾的世界, 年幼的心靈還是無法完全接受這些複雜的事, 唯一能做的, 就只有以淚水的方式來舒解自己的情緒。 那並不是傷心, 也決不是開心, 而是一種用語言無法表達的混亂。

 

「那麼接下來

 

 

──────

 

 

寬闊的空地, 瑪麗耶拉拿出了十字錫仗, 背部也展開了光翼, 地面上出現了巨大的魔法陣, 那是次元傳送的準備。

 

「準備好了嗎?

「是的, 我的主人。」

「好了, 師傅。」

「是的, 主人。」

 

這次多了一個人, 那是金短髮, 看似溫柔的大姐, 應該已經被斬首了的沙瑪爾。

得到新生命的沙瑪爾沒有任何改變, 脖子上也沒有被斬首過的傷痕。 不過可能是心理因素的關係, 外出衣還是會刻意挑高領的穿。

 

「我想再次感謝您, 瑪麗耶拉主人。」

「沒什麼, 我只是實現了我的預言而已。 之前在公園就已經說過了: ”我們會再見面的, 以另一種方式

「是的, 沒錯。」

「而且妳也答應把身體交給我了, 所以沒有什麼好謝的。」

「不, 我還是要感謝您讓我把剩餘的病人都安置好了才上路。」

「我說妳啊都賠上了性命, 復活後第一個關心的居然還是自己的病人們。 真是笨蛋啊。」

「是的, 不然怎麼會賠上了性命呢? 沙瑪爾笑著回答

「我也真奇怪, 淨找些笨蛋當跟班

「我聽說說自己屬下是笨蛋的上司自己也就是笨蛋喔。」 維塔突然插了這麼一句話

維塔

「是?

 

瑪麗耶拉突然跳到維塔身上, 拉扯著維塔的臉蛋

 

「妳好大的膽子啊, 敢這麼說我?

「嗚嗚嗚~! 七付偶下次勿敢了~! ( 師傅我下次不敢了)

「別以為我認同妳是魔導師了就可以這麼放肆。 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你呵呵呵

 

看著瑪麗耶拉與維塔拉拉扯扯的樣子, 希格諾嘴角微微地笑著。

 

「希格諾小姐, 妳不去阻止她們嗎?

「在主人沒下命令之前, 我與你是都不能介入的。 還有, 叫我希格諾就行了。」

「好的。 那麼你也稱呼我為沙瑪爾吧。」

 

希格諾, 沙瑪爾與札斐拉, 三人 (兩人加一隻) 就呆呆地站在一旁看著瑪麗耶拉與維塔的捉迷藏。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