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1 善者與罪人()

 

先進又繁華的都會夜晚依然光芒四射, 無數閃爍的燈光使得從天空望下的夜晚城市有如傳說中的財寶一般地美麗.

但無論表面上如何地美, 萬物始終還是有著相稱為對比的另一面.

 

「呼, , ,

 

全身包裹在黑色大衣裡的男子不斷地跑著, 穿梭過鬧市的人群, 來到一個暗巷.

 

「次元傳送!

 

在小巷裡, 男子手一揮, 腳底下出現了一個小魔法陣.

 

「給我站住!

 

一群上半身穿著灰色盔甲, 手持鑲有藍色圓球的金色手仗的人們正在後頭緊跟著.

 

「再見啦, 笨蛋! 男子嘴角一揚, 消失在眾人面前.

「可惡! 總部! 這裡是第五小隊! 嫌犯剛剛利用移動魔法逃走了! 照反應來看, 應該還在半徑十公里之內, 請向在範圍內的各巡邏隊提出搜尋指令!

 

在同一個地點的五十層樓大廈頂樓, 同樣的小魔法陣顯現, 黑衣男子實體化.

男子從高處往下望, 看到了警察們從他之前消失的地方散開, 往其他的地方奔去後, 心裡非常得意.

 

「笨蛋就是笨蛋, 居然沒看出那只是障眼法! 有誰會笨到真的跑掉讓你追的?

 

男子將左手伸進衣服內, 取出一個金邊鑲有一塊拇指般大小的紫寶石項鍊.

 

「呵呵呵得來全不費功夫, Sabernth家族代代相傳的魔力石我就不客氣地收下啦!

 

男子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將眼光從盜來的項鍊轉移到自己的胸口前. 那是一隻成年人的左手臂.

貫穿自己胸膛的手並沒有沾血, 只是手掌上握著一顆閃爍著灰色光芒的球, 自己的念動之核.

 

「什什麼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灰色的念動之核極速縮小, 最後消失, 手也從貫穿出來的地方收了回去.

黑衣男子咬牙, 勉強從將要倒下去的姿式站了起來.

 

「呼是誰?! 男子用力大喊, 因為對於自己被偷襲而感到羞恥.

 

一個身影無生無息地出現在背後, 男子察覺到, 一轉頭, 見到了另一位將全身裹在咖啡色風衣中的人, 接著就是一片黑暗.

 

 

「果然還是有點不對勁我再回去確認一次.

「你還是這麼愛疑神疑鬼的啊, 傑爾.

「抱歉啊, 我就是這麼愛疑神疑鬼.

 

名為傑爾的警察踏入最初黑衣男子消失的巷子時, 忽然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他被入眼的景象給嚇到了.

黑衣男子的碎片分佈在牆上, 地上等等, 該小巷也被血染成了紅色. 簡直就是殘暴的分屍命案的現場. 被黑衣男子偷走的項鍊也染滿了血, 掉在地上.

 

風衣人還是站在高處, 手上握著一把染滿血的大鋼刀. 鋼刀寬約十寸, 長約一公尺半.

風衣人低下頭往血染的暗巷望去, 見到警察開始聚集在黑衣男子屍體墜落處後, 使出傳送魔法消失了.

 

 

在大都會裡, 一組人在街上漫步著. 帶頭的是一位銀髮飄逸, 右面臉被面具遮著, 一身白衣, 貌似十多歲的銀瞳小女孩. 跟在她身旁的是一位一頭將紅髮綁成兩綑馬尾, 一身紅衣, 約只有八到九歲, 不斷地東張西望的碧眼女孩. 跟在這兩位身後的分別是一位英氣凜凜, 綁著桃色馬尾的女子以及一頭額頭上鑲有綠寶石, 毛色為青色與白色相間的紅眸大狼.

 

「喔 紅色女孩為身邊沒見過的事物感到驚奇.

「維塔可不可以把嘴巴給我閉起來? 這樣子很丟臉耶. 白色女孩不耐煩地說著.

「可是, 可是, 瑪麗耶師傅! 沒想到鐵造的馬車居然能在天空上飛耶! 還有那些什麼雷射影像都跟實物一樣而且居然還有這麼多跟我們相同的人!

「夠了, 妳這個鄉巴佬

「主人, 維塔小姐是第一次見到魔法與科技開發的世界, 所以會如此反應是很正常的. 桃髮的女子說道

「希格諾, 妳好像最近話挺多的嘛.

「在下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還是說您不喜歡在下說話?

「隨便你們別忘了, 我們來此只是為了購買製作維塔法具用的材料而已. 等法具造好後就走人了.

 

維塔還是兩眼閃閃發光地看著四周, 希格諾也親切地為維塔解說.

 

「喂! 聽我說話啊妳們兩個!

 

兩人彷彿沒聽見, 瑪麗耶拉也懶得再說一次. 嘆了一口氣, 轉頭看著大狼, 札斐拉.

 

「嗯能在短時間內就適應了役使魔, 我的眼光果然沒錯. 只不過

 

瑪麗耶拉蹲在大狼面前.

 

「為什麼你到現在還是不會說人話呢?

 

大狼還是一動也不動地看著瑪麗耶拉. 兩者互相大眼瞪小眼.

 

「算了會去思考這種問題的我也真無聊果然是太無聊了嗎…?

 

獨自在各次元遊走”, 找尋能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完美世界所欠缺的拼圖塊的瑪麗耶拉, 長久以來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 無論到什麼地方, 遇到什麼事, 都不會有感情的伏動, 一切都以真理為基礎, “計算為方式去看待.

但在遇到希格諾還有維塔後, 自己的言行開始有了改變, 開始流露出了那被自己封閉已久的感情成份.

雖然反對不合理的事物, 但是對於目前的狀況並不討厭.

 

「這算幸福嗎…? 未免也太簡單了吧 瑪麗耶拉自言自語地否定腦海所閃過的想法.

「那為什麼…? 為什麼我當初會收希格諾為役使魔? 看著札斐拉, 少女開始思考許久以來對自己的疑問

 

『因為她也仇恨這個世界? 不對, 與她有相同想法的人太多了.

『因為看上了她的能力? 不完全正確, 我自己本身的能力就已經夠大了.

『因為需要役使魔? 不完全正確, 過去就算沒有役使魔日子也是照過.

『因為厭倦了孤獨? 否定的, 這不合理, 單獨或是結群對我而言根本沒差.

『因為我們的味道相近? 這個答案充滿太多感情成份了, 不理性.

『因為 越是去思考, 疑問反而越多

 

『不都不對, 應該是更根本的因素

 

瑪麗耶拉深思著, 收留維塔的原因非常單純, 只因為是與自己非常相像的人而已. 那希格諾呢? 無論怎麼想都還是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種問題對世界運轉方面是芝麻小事, 就算不去思考也無所謂, 但是對這位幾乎無所不知, 無所不曉, 與真理非常接近的少女而言可是頭一次遇到的不解之謎.

 

『到底為什麼?

 

~~~~~ 啪啦!

 

一聲巨響從背後傳來, 打斷了少女的思考. 瑪麗耶拉將頭慢慢轉向聲音來源, 看到了兩台車互相撞在一起的畫面.

 

「喔, 是車禍.

「哇! 兩台鐵馬車撞在一起了!

「維塔那叫作磁浮車, 磁•浮•車!

 

人們紛紛聚集在車禍現場, 傷患被拉出車外.

一名男子察看了一下傷勢.

 

「請問這裡有沒有醫生啊?! 這位先生的狀態看起來很危急, 可能稱不到救護車來到!

 

人們互相問道, 想看看附近有沒有醫生之類的人.

 

「師傅! 維塔急忙向瑪麗耶拉要求

「不要, 跟我無關, 為什麼我要救他? 而且我討厭人多的地方. 瑪麗耶拉很乾脆地拒絕了

「您想要見死不救嗎?

「是又怎麼樣? 畢竟我們來此的目的本來就不是為了插手這種小事.

「那, 如果是利用我的魔力去救呢? 就跟你救了札斐拉的時候一樣.

 

維塔兩眼水汪汪地向瑪麗耶拉懇求, 看到維塔這副模樣, 瑪麗耶拉可傷透腦筋了.

瑪麗耶拉嘆了一口長氣後, 將雙手盤在胸前, 擺出說教的樣子.

 

我說維塔啊心軟可不是件好事. 就算妳現在救得了一個人, 但是妳永遠不可能救得了所有的人.

「但是但是

「妳還沒有在那個世界得到教訓嗎? 想想那些人是怎麼對待你的.

 

維塔沒辦法反駁, 自己過去不知救助了多少流浪漢與受傷的人, 但在自己受到不平的待遇時卻沒有半個人肯站出來維護她, 除了同是被同類拋棄的札斐拉以外. 瑪亞也是一直為他人付出, 但最後卻落得悽慘的下場. 儘管如此, 維塔還是很想救在自己面前受苦的人.

希格諾見到低著頭, 快要哭出來, 手緊緊握著融有瑪亞靈魂的珠子的維塔, 打算勸說主人就此打住.

 

「主人, 您這話會不會太

「閉嘴, 希格諾.

 

瑪麗耶拉完全不給希格諾說完句子的機會, 對於命令, 希格諾的服從是絕對的.

 

「是的, 我的主人.

「所以, 走吧.

 

就在瑪麗耶拉要將維塔拉走時, 人群突然安靜了下來. 一名金髮披肩, 一身淡綠裝, 面容非常成熟美麗, 氣質高雅有如音樂老師的成年女子走向車禍的傷患.

 

「是醫生, 是沙瑪爾醫生! 其中一位路人大喊

「嗯左肋骨斷了四根, 右肋骨兩根, 雙腳複雜性骨折, 肺部有輕微水腫現象外加腦震盪這還只是最明顯的症狀而已. 不能再拖了.

 

只是瞄了一眼, 名為沙瑪爾的女性居然就能說出約七成的傷勢.

沙瑪爾親了一下右手上食指與無名指帶的兩枚戒指, 兩枚戒指上分別各鑲有一個綠色還有藍色的菱形寶石. 再將左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前.

 

Klarer Wind, 拜託了.

Ja.

 

沙瑪爾將右手放在傷患的胸前, 傷患被一陣帶有灰色條紋的淡綠色的光芒給圍繞著.

 

「重新架構…20%....30%.....50%.... 沙瑪爾面露許些痛苦的表情.

60%.....75%.....90%....終了.

 

光芒消失, 沙瑪爾將右手從傷患身上移開, 滿頭大汗地坐在地上.

傷患睜開雙眼, 坐了起來, 摸索自己全身上下, 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原本應該已經重傷快死了的自己現在居然連一個疤痕都沒有. 轉頭一看, 見到了沙瑪爾.

 

「沙瑪爾醫生! 原來是您救了我, 真是太感謝您了, 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您! 被救的男子五體投地, 不停地磕頭以示感恩之意.

「不不必了我只是盡本份而已不過為了以防萬一, 最好還是去醫院做個檢察 沙瑪爾雖然因使用高等治療魔法而累得滿頭大汗, 但還是面帶微笑地將男子扶了起來.

「沙瑪爾醫生, 了不起!

「今天又看到您的英姿了!

 

眾人們為沙瑪爾歡呼, 但是有一個人卻一臉嚴肅, 瑪麗耶拉.

 

「那個女人

「師傅…?

 

瑪麗耶拉的眼睛直瞪著沙瑪爾, 並不是對她的做為有異議, 而是對現象感到可疑.

 

 

 

沙瑪爾在自動販賣機買了罐柳橙汁後便走到公園的長椅上仰坐下來休息.

 

~~~, 那是鼓掌的聲音.

 

「剛剛真是精彩啊.

 

沙瑪爾往聲音來源望去, 見到一位一頭銀色長髮, 右面臉有著面具的銀瞳女孩.

 

「謝謝誇獎.

「妳的名字是沙瑪爾吧? 我叫作瑪麗耶拉. 請多多指教. 請問我可以坐下嗎?

「請便.

 

瑪麗耶拉很不客氣地直接在右手邊的空位坐了下來, 學沙瑪爾一般仰靠在椅背上. 貼在椅背上的兩人, 望著晴朗的天空.

 

「沙瑪爾小姐, 我想請問一下, 剛才妳用的是治療魔法最高級的重建築法是吧?

「嗯是的.

「那不是很消耗魔力嗎?

「確實是對念動之核負擔很重的魔法, 但是剛剛那種情況下也沒辦法考慮這麼多了. 畢竟救人是最要緊的事.

「喔, 原來如此那您手上的是智能法具?

「是的, 這是分享我未婚夫靈魂的智能法具, Klarer Wind.

「喔, 原來如此不過就我看來, 這法具除了善常治療魔法以外, 似乎還有其他的功能比方說廣範圍情報操縱?

 

沙瑪爾的手抖了一下, 瑪麗耶拉也斜眼看著沙瑪爾.

 

「而且妳身上還有另一個東西當然, 在這裡拿出來的話會嚇死人的.

「你到底是誰…?

 

沙瑪爾回復正坐姿, 兩眼直瞪著瑪麗耶拉. 瑪麗耶拉還一副很悠閒的樣子, 絲毫不為所動.

 

「我只是一個在個時空間穿梭的旅人. 放心吧, 我不會把妳的秘密說出去的, 因為我本來就不喜歡干涉世界.

「那麼, 你想要什麼?

「答案.

「答案?

「我只是想知道, 妳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不惜利用奪來的念動之核來救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妳得到了什麼嗎? 或是應該說妳在找尋什麼?

 

瑪麗耶拉完全不保留任何話. 對於這位奇異女孩的直接, 沙瑪爾笑了笑.

 

「看來, 任何事都逃不過你的眼睛呢, 瑪麗耶拉小姐.

「妳過獎了. 我只是活得比妳久一點罷了.

「感覺得出來.

「果然很老氣嗎, 我給人的感覺…?

「不, , 一點也不會喔.

「那麼, 該說實話了吧?

「也是都被看穿了, 那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沙瑪爾伸了一個懶腰, 深呼吸了一下.

 

「其實我正在進行念動之核的轉移實驗.

「喔? 這可真有趣.

「不過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成功地移植一整個核, 最多只有三分之一而已.

「像剛剛那位傷者, 我猜也不到四分之一吧?

「嗯, 因為波動相差太多了, 所以相融性很差.

「呵呵妳也真是狡猾啊, 與念動之核改造相關的任何行為都是違法的, 而妳卻趁醫治患者時同時進行, 這麼一來魔力反應會混雜在一起, 也不容易被發現. 所有的人都可以說是妳的實驗白老鼠.

「是的, 就如妳所推測的.

「哈哈哈! 就某種方面而言, 妳比那些被殺掉的犯罪者還更恐怖呢!

「唉呀, 我會把這話當作誇獎收下的喔.

「那麼, 這麼做的目的是?

 

沙瑪爾將手中握著的果汁一口氣灌完, 嘆了一口氣.

 

「你應該知道念動之核侵蝕症?

「一千萬有魔法素質的人中就有一個人有可能得到, 極為稀有的不治之症. 症狀就有如名字一般, 精神被成長過於快速而無法控制的魔力侵蝕並且蓋過/消毀的現象.

「完全正解. 我就是為了找出治療這種病的方法才會想出念動之核移植手術.

「因為不能使用而乾脆移植一個不同的? 雖然妳不是第一個想到這個方法的人, 但是會做到如此地步的我想應該是前所未有而且, 雖說念動之核被剝奪走不會至命, 但是對精神上多少還是會造成傷害. 目前原因未明.

「是的, 就是因為未明, 沒有人敢輕易去嘗試相關的手術, 所以醫師公會也將其全面禁止. 但是這對於羅患此病的人而言非常不公平

 

沙瑪爾表情變的非常暗淡, 也將手中握的空罐給捏壞了.

 

「就是因為如此...

 

瑪麗耶拉看到沙瑪爾感情伏動變化如此地大, 就算不問詳情, 多少也能猜到. 那是失去了重要的東西的表情, 例如家人, 或是愛人

 

「是這樣啊那有必要去獵? 很多其他的生物也都有念動之核啊.

「這只是我的興趣而已.

「真是危險的一句話啊, 對一位醫生而言. 瑪麗耶拉笑了笑

「我只是非常厭惡罪犯而已.

 

這次的表情又完全地不同, 那是憤怒, 充滿仇恨的表情, 雙眼也有如爬蟲類一般地冰冷.

 

「既然他們身上有能利用的東西, 那就拿來幫助需要的人吧. 總比就這麼地浪費掉好.

「呵呵妳的過去可真複雜啊, 沙瑪爾小姐.

 

瑪麗耶拉從長椅上跳了起來.

 

「嘿咻~ 那麼, 我懂了. 不過, 沙瑪爾小姐.

「是的?

「對一位初次見面的人說了這麼多秘密, 妳一點都不擔心嗎? 假如我是警察派來的臥底怎麼辦?

 

聽到這句話, 沙瑪爾不但沒露出驚訝的表情, 反而還露出和藹可親的笑容.

 

「嘻嘻嘻

「笑什麼?

「不, 您想試探我嗎?

「喔? 此話怎講?

「如果您真的是警察的話那就太可疑了. 在那個面具下隱藏著的秘密; 瞳孔會是不自然的銀色的原因; 還有在不持有時空管理局所發配的特殊準許證的情況下穿梭各次元需要再說下去嗎?

 

想嚇人反而被嚇, 瑪麗耶拉摸了摸右臉上的面具.

嘆了一口氣, 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真是有你的, 沙瑪爾小姐. , 是醫生.

「能被長輩稱讚, 真是無上的光榮.

「我對你越來越有興趣了, 沙瑪爾醫生. 如何?

「是的?

「要跟我一起走嗎? 我想重新創造世界”, 同時你也能盡情地繼續你的實驗.

 

對於瑪麗耶拉的邀請, 沙瑪爾拒絕了.

 

「不, 強行改變世界是不能改變任何事的. 因為無論如何, 事物永遠不會完美, 修正了一個空缺必定會有另一個空缺產生. 等質交易法則是絕對的.

「這一點我當然知道, 但這也只限於現在的時空而已. 我的目的是完全重組這個時空, 必要的話, 重新創作一個新的時空來覆蓋過.

「呵呵難怪您會將自己改造成這樣, 畢竟這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不過, 就算如此, 我也還是不忍心放棄在這裡的病患們.

「為了一棵樹而放棄了森林, 你也太笨了吧?

「呵呵, 真抱歉, 我是個笨蛋. 無法想像也無法幫忙您的大志.

「算了, 我也不強迫你. 不過我有預感, 我們會再見面的, 以另一種方式.

「我會不抱期待地等著的.

 

白銀的少女露出溫柔的微笑後便轉身走出公園.

 

 

--警局總部

 

「這這是…? 看著數個螢幕的男子一臉驚訝

「不會有錯的, 這一定就是那個隱藏著的連續殺人犯! 另一位男子肯定地說著

「難怪一直以來都探測不到這傢伙. 看來這懷疑懷疑得有價值了

 

 兩位男子所望著的螢幕並沒有任何成形的畫面, 但是卻閃爍著許多不同顏色的光點, 光點代表著人的念動之核. 在畫面的一角確出現了一個有如污點般的霧塊, 那是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