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0 鋼鐵少女與迷惘的狼 ()

 

光球群四處亂鑽, 破壞沒有絲毫停頓的現象. 曾經是小鎮的地方, 現在已成了只有火海與血池的地獄.

 

「妳最後還是覺醒了. 披著一頭銀髮, 被白光圍繞, 右半面臉有著面具, 名為瑪麗耶拉的女孩說道

「覺…? 維塔抱著札菲拉的屍體, 雙眼望向瑪麗耶拉

「這就是魔法的力量, 這就是你與生俱來的能力.

「魔法與生俱來

「沒錯.

「魔法為什麼只有我…?

「魔法資質是天賦, 當你一出生時就已經決定好, 是沒辦法強求的能力.

「不過這可真諷刺啊 瑪麗耶拉嘆了一口氣, 繼續說道

「在完全沒有魔法科技的世界裡, 居然會出現一個擁有巨神資質的魔法師. 這也難怪人們會視妳為怪物.

「你

「嗯?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了吧…? 維塔低下頭

「是的.

「那為什麼為什麼不在那個時候告訴我?

「當時我也說過了, 我本來就不打算對這個世界進行干涉. 而且我也沒有告訴妳的義務.

 

五顆光球突然停止動作, 改變軌道, 往瑪麗耶拉飛去.

無論光球如何攻擊, 始終沒辦法打中瑪麗耶拉, 全被圍繞在瑪麗耶拉身上的白光給反彈回去.

 

「沒用的, 雖然魔力很強大, 但是妳現在就有如剛學會行走的嬰兒一樣, 對魔法的控制完全不熟悉.

 

維塔很不甘心, 對於自己的能力, 對於有可能避免的悲劇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只能抱著札菲拉的屍體傷心.

瑪麗耶拉走向維塔, 蹲了下來, 摸了摸札菲拉的額頭.

 

「維塔小妹跟著我吧.

 

聽到這句話, 維塔抬起頭來看著瑪麗耶拉.

 

這個世界是容忍不下妳這種存在的. 跟我一起走, 我能教授妳魔法的知識, 也能讓這匹狼復活過來.

「讓札菲拉復活…?

「嗯. 瑪麗耶拉指向希格諾

「身後這位大姐就是我的使役魔, 也是死過一次的人. 如果讓這匹狼成為妳的使役魔的話, 牠就能復活了, 不過牠的生命源將會是從妳的魔力源供給.

「沒關係札菲拉救了我, 就算是把我的性命分給他也無所謂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 那就是牠的身體被破壞得很嚴重, 要先修復. 所以在讓牠復活之前必須要使用大量的魔力進行治療. 妳有自信在治療完這匹狼後還有殘餘的魔力製作牠的靈魂嗎?

「主人. 希格諾突然插了進來

「什麼事?

「如果是由您來進行治療的話不是會更有效率嗎?

「自己的事要自己處理, 又不是我要收這匹狼為使役魔. 連這點賭注都不敢下的話, 那也沒資格活下去, 更別提得到幸福了!

 

瑪麗耶拉語氣顯得激動, 維塔也被嚇了一跳. 瑪麗耶拉轉回頭, 以剛毅的眼神看著維塔.

 

「妳的答案是什麼? 要治療這匹狼並且跟我走, 還是要繼續呆在這個排斥妳的世界?

「我我想救札菲拉.

「很好. 那麼, 因為需要的治療魔法屬於高等級, 要現在就教會妳也不可能, 所以我就使用你的魔力來進行修復. 製作靈魂比較簡單, 這我等一下會教妳.

 

瑪麗耶拉將右手伸出, 手掌擺在維塔的胸前.

 

「不要動, 可能感覺會有點不舒服, 忍耐一下吧.

 

維塔點頭, 做了心理準備.

 

「要開始了… Captura

 

瑪麗耶拉一口氣將整個右手貫穿維塔的胸部, 維塔沒有受傷, 只感覺到胸口像是被硬生生地撥開一般. 貫穿維塔, 出現在背後的手掌上面浮著一顆耀眼的紅色光球, 那便是維塔的魔力源, 核動之心.

 

 

「嗚

「忍著點. Reconstrucci曝 a gama completa

 

瑪麗耶拉的左手按在札菲拉的身上, 數道由白光圍繞的紅色的條紋從捧著核動之心的右手流向左手, 分佈在札菲拉身上.

維塔感到非常痛苦, 有如身體將被撕裂, 力量全被奪走一般, 但她還是強忍著.

紅色的光芒覆蓋了札菲拉, 過不了多久, 那不成形的皮囊回復成了大狼的模樣.

 

「再建築完成.

 

右手上的核動之心明顯地小了很多, 瑪麗耶拉將右手抽出. 希格諾將因為一次消耗太多力量, 感到頭昏眼花的維塔給扶住.

 

「現在我就教你如何製造人工靈魂. 瑪麗耶拉有如嚴厲的魔鬼教練一般, 完全不給維塔喘氣的時間.

「是 維塔靠著毅力, 勉強地將身子立直起來.

 

 

從領主的大宅內望出, 只見到小鎮的方向的天空是一片紅色的.

大宅內的傭人們全都聚集在三樓的窗口前, 看著那不可思意的景像.

 

「是鎮子的方向耶!

「這是怎麼一回事?

「該不會是失火了吧…?

「你們在看什麼熱鬧? 還不給我回去工作!

 

領主破口大罵, 傭人們紛紛離開窗口前, 跑回自己的崗位去. 就在大罵的同時, 正門地一聲被打開. 領主一聽到聲音, 走氣沖沖地走向二樓連街大廳堂的樓梯. 他看到的是一位白衣銀髮的小女孩正在由門口一步一步地走進大廳堂.

 

「是誰放這個無理之徒進來的? 守衛呢?!

「沒用的, 那群雜碎早就聽不到你的聲音了.

「什 領主將視線從小女孩身上移開後才發現, 大門前應有的守衛以及大廳堂的傭人們全都不見了.

「這群飯桶

「請不要誤會, 你的部下們並不是逃走, 而是被我分解成原子了而已.

「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來人啊! 把這個傢伙給我趕出去!

 

四名大漢撲向銀髮的小女孩, 但小女孩完全不在意. 使了一個眼色, 四名大漢在一瞬間各被困在一個泡泡裡. 小女孩將右手伸向前, 手掌打開.

 

「聽不懂是吧? 那就用看的吧.

 

小女孩將手掌一握, 困著四名大漢的四個泡泡就在一煞那間縮小消失了. 雖然只是一兩秒鐘的瞬間, 但是領主看到了那群大漢在泡泡縮小時, 因為空間狹窄而露出的痛苦表情.

在場的傭人們全都發出尖叫聲, 有的逃離了大宅; 有的躲進房間裡.

 

「你你也是惡魔嗎?!

 

領主恐懼地問著, 雖然也想逃跑但是雙腳卻有如被黏在地板上一般, 不聽使喚.

小女孩飛了起來, 漂浮在領主面前.

 

「稱呼我為惡魔也無所謂, 像你這種毫無存在價值的傢伙也沒資格知道我的名字. 放心, 我來此只要一樣東西, 得到後我就會走.

「你你想要什麼?

「那名名為瑪雅的女僕在哪裡?

「瑪瑪雅? 那個下人在地牢裡

「地牢怎麼走?

「後院有個木製小屋, 裡面地板上的門打開就是了

「很好.

 

白衣女孩走到後院的木屋前, 看了看.

 

「就是這裡吧.

 

將手輕輕一揮, 整個小木屋還有地牢的入口就有如龍捲風過境一般, 硬生生地被掃走, 碎片掉落在旁邊的花園上..

破壞小屋以及地牢的入口, 小女孩沿著樓梯走下, 來到一個簡陋的大空室. 空室約寬十公尺, 長二十公尺, 高三公尺左右. 石牆上每隔兩公尺就會有一個照明用的火把.

四周觀望一下, 牆上掛滿了皮鞭, 藤條, 鐵鏈, 手銬等等的拷刑用具. 在空室的右邊後角落有一個長寬高各兩公尺的鐵籠, 裡面躺著一位雙手被銬在背後, 已經奄奄一息, 衣衫破爛, 全身是傷, 下體流血, 一身白濁腥臭的液體, 被凌辱得很淒慘的女人.

 

「那群畜牲

 

小女孩咬牙切齒, 心中感到氣憤無比. 走向鐵籠, 將鐵籠破壞後跪在那女人身邊.

 

「妳就是瑪雅吧? 妳還聽得到嗎?

 

女人將雙眼慢慢睜開, 但是視線非常模糊, 因為將雙眼睜到半開已經是極限了.

 

「小小姐…? 瑪雅以微弱的聲音問道

「我不是你家的小姐, 但是維塔拜託我來帶你一起走. 我叫作瑪麗耶拉.

「是…?

「好聽的話我不會說. 也知道自己快不行了吧?

「嗯

「你沒有魔力資質, 所以我也不想收你為使役魔來救你. 不過看在維塔的份上, 我可以達成你最後的心願. 說吧.

「我希望能夠制罪人還有

「還有?

「永遠地保護

 

聽到這句話, 瑪麗耶拉皺起眉頭, 將手按在額頭上, 閉眼嘆了一口氣.

 

「哎為什麼我老是遇到像你們這樣的笨蛋? 難到你們就都不會為自己多著想嗎?

 

瑪麗耶拉露出一臉煩惱的樣子, 但是瑪雅微微地向她笑了. 看到瑪雅的微笑再加上所剩的時間也不多, 瑪麗耶拉也不打算再浪費時間下去.

 

「好吧, 看在你就算面臨死亡時的意志還是如此堅強, 我就將妳殘存的靈魂植入維塔的法器內好了. 這麼一來, 妳們就能永遠在一起, 雖然不是以人類的形態.

 

瑪雅雖然不太了解瑪麗耶拉在說些什麼, 但是懂得其中的意思.

 

「謝謝 這是瑪雅的最後一句話

「笨蛋你們這群笨蛋

 

 

瑪麗耶拉低著頭, 看著瑪雅的屍體, 滴下了眼淚. 因為同樣的悲劇又再次重現在自己的眼前; 那個她不願想起, 也不願回憶, 難熬的過去.

將左手張開, 一顆銀色的小球飄浮在手掌上.

 

「雖然還只是個不完全的試作品, 但是還是能讓靈魂附在上面, 成為智能法具的

 

瑪麗耶拉自言自語地說著, 將右手擺在瑪雅的身上, “吸出一顆網球般大小的淡藍光球.

 

Fusi曝

 

淡藍光球逐漸縮小, 銀色小球卻開始發光. 最後藍光球消失了.

 

「融合完成你不後悔吧, 瑪雅…?

Nein. 銀色小球回應了

 

 

在森林的另一端, 希格諾正在照顧著因為一次使用過多魔力而暈過去的維塔, 身旁坐得直直的便是被賦予新生命的札菲拉.

感覺到有人接近, 希格諾往身旁一望, 看到的是瑪麗耶拉.

 

「主人, 您回來了.

「嗯.

 

維塔漸漸睜開眼睛.

 

「抱歉, 吵醒你了嗎?

「不沒事的, 希格諾小姐

 

維塔將頭轉向瑪麗耶拉, 似乎在找尋些什麼.

 

「瑪雅呢…?

 

瑪麗耶拉不發一語, 將鑲有銀球的鍊子拿給維塔.

 

「在這裡

 

維塔接下銀球, 一臉狐疑.

 

「瑪雅的靈魂就在這法具裡. 抱歉, 我趕到時她的肉體已經死了

「是…? 瑪雅她

「這是她的遺言, 她希望能永遠保護妳, 所以我將她的靈魂融入法具內了.

 

維塔將銀球緊緊握在胸前.

 

「謝謝你, 瑪麗耶拉

「主人.

「什麼事?

「為什麼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問. 答案你也心知肚明吧?

是的, 主人.

「維塔小妹, 那個法具還是個未完成品, 所以還不能發動. 但是最低限度的對話功能還是能使用的.

「也就是說我能與瑪雅說話?

「嗯, 沒錯. 不過聲音當然不會像人類一樣. 當初這個法具是設定成男性, 沒想到現在卻灌入了一個女性靈魂要更改的話太麻煩了, 還有可能使靈魂受損.

「沒關係只要瑪雅還活著, 無論是如何的形態, 她始終是瑪雅.

「那麼我們出發吧. 希格諾你就抱著維塔小妹, 她現在應該連站立都有點困難.

「是的, 主人. 不過出發前在下還有一個疑問.

你今天怎麼特別多話啊, 希格諾? 說吧.

「主人您不打算重整這個世界嗎?

「沒這個必要. 因為這個世界沒有讓我出手的價值.

「這是您的真心話?

再囉唆?

「不敢.

「那, 我們出發吧.

 

瑪麗耶拉將一個小黑鐵色, 四個邊緣鑲有紅寶石的小十字架拿出, 小十字架化為一把長約兩公尺的長白銀十字錫杖, 十字的中心鑲有一顆透明的紅球. 同時背後展開了光翼, 腳下也出現一個直徑四公尺左右的, 以三角形為基礎的魔法陣.

 

『主人您真體貼. 希格諾以心電感應對瑪麗耶拉說

『你指的是什麼?

『修復那匹狼的身體時, 您也使用了自己的魔力吧? 這麼一來才能必免維塔小姐的魔力乾涸.

『還有那個法具, 您不是原本打算找到魔力資質高的人來當它的智能中驅嗎? 沒想到您居然會用來救一個普通人.

希格諾, 妳再囉唆我就把妳的語言系統給破壞掉

『如有得罪, 那還請您原諒在下. 希格諾對瑪麗耶拉笑了笑

「吵死了! 次元傳送!

Combeo

 

瑪麗耶拉一行人消失了.

 

過了幾天後, 國王因為沒收到該地區的定期報告, 便派了使者前往觀察.

使者在到達目的地後為眼前的景象感到驚訝, 原本是小鎮的地方成了火災後的廢區; 領主大宅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只剩下一個有如殞石墜落過般, 半球形凹陷下去, 直徑五百公尺左右的大坑. 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 附近無論是森林裡或是其他鄰近的村莊裡也都找不到該地區的生還者. 一切都有如一場夢一般, 消失得無影無蹤.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