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9 鋼鐵少女與迷惘的狼 ()

 

溫和的陽光, 令人從身體暖和到心; 碧藍晴朗的天空, 任何煩惱也都能拋之一去. 在一片青色的草原上, 一家三口正快樂地享受美食與大自然, 身旁還有著許多正在待命的傭人們.

一頭紅髮的小女孩正準備向自己的父母表演最近所學會的戲法.

 

『媽媽, 爸爸, 維塔給你們看一樣東西喔!

『喔? 會是什麼呢? 好期待呢!

 

小女孩將左手抬了起來, 食指指向一棵寬約一公尺的大樹.

忽然間, 小女孩的身體開始發出淡淡的紅色光芒, 一顆光球凝聚在左食指前.

 

『嘿!

 

小女孩輕聲地吆喝了一聲, 小鋼珠般大小的光球有如子彈般地從左食指前射了出去. 光球觸碰到大樹的那一瞬間產生了巨大的爆裂聲, 隨後緊接的是樹木倒下的聲音. 直徑約一公尺的大樹就這麼地從樹幹中被炸斷成兩半.

看到這不可思異的景象, 小女孩的父母與傭人們全都呆住了.

 

『如何? 維塔很厲害吧? 這個只有維塔做得到喔! 小女孩很沾沾自喜地說著

 

父親慢慢走向小女孩. 就在小女孩認為會被得到讚賞時, 一個耳光重重地打在那幼小的臉頰上. 小女孩因疼痛而大聲地哭了起來. 就在放聲大哭的同時, 父親的第二個耳光已經準備要打下去了.

母親因孩子的哭聲而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向小女孩跑了過去, 將她抱在懷裡, 替她承受下了地二個耳光.

 

『妳妳這個怪物!!!

 

這是小女孩在哭泣被抱在母親的懷裡時唯一所記得的一句話, 父親所說的一句話.

 

【都是我的錯

 

這也是小女孩最後一次見到的母親的身影.

 

 

瑪雅在窗口目送著維塔乘坐的馬車, 手緊緊抓著自己的胸口, 牙也咬得緊緊的, 因為她知道維塔定期被送去的地方實際上會受到如何的待遇. 自己的無力令瑪雅更恨自己. 雖然出生於窮人家, 自幼被賣到此大宅當女傭, 但與維塔的遭遇相比起來, 可說是幸福得多了.

就在瑪雅準備從窗口前離開時, 一個遠遠跟在馬車後, 青色的影子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

 

馬車穿過小林, 翻過幾個小丘, 來到了一個半徑不到四公里大的小鎮.

這個鎮雖然小, 但是商店, 鞋匠, 服飾店, 酒吧等等一應具全.

在這個小鎮的最北端有著一座以白石磚蓋造成, 有著圓頂的教堂. 教堂頂端有著一個大大的金色 T 字狀擺飾, 那是這個世界的一種宗教的標誌.

馬車行駛到教堂前停了下來, 傭人們將馬車門打開, 並且陪伴穿著一身紅色洋裝的維塔走進教堂裡.

教堂的大門一開, 入眼的是一個寬大又明亮空間, 以正中央的走道為主, 兩旁各有著許多並排的長椅, 最前端則有著一個演講臺, 就有如地球的教堂一般.

在走道的末端站著一位年約五十左右, 沒有頭髮也沒有鬍子, 身體輪廓有些肥胖, 身著有著少許金邊的白衣的神父.

 

「歡迎妳到來, 維塔小姐.

 

雖然神父面帶慈祥微笑地說著, 但是維塔卻將頭低下, 完全不發一語.

 

「神父, 這是這次 壓抑儀式的費用. 其中一位傭人拿出了一小袋錢幣遞給神父.

「哎呀, 我早說過不需要這麼麻煩啊, 我只是在盡我的本職而已. 若是以神的名義為大眾服務還要收錢的話, 我是會遭天譴的. 神父試圖將錢袋推還給傭人.

「不, 請您一定要收下, 這是領主大人吩咐的. 如果您不收下的話我們會很為難的.

「那我就把這筆銀子當作教堂的經營費用, 不客氣地收下了.

「是, 感激不盡.

「不不, 我才要謝謝領主呢.

「那麼, 就如往常一般, 我們傍晚再來接小姐.

「嗯, 請慢走.

 

傭人們慢慢地走出了教堂, 留下站在演講臺前的維塔與神父.

大門一關上, 神父便將手放在維塔的肩膀上.

 

「接下來, 妳知道該怎麼做了.

 

維塔還是低著頭, 看都不看神父一眼. 神父摟著維塔的肩膀, 將維塔帶到深層的房間裡.

那是一個與教堂氣氛完全相反的房間, 內部陰暗, 唯一的燈光就只有幾個插在牆上的火把. 維塔的紅色洋裝被脫下, 只剩下白色的, 當內衣的薄衫, 身體上的新傷口透過薄衫隱約可見. 雙手被綁在上方, 整個人承Y字形被綁在一面牆上.

神父也完全成了另一個樣子, 裸露著上半身, 手上拿了一把小藤條. 之前那慈祥的表情也轉換成相反的表情.

神父面目猙獰, 走向維塔, 伸出那又粗又肥大的手在維塔那未發育的身體上觸摸. 維塔兩眼無神, 彷彿一尊不會動的人偶一般任憑他人玩弄. 雖然心裡感到噁心, 但她知道, 越反抗只會令對方越亢奮, 身體上的傷口也會增加.

眼前這位假神父對維塔那不削的模樣感到很不滿, 拿起手上的細藤條抽了維塔幾下. 雖然只會紅腫一小陣子, 但是被打的瞬間, 那刺痛的感覺並不會比較好受. 維塔身上的薄衫也被抽破了.

 

「怎麼? 妳是死了嗎? 一點反應也沒有! 妳對一直玩同樣的花樣而感到無趣了是吧?

 

維塔還是一聲不吭, 呆呆地望著地板.

 

「算你有種! 不過我早料到這種情形, 所以安排了其他的節目. 進來吧.

 

房間的門打開來, 三位蒙面的男子走了進來, 這三人也是一樣, 只穿著一條褲子.

 

「嘿嘿, 嘿嘿當初聽到還以為你在騙我們呢. 男子A說道

「我幾時騙過你們了?

「花三十索特 (錢的單位) 就能任意玩弄領主女兒一天, 實在是太划算了! 男子B說道

「喂, 不過她還未發育啊. 男子C看了看維塔

「蠢材! 就是未發育才好啊. 連這點都不知道.

「記住, 只要不留下太明顯的痕跡, 任你們怎麼玩都行.

「知道, 知道.

 

三位男子走向維塔, 剛開始還有點不太敢碰, 但是男子A一將手放在維塔的胸部上開始撫摸後, 其他兩人也加入了.

假神父坐在一旁的木椅上, 手上叼著一根點燃的大麻, 看著那三位男子有如三隻野狗在搶食物般地玩弄著維塔那未發育的身體.

 

【不要碰我

 

有的男子甚至開始舔了起來.

 

【不要好噁心

 

「不行! 我忍不住了! 男子B突然大叫了起來, 將褲子一脫, 露出了興奮的男性器官

 

【不要我不想被你們汙辱

 

「喂! 你該不會想

「有什麼關係, 反正她初潮又還沒來, 表面上看不出來的啦!

 

【誰來救救我

 

「隨便你們. 只要事後給我清乾淨就好了. 話說回來我倒是還沒這麼做過呢

 

男子B將維塔的雙腿一開, 有如一匹饑渴的野獸般往維塔的兩股之間內一直望著.

 

【救救我媽媽

 

「嘿嘿嘿嘿嘿嘿

 

【瑪雅

 

「要去了喔 男子B將下體準備擺到維塔的兩股之間.

「不要

 

【救救我

 

就在男子B的男性器官要碰到維塔時, 維塔突然放聲大叫.

 

「救救我!!!

 

三位男子被維塔的叫聲嚇了一大跳, 隨後便聽到門被強硬撞開的聲音.

 

「哇?! 怎麼…???

 

一道黑影有如疾風一般地迅速, 衝進房內, 將男子B的器官給硬扯下. 男子B疼痛地在地上打滾, 血流不止.

 

「我我的命根子啊啊啊啊啊啊~!!!

 

見到自己同伴落得如此下場, 男子A與男子C拔腿衝出房間, 當然, 假神父跑得比他們都還快. 男子B痛暈在地上.

黑影轉向維塔, 在微微的火光下反射出維塔熟悉的紅眸以及與生俱來, 在額頭上青色的寶石.

 

「札菲拉?

 

那正是維塔熟識的大狼.

札菲拉將維塔手上的繩子咬斷, 讓維塔自由; 看了維塔那裸露的身體一眼, 此時也了解了維塔身上為什麼會有傷痕還有怪氣味.

維塔不顧自己有沒有穿衣服, 向前抱住札菲拉, 不停地發抖與哭泣.

 

「我好害怕, 札菲拉我真的好怕

 

札菲拉也一動也不動, 靜靜地讓維塔將沉在心底已久的恐懼都給發洩出來.

 

「謝謝你札菲拉

 

哭過了一陣子後, 維塔將殘留在眼角的淚水擦去, 穿上之前被脫下的紅色洋裝.

 

「看來我也不能繼續呆在這個鎮子裡了札菲拉, 我們一起離開這裡, 去別的地方生活好嗎?

 

青色的大狼看了看維塔, 兩者四目相觸, 雖然語言不通, 但是心靈上的訊息確實地傳達給了彼此.

 

「是這樣啊, 那麼, 下次就由我來保護你了喔.

 

少女與狼, 兩者正在慢慢地往教堂的大廳走去時, 教堂的大門被粗魯地撞開來, 在門外的是一群拿著木棍與耕田工具當武器的人們, 而帶頭的正是那位假神父.

 

「各位兄弟姊妹們, 看啊! 那就是巫女的證據! 那小女孩能招喚野獸!

「真可怕

「沒想到是真的

 

對於迎面襲來的汙告, 維塔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假神父不放過一絲辯解的機會, 追加攻擊.

 

「我的神力已經無法壓制這女孩的巫力了, 再過不久, 她的心靈將會完全被惡魔給支配. 到時候, 成群的野獸會開始襲擊我們, 將我們全都毀滅!

「天啊神啊

「大家, 請聽我說, 札菲拉並不會傷害人, 牠是我的朋友

「哈! 妳居然還想狡辯?! 與野狼做朋友,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剛才在進行儀式時, 妳不就憑空招喚出了這頭野狼, 將儀式給打斷, 還咬死了一名僧侶?!

「那是你

 

假神父對男子AC使了眼色

 

「如果各位不相信的話, 我可以請這邊這兩位兄弟們進去把證據拿出來給大家看!

 

男子AC衝進了教堂後面的房間, 過不了一會兒, 兩人抬出了一具屍體. 那是男子B的屍體, 但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喉嚨被扯破了一個大洞, 使得披在身上的僧衣都染滿了鮮血. 這麼一來, 表面上任何人也看不出來到底這屍體上還有沒有其他的傷口, 也沒有人會想去碰.

看到屍體再加上假神父的煽動, 村民們全都開始一併要求神父盡快解決此事.

 

「不是那不是札菲拉做的! 札菲拉才沒有殺人!

 

維塔向屍體跑去, 打算揭穿騙局, 但卻被村名們重重包圍住.

 

「你這個魔女, 連死人都不放過嗎?!

「不, 不是的, 請聽我說

「夠了! 燒死魔女! 燒死她!

「大家, 求求你們

 

村民們一湧而上, 將維塔與札菲拉強行壓制在地上.

在大宅內的領主隨即接到村民們打算將維塔於市廣場上處邢的訊息, 瑪雅嚇了一大跳.

 

「是嗎, 隨便他們.

 

領主對自己親生女兒將被活活燒死一事完全不在乎; 瑪雅則是萬分著急, 不知該如何是好.

瑪雅鼓起勇氣, 向自己的主人提問.

 

「老爺, 難到您真的對小姐一點親情也沒有嗎?

「你這個下人敢教訓我?!

「不, 老爺, 小的不敢, 但是小的相信您也知道小姐是心地善良又無辜的一個孩子.

「那個怪物會無辜? 笑話! 天大的笑話!

「老爺, 難到您真的打從心底, 一點罪惡感也沒有嗎?

 

領主突然啞了.

 

「我是知道的. 我親眼看到了. 在那同一天的晚上, 您將夫人給活活掐死!

「你你這個

「夫人只是希望您能對自己的孩子付出一點滴的關懷, 就算是再如何地微不足道, 就算孩子是如何地與眾不同. 但是您卻

「夠了!!! 你好大的膽子啊, 敢威脅我?! 來人啊! 把這無禮的傭人給我拉下去好好教訓一頓! 讓她知道當狗的本份!

 

兩名體格粗獷的男傭人跑進了房間, 將瑪雅給架往地牢的方向去.

 

「哼可惡為了尊嚴, 我決不允許任何污點的存在!

 

領主邊氣憤地說著邊將身旁的小桌子給踢翻.

小鎮的正中央是個大廣場, 每當一有要事宣佈或是舉辦活動都是在此進行. 維塔被綁在一個木樁上, 底下滿是乾草. 札菲拉則被倒吊著, 四肢都被捆住, 連嘴巴也一樣.

假神父手上拿著火把, 站在一個小台階上.

 

「各位! 現在就讓我們懲罰違叛神的罪人們吧!

「喔喔喔喔喔~~! 燒死他們! 燒死他們! 燒死他們!

「不過! 假神父突然提高嗓門

 

村民們突然安靜了下來, 準備聽神父將要宣佈的話.

 

「相信大家都知道, 被吊在那邊的那匹狼是惡魔的化身之一. 所以, 為了不讓它在我們燒死魔女的時候突然搗亂, 也為了不讓任何人再次犧牲, 我們就先從那匹狼開始處置!

 

村民們拿起當武器的木棍, 走向被倒吊的狼. 一名男子將木棍高舉, 狠狠地打在札菲拉的腹部上, 札菲拉悲鳴了一聲. 隨後更多的人也開始用木棍敲打在毫無反搏之力的狼身上.

被綁在高處的維塔, 見到自己的朋友被村民們如此施以暴行, 只能不斷地喊叫與哭泣.

 

「札菲拉! 札菲拉! 不要! 求求你們! 求求你們住手啊! 札菲拉會死掉的! 不要啊啊啊啊!!! 札菲拉!!!!

 

村民們絲毫不理會維塔, 無情地一直將棒子搥在青狼的身上.

過了不久, 打擊停止了. 村民漸漸地從被倒吊的狼身邊散開. 維塔將頭一抬, 眼前的景象實在是不堪入眼. 札菲拉被活活打死了.

札菲拉的死像相當悽慘, 體內的骨頭全都碎了, 內臟也因打擊而破裂, 鮮血不斷地從被捆住的嘴巴細縫還有鼻子跟耳朵內流出來, 原本圓鼓的身體成了一個有如內裝滿雜物的垃圾袋一般地不成形.

 

「札…?

 

維塔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想叫, 喉嚨卻有如被掐住一般;

想哭, 腦筋內一片混亂, 大腦連傳達哭的指令都難;

想閉上眼睛, 眼皮卻像被固定住一樣, 動彈不得.

此時, 札菲拉的屍體抽搐了一下. 在旁看的一名村民又再補了一棍.

 

「哼! 這下你可死了吧?

 

【為什麼

 

「各位做得很好! 那麼現在, 就讓我們將這魔女給送回地獄吧!

 

【為什麼要這麼過份

 

假神父拿著火把慢慢走向維塔腳下的乾草堆.

 

【我們到底做錯了什麼

 

村民們不斷地歡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就在假神父正要將乾草給點燃時, 動作停下了, 因為周圍的歡呼聲消失了.

假神父察覺不對勁, 往村民們看了一眼, 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望著上方. 假神父也將頭給抬起, 才發現到, 引起村民們注意的是維塔.

維塔的身體開始發出紅色的光芒, 有如暗夜中的一盞燈一般.

 

「笨蛋把沉睡中的獅子給喚醒了

 

維塔身邊的光越來越強烈.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趕緊殺絕 維塔低聲說道

「為什麼你們要如此對待我們

 

雖然聲音低到有如螞蟻一般, 但是所有的村民卻能很清楚地聽到維塔的每一個字.

 

「我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無數, 大小有如小鋼珠的光球開始在空中形成. 放眼一望去有如一大群螢火蟲在空中飛舞, 不過不是綠色, 而是紅色的.

火把從驚訝到無法反應的假神父的手中掉了下來.

 

「為什麼???!!!

 

維塔放聲一喊, 所有的光球便開始四處亂鑽. 無視空氣的阻力也無視任何物體的密度, 光球群將所有在軌道 (雖然不明確) 上的阻礙物一並貫穿, 無論是石頭, 木頭, 還是人

其中一顆光球穿透了綑住維塔的繩子, 但維塔卻沒有直接從半空中掉下, 卻是慢慢地飄下.

假神父被眼前的景像嚇得跌坐在地上, 身旁人村民們都企圖逃走, 但都還是沒有光球移動的速度快, 全被打成蜂窩. 有的家內因為油燈被打翻而引發起火災, 整個小鎮都被村民的鮮血與失火的房屋給染成了一片紅色.

僅管所有的村民都成了屍體, 光球群卻還是一直在屍體身中穿梭, 彷彿不將屍體完全給消滅掉之前都不會停下.

維塔不顧赤裸腳下的血池, 走向札菲拉的屍體. 光球很小心地將捆綁札菲拉的繩子給切斷, 札菲拉從半空掉落地面.

維塔將札菲拉從頭拾起, 不在乎那恐怖的死像, 緊緊地將這具曾經名為札菲拉的狼的皮囊抱在懷中.

 

「對不起, 札菲拉, 真的很對不起我明明就說過下次要由我來保護你, 我卻失信了對不起, 札菲拉, 對不起, 對不起….

 

無論再多的歉意, 也無法表達維塔心中的遺憾, 但是她目前也只能這麼做, 這是她唯一知道的方式.

就在維塔力量失控與極度傷心的同時, 一位女孩以及一位女子, 兩人身上各別有著白光與紫光, 踏過屍海, 穿過光球群, 出現在維塔面前.

 

「妳最後還是覺醒了 女孩說道

 

維塔將頭一抬, 看到的是那曾經被她稱為天使, 從天而降, 名為瑪麗耶拉以及希格諾的 旅人”.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