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R

 

#8 鋼鐵少女與迷惘的狼 ()

 

一年一度的那個時刻又來臨了, 那是狼群們為了選出新的領袖, 互相爭鬥季節. 狼群們通常都會自分為好幾個黨派, 從其中挑選出最強的狼來參加比賽. 最後的勝出者就會是新的王, 所有的雌狼也將成為它的妻室.

為了預防戰敗者會因為輸得不甘心而襲擊新的王, 通常不爭鬥到其中一方死亡前是不會停下. 但偶爾也會有例外, 那就是已經鬥敗了卻還有一口氣存在的敗者, 狼們會將此敗者趕出狼群, 並且監視直到其餓死為止.

目前我們所看到的就有如以上敘述的一樣, 這匹全身傷痕累累, 額頭上有顆寶石, 倒在地上喘息, 有著一身青色與白色相間長毛的狼就是在最後敗給新王者的參賽者.

周圍在監視的狼們正在等待鬥敗者斷氣的那一刻.

 

天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三角形的魔法陣, 隨後出現的是實體化後的一位小女孩以及一位女子.

 

, 這個世界看起來似乎還未開發呢.

 

右半邊臉帶著面具, 銀髮飄逸, 表面上十來多歲的小女孩邊將十字錫杖與光翼收起邊說道

 

是的, 就有如主人您所說的.

 

將桃色長髮綑成馬尾, 面容美麗但又充滿英氣的成年女子對小女孩畢恭畢敬地說著.

 

我說希格諾啊, 難到妳說話就不能參雜一點自己的意見嗎? 就算是無意義的感嘆辭也好.

主人, 在下只是為您而存在的使役魔, 在下並不認為個人意見是必要的.

哎呦這樣子會很無聊耶.

真是抱歉.

早知道就不封印妳的記憶了

 

小女孩邊抱怨邊四處觀望, 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狼.

 

? 原來這裡也有這種狼的存在?

看來是的, 主人.

不過已經快死了.

看來是的, 主人.

我也不好插手管這種鎖碎的事, 就當作沒看見吧.

是的, 主人.

 

小女孩顯得更不耐煩.

 

我說妳啊, 希格諾

是的, 主人?

既然回答得如此勉強, 那乾脆就不要回答算了!

在下並不勉強, 主人.

算了, 隨便妳.

是的, 主人.

 

喀嚓!

 

是誰?!

 

那是枯木枝被踩斷的聲音, 名為希格諾的女子將頭猛然一回, 把在胸前的項鍊所掛的劍狀吊飾拿出, 吊飾在一瞬間化為一把銀色的長刀. 希格諾握著出鞘的長刀, 往聲音來源衝去.

接近人影, 希格諾將刀往上一擺, 直劈而下.

 

~~~!!!

 

刀停在額頭上約兩公釐左右, 嚇破膽的人影跌坐到地上. 那是一位有著一頭長及腰的紅髮, 兩眼碧藍, 穿著一身白色洋裝, 約十歲左右的小女孩.

希格諾雙眼瞪著小女孩, 有如眼鏡蛇與獵物一般.

 

, , 希格諾, 別嚇壞人家了. 銀髮的女孩走向希格諾

把刀收起來啦. 別忘了我們要將干涉降到最小.

是的, 主人.

 

長刀收回鞘後便化為光一閃過, 又變回希格諾脖子上項鍊的吊飾.

奇異的景象令紅髮的小女孩看得目瞪口呆. 銀髮女孩走到紅髮女孩的面前, 蹲了下來, 一直對她望著似乎是在觀察些什麼.

 

, , 原來如此難怪驅人程式沒有效. 銀髮女孩邊看邊唸唸有詞

那個

? 什麼事?

那個妳們是天使嗎?

 

紅髮女孩鼓起勇氣對著這兩位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人問道, 不過聲音多少還是有些癲抖.

 

噗哈哈哈哈哈!!! 銀髮女孩大笑

天使? 呵呵, 真可惜, 我們跟天使這種虛幻的存在是完全沾不上邊的. 如果我們真是所謂的天使的話那旁邊這位大姐姐也不會直接拿刀砍人吧?

 

銀髮女孩還是邊說邊笑, 但紅髮女孩似乎對答案感到失望.

 

是這麼一回事說得也是, 天使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地出現在我面前呢

 

銀髮女孩止住了笑, 往紅髮女孩望了一眼, 又起身轉過頭.

 

走了, 希格諾, 不浪費時間了.

是的, 主人.

 

就在銀髮女孩與希格諾要離開時, 紅髮女孩叫住了他們.

 

那個!

什麼事?

我的名字叫作維塔, 請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呢?

就當我們是旅人就好了. 維塔小妹.

是這樣子啊那麼, 請問你們能否作我的朋友呢?

 

出乎意料的問題令銀髮女孩止住了腳部, 但頭還是沒回. 銀髮女孩思考了一下, 低聲說道.

 

我勸妳最好還是不要與我們有牽扯.

說得也是真抱歉, 第一次見面就說了這麼奇怪的話, 是我不好

 

維塔站在原地, 低著頭.

 

瑪麗耶拉 銀髮女孩輕聲說

?

我的名字是瑪麗耶拉, 就這樣. 銀髮女孩說完後便與希格諾離去

主人, 沒想到您還挺溫柔的.

我才沒想到妳原來會吐槽呢. 不過

是的, 主人?

我不喜歡她.

為什麼, 主人.

我就是不喜歡.

 

看見自己主人似乎想起了不愉快的事, 身為屬下的也不便多問, 默默地跟著.

還在原地的維塔, 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因為彼此交換名字代表著成為朋友的一個步驟, 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交到不認識的朋友.

就在心中懷著微微的喜悅感時, 維塔看到了躺在地上, 那奄奄一息, 比自己還要大一倍左右的狼.

維塔絲毫不害怕, 走向大狼的身邊, 察看傷勢. 雖然狼因為高傲的本性, 討厭被外來人接觸, 但是這隻狼也早就沒力氣去理會這些事了.

 

你傷得真嚴重呢真可憐.

 

維塔起身.

 

請等一下喔, 我這就去拿傷藥跟食物來. 不要亂跑喔.

 

維塔往來的方向跑去, 這隻狼似乎很有智慧, 聽得懂維塔說的話的意思, 不過由於傷得太重, 就算想要拒絕小女孩的好意也沒辦法, 只能乖乖地躺在原地等待.

 

維塔穿過小林, 抵達了一間華麗的大宅, 那是維塔的家, 也是該地區領主的屋子.

雖說是自己的家, 但是維塔卻必須鬼鬼祟祟地走進屋裡. 穿過後院, 到了一個小房間, 裡面有著一位穿著類似地球古代歐州女僕服裝, 咖啡色的頭髮綁成兩條辮子的女僕. 女僕發覺到維塔的來到, 轉過身.

 

小姐, 您跑去哪裡了? 老爺剛剛差點因為沒看到你而又要生氣了呢.

真的對不起, 瑪雅.

小姐您有心事嗎?

那個

有心事的話請盡管吩咐吧, 我能幫得上的我會盡力的.

謝謝妳, 瑪雅. 能給我一些傷藥跟肉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您要拿去做些什麼? 該不會又是有流浪漢向您討乞吧? 我說小姐啊就算心再軟也不可能救得了所有的人啊. 再說您自己的處

 

瑪雅馬上遮住自己的嘴, 將想說的話吞了回去.

 

抱歉, 小姐,

沒關係, 瑪雅.

我這就去幫您準備, 不過請別太晚回來, 不然老爺又會打您了

, 我知道了.

 

女僕往食庫還有放醫療用品的房間走去.

 

瑪雅在七歲時就被父母賣到此大宅內當女僕, 直到維塔出生後, 也就是十二歲那年, 便開始擔任維塔褓姆一職. 維塔從小就因有異於常人的力量而被人們疏離, 由於出生於貴族又是在未開發, 宗教有著莫大地位的時代, 生下如此的孩子只會被認為是不幸”. 為了保護領主家的面子, 維塔的父親將維塔給囚禁在大宅內, 不許外人見到, 也就因此, 每當維塔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內的話, 找到後必會遭一陣毒打. 瑪雅為了保護這從小看著長大的無辜的女孩, 每當維塔想出去走走時便會替維塔隱瞞.

 

『為什麼明明都是自己的骨肉, 為什麼就要如此對待, 名譽就是為了這種東西

 

由於兩人都是被父母拋棄的孩子, 瑪雅很希望即使自己沒辦法得到幸福, 也不要令維塔在痛苦中渡過一生.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母愛吧? 就算自己沒生過孩子, 從嬰兒時期就一直照顧到現在的維塔就有如自己親生的孩子一樣.

 

維塔拿著瑪雅幫她準備的小包包, 跑回大狼的身邊.

傷口包紮完後, 維塔將裝有肉的袋子放在野獸的身旁.

 

食物都在這裡, 等你能爬起來後再吃吧. 我先走了.

 

維塔摸了摸大狼的頭, 起身離去.

 

 

! 一個巴掌毫不留情地打在維塔幼小的臉頰上, 維塔整個人倒在地上, 瑪雅馬上跑向前將維塔扶了起來.

 

! 妳今天都跑去那裡了?!

 

站在維塔面前的是一位年約四十, 一頭金髮, 身穿灰色三件式西服, 表情非常嚴肅的一個男人.

 

老爺, 小姐今天一整天都在書房裡, 沒去別的地方啊. 瑪雅連忙替維塔掩護

! 這次就算了, 下次給我當心點, 妳這個怪物!

 

領主轉身走出維塔的房間. 瑪雅立即拿出冷毛巾, 敷在維塔被打的臉頰上.

 

小姐, 您還好吧, 痛不痛?

我沒事的瑪雅我沒事

 

看著維塔臉頰那光是用看就覺的痛的浮腫, 一般的孩子早就會哇哇大叫地哭, 但是維塔為了不讓瑪雅擔心, 拼命忍著. 看見有如自己孩子的小姐為了不想讓自己傷心而撒謊, 瑪雅的心反而更加地痛.

 

對不起, 小姐, 都怪我真的是很對不起 瑪雅將維塔抱在懷裡

瑪雅妳為什麼要道歉呢? 明明就是我不好

, 不是的, 小姐, 您沒有錯

 

『錯的是這個世界沒錯, 這個不公平的世界

 

瑪雅, 跟妳說一個秘密喔.

.

我今天遇到了兩位天使.

天使?

, 我親眼看到他們從天而降, 其中一個背後有光翼, 另一個能變出一把大刀呢.

您確定那真的是天使嗎, 小姐?

雖然他們否定, 但是也不會有天使會承認自己是天使吧? 我還跟他們作了朋友喔. 維塔笑了笑

再過不久, 他們一定會來接我的, 我是如此深信著.

小姐

這麼一來, 我不在的話, 大家就都能幸福了, 爸爸跟媽媽也會合好如初, 瑪雅妳也不必成天替我擔心

小姐, 請不要說這種話.

 

瑪雅將維塔抱得更緊, 維塔也不便再多說什麼, 因為她知道瑪雅為什麼傷心. 維塔也將手圍在瑪雅的腰, 閉上了眼睛.

 

請不要說這種話

 

瑪雅身上所散發出的香味, 對維塔而言, 是唯一能令人感到安心的味道, 母親的味道. 在心情放鬆的狀態下, 維塔漸漸地睡著了.


 

 

已經到了夜晚, 滿身是繃帶, 一身青白相間長毛的狼回復意識, 站了起來, 將鼻子鑽入放滿肉的袋子裡, 咬出了幾塊, 開始大口大口地吞下. 袋子上還殘留著紅髮人類女孩的氣味, 平時的話, 狼一定會連碰都不去碰沾有人類氣味的東西, 但是現在身受重傷, 無法垨獵, 為了活下去, 已經管不著這種事了.

在一旁監視的狼們看到這種情形, 轉身離去, 彷彿就好像在表示 「你已經拋棄了身為狼的尊嚴, 你將永遠不能以狼的身份活下去, 再也不會有狼認同你」.

青色的狼在明亮的月光下, 看著離去的狼群, 雖然自己已經被同類否定, 但青狼卻不感到可恥.

自從敗給了新王後, 過去的同伴們只會眼睜睜地等待自己的死, 追隨新王. 沒有一匹狼曾經表現過對自己的忠誠. 在自己落難時, 唯一對自己伸出過援手的只有一個, 那位人類的女孩.

青狼的心中產生了迷惑, 身為狼的尊嚴與自己的生命相比起來, 到底哪一個才是重要的呢? 身為狼真的就不應該與其他種族有所來往嗎? 身為狼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青狼對著明月長聲狂吠, 就有如一個在生命道路上迷途的人, 對著上蒼大聲地訴說自己的迷惑.

 

在森林的另一處, 希格諾與瑪麗耶拉站在樹枝上, 往著大宅望去.

 

「主人.

「什麼事, 希格諾.

「您很在意那位女孩嗎?

「沒有特別在意.

「是嗎.

「是的.

 

希格諾將雙手交叉, 擺在胸前, 背靠著樹幹, 望著主人的背影. 雖然看不到臉的表情, 言行也感覺不到感情的起伏, 但是那嬌小的背影卻顯露出了悲傷與孤獨的感覺.

希格諾將雙眼閉起, 默默地等待主人的下一個指示.

 

「又將再次發生同樣的事 瑪麗耶拉低聲唸道, 聲音微弱到有如螞蟻一般.

 

 

第二天, 維塔趁著領主出去辦事的時候, 拿著一袋肉, 往昨日與大狼相遇的地方奔去.

穿過小林, 來到了什麼都沒有的空地. 維塔左顧右盼地尋找著大狼的蹤影.

 

「大狼, 你在那裡? 大狼?

 

四周還是一片寧靜.

 

「大概是回復體力了, 這樣也好

 

維塔低頭望著雙手抱著的袋子, 口頭上雖說無所謂, 但心中還是感到很失望.

維塔低頭呆呆地站在原地約有半小時之久後, 青色的大狼才從背後的草叢中走了出來.

 

「大狼!

 

維塔見到自己期盼已久的大狼來到, 臉上浮現出了笑容, 但由於昨日才被父親無情地賞了一巴掌, 臉部動作還是不能太大.

大狼站在原地不動, 兩只眼睛一直看著眼前的人類女孩. 維塔卻慢慢走向大狼, 就在兩者之間的距離縮短到約不到兩公尺時, 大狼往後退了一步.

 

「啊請不要走, 我只是想把這個交給你而已. 如果你不希望我接近的話那我把這個放在這裡後就會走了.

 

大狼邊聽著人類女孩說的話邊觀察著她的表情. 大狼雖然幾乎沒與人類相處過, 但是卻能很明確地感受到眼前這位人類的遭遇是跟自己很相似的. 那是被拋棄的表情.

 

「明天我會再來的.

 

維塔將裝有肉的袋子放在地上, 默默地離去. 大狼慢慢地走向袋子, 聞了聞, 抬起頭來望著那漸漸消失在樹林中, 透露出孤獨氣息的嬌小背影. 大狼感到心中有股奇怪的感覺, 自己並沒有生病, 也不是傷口的疼痛, 但是胸口卻感到鬱悶.

這是什麼感覺? 為什麼胸口會如地悶? 為什麼我會想追上去? 為什麼我會希望這個人類能留下? 為什麼我會想舔那人類的傷口?

這是大狼有生以來, 第一次感受到感情的感覺.

 

就這樣, 維塔每天都會帶一袋肉來給大狼, 大狼也漸漸地肯讓維塔接近. 維塔為了方便稱呼大狼, 便給牠取了札菲拉這個名字.

過了一段時間, 扎菲拉終於康復, 能自己垨獵食物了, 維塔才不需要再帶肉來.

在兩者相處的日子裡, 札菲拉每天都會很仔細地觀察著維塔, 一方面是出自於自己的迷惑, 另一方面則是感到奇怪.

維塔幾乎每天身上都會帶著不同的傷痕, 有時候還會沾有奇怪的氣味. 那是混雜著煙, , 等等的臭味. 雖然面對自己時, 維塔都會露出笑容, 但是微笑中卻流露出沒名的悲傷感.

 

「我不想去

 

維塔與札菲拉都坐在地上, 維塔將身體靠在大狼的身上. 札菲拉一動也不動, 乖乖地坐在原地, 聽著人類女孩說話.

 

「我不想去教會我不想去

 

札菲拉感覺到維塔正在發抖. 抬起頭來望著維塔.

 

「我不想去, 我不想去我不想被他們觸摸感覺好噁心我不要這樣

 

維塔將臉埋在大狼的長毛裡, 開始哭了起來. 札菲拉雖然不懂維塔這段話的意思, 但是看到眼前的小女孩因害怕而癲抖也能理解到她似乎被逼去做不想做的事.

札菲拉將鼻子貼近維塔的臉, 舔了舔維塔臉頰上的淚水, 希望能安撫她少許.

 

謝謝你, 札菲拉

 

維塔將雙手圍在札菲拉的脖子上, 抱著札菲拉.

 

「真希望我也能生為狼這麼一來, 我就不會如此懦弱我好羨慕你, 札菲拉

 

維塔說完後, 將手鬆開來, 起身.

 

「我該走了就算不想去也還是得去不然的話瑪雅會被責怪

「都是因為我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沒有這種力量的話如果我沒被生下的話

 

札菲拉一語不發地望著維塔的自言自語.

 

「呵呵, 跟你說這些也沒有用不過還是很謝謝你肯聽我說話

 

維塔摸了摸札菲拉的頭後, 轉身離去.

札菲拉偷偷地跟在後頭, 決定要去看看究竟是如何一回事會令眼前的人類女孩如此害怕, 但又非去不可.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