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R

 

#6 黑色的白羊

 

維塔!

喝啊~~!!

 

就在維塔的鐵鎚前端將要刺向白色少女的額頭那一煞那, 一個藍色的身影將維塔硬生生地給撞開.

 

咕哇!

.

 

白色少女的左手中射出一道紅色的激光, 射中了藍色的影子.

 

札斐拉!

 

原來, 札斐拉預料到白色少女會不顧維塔的攻擊, 準備在維塔接近時使用下一個靜止指令. 札斐拉代替維塔承受下了指令, 開始石化.

 

奮不顧身解救已經幾乎不能運作的同伴, 邏輯思考系統似乎出了問題? 無論再怎麼計算, 捨棄不能用的部份才是最有效率的作法. 白色少女不帶一思感情地說著.

妳這個混蛋

 

維塔已經耗盡所有的力量, 連要動一根手指頭都困難. 加上靜止指令已開始運作, 盔甲解除, 審判之鎚也變回項鍊, 意識漸漸地模糊, 最後成了一具斷了線, 在宇宙空間中飄流的人偶.

 

為什麼

 

白色少女往聲音來源望過去, 疾風低下頭, 雙手緊握著法杖.

 

為什麼妳要做這麼過份的事…?

 

白色少女沒有回答.

 

告訴我, 為什麼?! 回答我!

對程式運轉所創造出來的虛模擬假象抱有如此強烈的感情, 真是不合理的邏輯.

維塔還有札斐拉都不是程式, 他們是存在的, 就在這裡! 他們都是我無可取代的家人!

生物的情感遷移嗎? 這種東西與真理比起來, 比塵埃還微不足道. 不過

 

白色少女將銀十字杖指向疾風

 

, 有成為我的一部份的資格, 能駕馭夜天之書的人只在少數. 化作我的一部份, 我就能保證妳一個完美無缺的新世界.

你說什麼? 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完美的存在, 而且化為你的一部份又是什麼意思?

, 想從痛苦中解脫嗎?

我不了解妳的意思, 但是, 我會全力去阻止妳, 為了不讓悲劇再次發生!

計算不能, 雙方都能獲利的情況下居然還不肯同意. 強行回收是有必要的.


 

魔力再次流向白銀十字杖的核心, 這次的密度比先前高出許多倍.

 

這反應糟糕! 疾風, 快點回來! 這個反應跟上次自爆一樣! 艾咪激動地喊著

離開爆炸影響範圍需要多久時間?

不行阿, 艦長, 因星球引力的影響, 最快也要二十分鐘!

將所有的能源切入到防護罩裡! 不能逃就只有選擇擋下.

 

阿斯拉全力展開防護罩, 疾風與沙碼爾也使出最強的防禦形成三層保護.

 

Camino de Sephiroth

 

白色少女的四周開始發光, 參雜魔力的光開始爆發, 將半逕1/3光年的一切都給覆蓋. 雖然阿斯拉艦與疾風還有沙碼爾形成了三重防護罩, 但究竟還是不敵爆炸的威力, 最後也被吞噬了.

 

在一望無既的白色空間, 疾風飄浮在半空中, 眼睛承半閉, 頭腦思想緩慢得有如泥水. 一個人形走了過來, 摸了摸疾風的頭並且說道: 歡迎你來到El Hazard(艾爾哈扎)…

 

疾風將雙眼猛然一睜, 立刻站了起來. 入眼的並不是宇宙空間, 也不是白色世界, 而是一個教室, 正在黑板上寫字的老師正望著, 就連全班同學也將目光轉向自己.

 

八神同學, 怎麼了?

 

疾風望了望四周, 坐在自己周圍的同學們雖然都是第一次見到, 但腦海裡卻能清楚地說出每一個人的名字. 仔細一看, 奈葉, 愛理沙, 鈴鹿, 菲特, 還有一位與菲特長得一模一樣, 名字為艾麗希亞的人都在同一班.

 

八神同學?

這裡是學校…? 還有, 奈葉…? !

 

就在思考的那一瞬間, 疾風感到頭像是要炸開般地痛苦, 彷彿有一大批資訊都在同一時間往腦子裡灌輸. 疾風抱住頭, 彎下了身子.

 

我的頭

八神同學?! 你怎麼了, 八神同學?!

 

老師立即放下書本以及粉筆, 跑向疾風, 察看情況. 疾風暈了過去.

 

各位同學們請冷靜下來, 老師這就將八神同學送到保健室去, 大家先自習.

 

女老師將疾風抱了起來, 往保健室的方向衝去. 全班因突發事件而開始騷動了起來.

 

疾風她沒事吧? 鈴鹿擔心地問

 

 

慢慢地將雙眼睜開, 入眼的是一個白色的小房間, 左手邊有個在許多診所都能見到的簾幕, 右手邊則是拉下窗簾的窗戶.

 

疾風!

 

一道非常有力, 帶著焦慮又耳熟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疾風揉了揉眼睛, 往聲音來源望過去, 看到的是一位身穿白色小學制服, 一頭紅髮綁著兩條大辮子的小女孩. 女孩似乎哭過, 兩眼都紅紅的.

 

?

疾風, 妳終於醒了!

這裡是?

真是的, 別嚇人阿, 這麼突然地倒下!

 

維塔用袖子擦了擦還殘留在眼角的淚水.

 

真抱歉, 讓妳擔心了.

八神同學, 感覺如何?

 

一位短髮, 身穿白色醫師長袍的成年女子從簾幕後走了過來, 那張面孔是疾風再也熟悉不過.

 

石田醫生? (日文中老師醫生一般稱呼都是 Sensei)

? 怎麼了, 八神同學?

 

就在疾風想開口問 你怎麼會在這裡? 的時候, 腦中的記憶彷彿像是積木塊般地開始重組了起來, 所有的疑問都在一瞬間自我解答了.

 

疾風? 妳怎麼了, 疾風? 別再嚇我了啦!

 

疾風回過神來.

 

我想八神同學只是因為一時貧血, 剛醒來神智還是有點不太清楚吧? 這是很正常的事. 如果還是不太舒服的話, 那再躺一下吧.

 

石田老師摸了摸維塔的頭.

 

倒是妳阿, 貝爾葛同學, 也該乖乖回教室去了吧? 雖然知道妳擔心八神同學, 但就這麼直接地想把下午的課全都翹掉了也是不行的.

「真囉唆, 與那些無聊的課比起來, 疾風重要多了!

「哎呀哎呀, 維塔, 不能這麼任性喔. 還有, 對長輩要用敬語.

「好啦, 好啦, 我去上課就是了嘛

 

維塔心不甘情不願地嘟著嘴走出保健室, 在關上門前還不忘說 「下次不能再這樣嚇人喔, 如果再有下次的話我會直接叫救護車來!

 

「真是個偏激的孩子阿. 岩田老師開玩笑地說著.

「那個石田老師, 我睡了多久了?

「嗯, 大約兩個小時左右吧? 需要一些止痛藥嗎?

「不必了, 謝謝. 我也該回去上課了.

「真的可以嗎? 不要太勉強自己喔.

「嗯, 真的不要緊了.

 

疾風鞠了個躬, 離開保健室, 往五年三班的教室走去. 疾風邊走邊思考著.

 

『如果我的記憶沒出問題的話我的名字是八神疾風, 現在就讀這所學校小學部的五年級不對有那裡不太對勁

 

疾風將頭低下, 突然恍然大悟. 沒錯, 那就是她記憶深處中, 那雙不方便的雙腳, 現在居然跟正常人完全一樣.

 

『腳居然…?! 等等我應該是在跟某個人對峙, 在宇宙空間中! Reinforce?

 

疾風連忙摸索著自己全身上下, 發現自己的脖子上有個金色十字架狀釣飾的項鍊.

 

『還好, Reinforce還在. 但是, 一點魔力也感覺不到. 還有奈葉跟菲特, 她們也跟我一樣, 不能使用魔法了嗎? 而且這個世界, 跟我認識的完全不同. 但是現在腦中卻又有這個世界的記憶看來必須要想辦法問奈葉還有菲特, 看看她們是否跟我一樣, 有著另一個記憶

 

就在疾風想這麼做之前, 又忽然想起白色少女所說過的話: 「化作我的一部份, 我就能保證妳一個完美無缺的新世界.

 

『難到, 這裡就是那個世界? 如果這個世界是她創造出來的話, 那麼一有變化一定會馬上察覺, 盎然行事只會讓不能用魔法的我們陷入危險. 目前照這個世界的記憶來看, 奈葉多少有點覺醒, 但還不完整, 菲特則還不知道...

『先觀察一陣子好. 我就先扮演好八神疾風這個普通女孩的角色. 而且那個白衣女孩也一定在某處, 扮演著她在這個世界的角色.

 

第一個最可疑的就是那突然轉學進來的外國學生, 瑪莉耶拉.

 

『兩個都是長髮, 但這跟本就不足以當證據, 再說, 她給人的印象完全不同, 而且現在也不能確認她到底會不會使用魔法. 不過突然轉學這一點還是令人懷疑. 總之, 就照剛才所想的, 先觀察一陣子吧. 而且化作一部份的意思也必須要調查清楚.

 

疾風結束了腦內革命般的自問自答, 面帶著有如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笑容回到五年三班的教室.

 

 

-時空管理局總部-

 

阿斯拉艦的反應消失這件事可將總部給鬧翻了, 一個載有三位以上AAA等級的魔導師 (加上四位騎士的話那就算七人以上) 的戰艦居然會在一瞬間消失, 上層決定組織一個悼者遺音搜查部”, 當然, 蕾蒂提督是第一個自告奮勇想負責此案的人. 還好上層也不多問, 爽快的答應了, 但付帶條件, 那就是不可與目標有直接的接觸, 一但發現有反應就要馬上通知總部.

 

在餐廳裡, 由諾與艾利亞面對面坐在一角. 由諾一付非常苦腦的模樣; 而艾利亞則是萬分冷靜, 手拿著一個資料板.

 

「現在連琳蒂提督, 艾咪, 庫羅諾, 菲特還有疾風他們全都與阿斯拉一同消失了! 可惡!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由諾拳頭緊握敲在桌子上

「冷靜一點, 現在還未能確定他們的下落, 但這並不能直接代表他們全都不在了.

「妳叫我怎麼冷靜? 不但悼者遺音的資料完全找不著, 現在熟識的人又全都一並消失了.

「別忘了羅蒂也在阿斯拉上.

「啊抱歉.

 

由諾瞄了一下艾利亞手上的資料板.

 

「難到說妳找到什麼了嗎?

「這是艾咪拜託我的, 有關於他們所見到的白色女子. 再加上蕾蒂提督所提供的魔導師名單, 如果這兩份資料都準確的話, 那就稍微有點頭緒了. 也就代表著我們當初查尋的方向是完全錯誤的. 你看看吧.

 

艾利亞將資料板遞給由諾.

 

「這位是…? 未正式登錄但下落不明的魔導師, 瑪莉耶拉•艾爾庫斯? 出生於Nancess曆 1091年, 失蹤於1101年 等等, Nancess曆? 這不是將近四千年前了嗎?!

「嗯, 就如你所說的, 將近四千年前失蹤的魔導師出現在現代.

「時空跳躍? 還是將自己凍結? 而當初失蹤的原因又是什麼?

「這就是我們要搜索的下一個目標. 說不定能從中得知悼者遺音的一些資料也不一定.

「事不宜遲!

 

由諾起身準備往無限書庫的方向衝去, 艾利亞一手抓住由諾背面的領子, 由諾差點沒致息.

 

「咳, ! 妳在做什麼阿, 艾利亞?!

「我說由諾, 你好歹也該休息一下吧? 這幾天來你完全沒睡過覺, 就算是使魔的我也是會吃不消, 更何況是身為結界師的你?

「現在可是分秒必爭阿!

「我知道你很著急, 但是欲速則不達, 若是你在半途中倒下了那我可就傷腦筋了. 因為我讀書的速度沒你快. 再加上這可是沒錢領的工, 難不成你想讓我不但沒錢拿還要加班?

「啊知道了那我先回房休息一下吧.

 

由諾笑了笑, 對於艾利亞的關心滿懷感恩. 艾利亞就是這麼樣的一個人, 雖然有時候說話很正經, 但在必要的時候還是會突然插入一段轉移話題的小笑話來緩和氣氛.

 

 

畫面回到五年三班的教室, 目前是放學時間, 各位同學們都正在收拾書包.

已經背起書包的愛理沙還有鈴鹿走向疾風的座位.

 

「疾風, 妳還好吧? 鈴鹿問道

「剛才突然就這麼地倒下可把大家都給嚇壞了呢.

「嗯, 我沒事的, 妳們看, 我現在不是活蹦亂跳的嗎?

「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比較好?

「是阿, 要是小毛病變成大毛病的話那可就糟了.

 

剛收拾好書包的艾麗希亞說道, 身後伴隨著菲特以及奈葉還有瑪麗耶拉.

 

「真的沒問題嗎, 疾風? 奈葉還是很擔心

「唉呦喂啊, 妳們是怎麼搞的, 好像我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似的. 安心, 安心, 我想就算現在富士山爆發或是第二次衝擊發生的話我也能活得好好的! 疾風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自信滿分地說著.

「最好是那樣啦!

 

維塔從門口衝了進來, 二話不說地摟住疾風的手.

 

「下次我真的會直接抓妳去醫院做全身檢查喔!

「好啦, 好啦, 那就拜託妳了, 維塔.

「那是當然的!

「那好吧, 我跟鈴鹿還要去上小提琴的課, 先走一步了喔.

「我們先告退了.

「嗯, 明天見.

「明天見.

 

愛理沙與鈴鹿走出了教室.

 

「那個

「嗯, 什麼事, 疾風? 艾麗希亞問

「妳們下課後有事嗎?

「今天倒是沒什麼. 剛剛我們在討論這個周末要帶瑪麗耶拉去哪裡逛逛. 妳有什麼好主意嗎, 疾風?

「嗯要認識這個城市的話, 還是得去市中心那一帶吧?

 

此時, 手機響了, 那是菲特的手機. 菲特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黑色摺疊式, 附有照像機功能以及雙液晶螢幕的Docomo手提電話, 上面還綁了一個三角形, 扁平的金黃色的手機吊飾.

 

「失禮了, 我接一下電話.

 

菲特看了一下前螢幕, 上面顯示是琳蒂打來的.

 

「喂, 媽媽, , 剛剛放學, 嗯嗯, 好的, 我問看看.

「什麼事, 菲特?

「那個媽媽說今天比較早下班, 等等會去買吃火鍋的材料, 還有

「還有?

「媽媽問說看要不要邀請朋友一起來吃, 因為吃火鍋要人多才熱鬧.

「奈葉, 你可以吧?

「嗯, 我先打個電話回家通知一聲.

「疾風呢?

「我也跟沙碼爾姊姊說一聲吧.

「瑪麗耶拉也能來吧?

「啊, 我剛搬來, 還有點事沒辦完, 所以

「是嗎? 那就太可惜了, 我還在想這麼一來連歡迎會都能省了說. 那就只好等到周末了.

「喂, .

「嗯, 小矮子?

「不准叫我小矮子!!!

「都行啦, 什麼事?

「妳怎麼沒問我?

「還需要問嗎? 你就跟疾風的附屬品一樣. 疾風會來的話你一定也會跟的.

「算你聰明.

「將來若是疾風嫁人了, 我看妳八成也會就這麼地跟過去.

「哈, 想娶疾風就得先過我這一關! 沒這麼容易!

「那, 就是多三個人吧, 艾麗希亞?

「嗯.

「喂, 媽媽, , 就如剛才所說的, , . 好的, , 掰掰.

 

菲特掛了手機.

 

「真是可惜阿, 瑪麗耶拉不過, 今天失去的份我們一定會在周末補回來的, 敬請期待吧!

「嗯. 瑪麗耶拉滿臉微笑地回答.

 

由於瑪麗耶拉的家是在另一個方向, 所以女孩子們就在校門口分手.

 

『菲特手機上的, 確實是Bardiche這代表著她多少也有點覺醒嗎? 而且琳蒂提督的電話也來得太剛好了, 說不定完全醒著的人不只我一個人? 等等見到面就知道了.

 

疾風刻意將掛有Reinforce的項鍊拉出制服外.

 

「咦? 疾風, 這個項鍊是妳原本就有的嗎? 艾麗希亞問道

「嗯, 只是平時都被制服遮住了, 所以妳們應該是第一次看到吧?

「是這樣啊? 不過設計得真不錯呢.

 

疾風觀察了一下各人見到Reinforce時的反應, 不出所料, 奈葉呆了一下, 菲特也是少許有些好奇, 艾麗希亞與維塔則是一般. 接下來, 就只有等見到琳蒂提督.

 

「奈葉阿.

「是的, 疾風?

「上午妳跟我說過有關非常真實的夢的那件事.

「嗯?

「說不定不全然是夢喔.

「咦? 那是什麼意思?

「就如我剛剛所說的. 不過天機不可洩露, 所以恕我不能全盤奉告.

「哎呀, 疾風, 你就別賣關子了. 一天要奈葉去思考兩件人生大事也有點太殘忍了吧? 菲特說道

「痾說是人生大事的話有點誇張吧? 奈葉苦笑

「嘿嘿, 總之, 現在我還不能說.

「疾風妳該不會真的相信奈葉是魔法少女? 維塔以非常懷疑的眼神看著疾風

「誰知道呢? 疾風依然還是利用傻笑帶過

 

『沒錯, 現在直接說的話, 產生的變動太大可就不妙了. 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慢慢地提示妳們. 奈葉, 菲特, 希望妳們能夠察覺到這一點.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