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R

 

#5 違合的現實 (下)

 

-時空管理局, 無限書庫-

 

在一望無既的書海中, 由諾以盤坐的姿勢漂浮在半空中, 身邊圍著八本看似相當有份量的書.

 

自己一個人搜索資料的速度還是有限

 

由諾一邊同時讀著八本書一邊苦腦著. 自從奈葉消失之後已經快五個月了, 在這段期間內, 由諾從沒間斷過悼者遺音的資料搜索. 由諾打從心底深信著奈葉一定還活著, 雖然自我私心的希望佔決大部份, 但少年並不會因此而不顧手邊的工作.

 

由諾, 你好啊.

 

一道耳熟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由諾將一隻眼睛睜開, 往聲音來源處瞄了一下. 正在往自己所在地漂浮的是一位長髮, 原形是貓的女使魔.

 

艾利亞? 好久不見. 妳怎麼會在這兒?

 

由諾停下搜索的動作, 向來訪的艾利亞打招呼.

 

是琳蒂提督要求我來的.

琳蒂提督?

, 其實就算提督沒要求, 我也打算來幫你.

為什麼

那還用說? 大家的理由還不都是一樣的. 我雖然跟奈葉相處的時間並不長, 但是看到心愛的徒弟這付模樣, 當師傅的當然不能至之不理啊.

庫羅諾?

雖然小庫表面上很冷靜, 其實心裡也是跟大家一樣. 有時候看到庫羅諾那比大人還要正經的態度時, 作師傅的心裡也是會感到不好受.

確實庫羅諾雖然跟我年齡相仿, 但是經歷過的人生波折可不比任何人少

 

兩人一談到嚴肅的話題, 原本已經是人煙稀少的無限書庫內, 氣氛顯得更沉重.

 

那麼, 你已經搜索到哪裡了? 艾利亞轉移話題

目前收獲並不大, 有關悼者遺音的資料少之又少. 算是詳細一點的也就只有300年前將其封印在Outless次元的事件記錄而已. 說也奇怪, 如此強大的魔導器居然歷史上一丁點兒記載也沒有. 由諾邊解釋邊深思著

無限書庫內應該存有所有知識的情報, 不太可能會有沒記載的事才對啊. 等等再從更早之前的資訊著手吧. , 封印事件的記錄內容如何?

據記錄顯示, 300年前, 悼者遺音是由當時名為 塞拉利斯 提督所率領的魔導師們所封印的. 分析當時生還者的口供, 大家都有一個奇怪的共同點.

共同點?

, 每個人的口供都有提到類似死者復生的話題. 再進一步調查, “悼者遺音這個名字是塞拉利斯提督所取, 而且這魔導器是突然出現在面前的.

真是疑點重重的記錄

沒錯越是去找尋相關資料越是模糊啊.

, 封印的方法呢?

具體的方法並沒有描述, 只用佈下結界, 使其機能運作漸漸緩慢帶過而已.

也就是說看似靜止, 但其實只是動得很慢罷了? 真的不負責任的做事方法啊.

說已故的人的壞話不太好吧? 由諾苦笑

總之, 我們再努力看看吧.

, 對了, 羅蒂呢?

還是老樣子.

哈哈

 

由諾為庫羅諾感到可憐, 因為他已經彷彿能看到躺在病床上, 毫無反抗之力的庫羅諾被羅蒂百番調戲的模樣了.


 

! 羅蒂! 快住手啊! 痛痛痛痛痛! 庫羅諾邊掙扎邊喊

哎呀呀呀呀, 難得可愛的徒弟會全身無力地躺在病床上, 不趁這個機會來好好賺一筆怎麼成? 還是說, 你對師傅的肉體已經感厭倦了?

別說這種令人容易誤會的話啊!

嘿嘿嘿就是越會反抗的老鼠, 抓起來才越有樂趣啊!

嗚啊啊~~~~~~

 

庫羅諾的哀嚎聲, 從病房傳至整個走廊.

 

 

-相似地球的行星, 日本, 海鳴市-

 

一到了休息時間, 小學部的五年三班的全班同學便全體圍繞在今天才到的轉學生身邊. 人擠人的連呼吸都有點困難.

 

瑪麗耶拉同學, 你是從那裡來的啊?

你的日文說得好棒喔, 之前有在哪裡學過嗎?

家裡有幾個人?

生日是什麼時候?

妳隨身帶著十字架, 是基督徒嗎?

 

同學們七嘴八舌地不停地提問, 希望能更加一步了解, 也希望能與新生的關係更加親密. 不過提問的速度實在是太快, 瑪麗耶拉來不及回答.

 

好了, 好了, 大家冷靜一點.

 

愛理沙拍了三下手, 引起大家的注意, 同時和艾麗希亞一同走向人群幫瑪麗耶拉開道”.

 

要發問沒關係, 但是一個一個來吧. 一人只能問一個問題喔. 愛理沙像是個節目主持人似的說著.

那我先! 一位男同學舉起手來

, 那就你先吧. 艾麗希亞則像個副主持人般地拿了根鉛筆當麥克風用

 

疾風, 菲特, 奈葉, 鈴鹿還有從四年級特地跑來黏著疾風的維塔則是在疾風的座位邊, 看著由愛理沙與艾麗希亞主持的轉學生記者會現場轉撥.

 

瑪麗耶拉同學真受歡迎啊.

你不想過去看看嗎, 菲特? 玲鹿問道

我對人潮有點

說得也是, 雖然是雙胞胎, 但個性卻完全相反.

那奈葉呢? , 我差點忘了你剛好就坐在她旁邊. 疾風邊微笑邊說道

疾風, 他們在幹麻啊?

今天有位轉學生來到我們班喔, 維塔.

~? 只不過是個轉學生嘛, 大家幹麻像看到稀有動物似的?

維塔, 語氣, 語氣.

本來就是嘛.

嘻嘻, 維塔啊, 難到妳不記得妳剛轉學進來時的情形嗎?

過去的事就別再提了, 疾風. 維塔像被抓到小辮子似的

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呢那個時候啊

哇哇哇哇哇!!! 不准說啊!!!

 

維塔連忙遮住疾風的嘴, 菲特則是一付不了解的模樣.

 

維塔入學時有發生什麼事嗎? 菲特追問

對了, 菲特跟艾麗希亞是在維塔之後才入學的吧, 所以才不知道.

 

此時維塔以鬼眼瞪向奈葉, 雖然沒說話, 但是從眼神就能看出她想說 你要是敢說我就宰了你, 同時還是遮著疾風的嘴.

 

不要這麼瞪我嘛

我眼神天生就是這樣子的啊.

 

菲特還是一付摸不著頭的樣子.

 

好了啦, 好了啦, 不要吵架喔. 疾風終於把維塔手給挪開

等一下午修時我們再邀瑪麗耶拉一起吃午餐吧. 鈴鹿提議

真是個好主意.

奈葉, 你覺得如何?

 

奈葉呆呆地往瑪麗耶拉的方向望著

 

奈葉? 你怎麼了, 奈葉? 疾風扯了一下奈葉的衣服, 引起奈葉的注意

….? 抱歉, 剛剛你說了什麼?

奈葉你沒事吧? 菲特問道

, 沒事, 抱歉, 剛剛沒專心聽你們說話.

奈葉你從早上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樣子, 有什麼心事嗎? 菲特擔心地問

該不會是早上的玩笑開得太過火了?

, , 沒那回事, 鈴鹿, 只是

?

疾風, 菲特, 鈴鹿, 我問你們一個問題喔, 可能會有點奇怪 你們不會介意吧?

大家都是好朋友, 有什麼話不能說的呢?

奈葉你若是有心事, 說出來我們可以幫你分擔.

謝謝你們. 那麼

 

奈葉深吸了一口氣, 讓心情穩定下來.

 

那個, 你們有沒有過現實跟夢境混淆在一起過的感覺? 怎麼說呢就好像明明就是醒著, 但感覺卻好像還在作夢一般的感覺這樣.

 

奈葉自己也是似懂非懂自己在說些什麼, 幾位好朋友看奈葉的態度如此認真也不便吐槽.

 

非常真實的夢我是有作過啦, 但是不是奈葉你說的那種感覺我就不清楚了. 疾風以思考的語氣說道

我有時候也會夢到自己已經在上課, 後來才發現我還窩在自己的床上呢. 不知道能不能當參考? 菲特補充

「我倒是不太記得會作過什麼夢.」

這樣啊

怎麼了, 奈葉你最近作了奇怪的夢嗎? 說來聽聽吧? 說不定我可以用我從佛洛伊德的書中學習到的知識幫妳解夢喔.

佛洛伊德是誰啊, 疾風? 維塔問道

佛洛伊德先生是位很有名的心理學家喔,  他一生中寫了四十多本有關心理學的書籍, 其中包括了歇斯底里亞研究Studies in Hysteria)、釋夢Interpretation of Dreams)、日常生活的精神病學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自我和本我Ego and the Id 疾風滔滔不絕地解說著

夠了, 夠了, 總之他很厲害就是了, 對吧? 維塔光是聽到書名就頭痛

疾風還真是愛看書呢, 不過這些書都很深奧不是嗎? 鈴鹿問道

有興趣的書, 看著看著就不會去思考內容是否真的很難懂了. 言歸正傳, 奈葉妳作了些什麼樣的夢呢?

 

疾風將兩手的手指交錯擺在肚子前, 看似醫師準備聽病人訴說病情的模樣.

 

說出來可別笑我喔那個~! 還是很不好意思啊!

奈葉啊你若是不說的話我們可是會亂猜的喔. 疾風以挑釁的口吻開玩笑地說著

那個好吧, 絕對不能笑我喔.

嗯嗯.

我常常夢見我有魔法的力量, 還常常穿著一身白衣, 手上握著一根會說話的魔杖到處去跟怪物打鬥

 

奈葉終於把夢境給擠了出來, 疾風, 菲特, 鈴鹿, 還有維塔一聽到, 當場無言三十秒鐘左右.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 魔法?! 跟怪物打鬥?! 哈哈哈哈哈! 奈葉我看你腦袋真的有點問題, 嘻嘻嘻嘻 維塔邊狂笑邊說

維塔, 妳這樣很沒禮貌喔, 人家奈葉可是很認真的在告訴我們她的夢境喔.

可是, 這話任誰聽到都會想笑吧? 維塔還是抱著肚子一直笑

嗚嗚嗚所以我說很丟臉嘛

好啦, 好啦, 別傷心了, 維塔也不是故意想笑的啊. 鈴鹿連忙安慰奈葉

嘻嘻嘻我不行了, 我要在笑死前先回教室了, 疾風. 魔法,

, 慢走喔, 維塔, 別跌倒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啦!

 

維塔走出五年三班的教室, 雖然表面上是在嘲笑奈葉, 其實維塔也懂得什麼時候該收斂, 所以為了不讓奈葉感到傷心, 決定回自己的教室, 不打擾他們.

維塔走後, 疾風變開始認真地思考著奈葉的問題.

 

那麼, 奈葉, 最近這種夢很頻繁嗎?

, 也不能算是天天吧.

, 在夢中, 有沒有什麼比較令人映像深刻一點的東西? 什麼都好, 只要是你記得的.

有一個滿可怕的, 那就是我有一次好像為了救人, 是誰我就不記得了, 自己一個擋下強大的攻擊後死掉了

….. “死亡的夢啊?

. 奈葉微微地點頭

死亡的夢意味著改變”, 也就是說奈葉你生活中有些什麼與平時不同了.

改變”? 但是我沒有什麼感覺啊, 每天都是一樣地與大家一同上學, 下課, 聊天等等.

不是那麼單純的改變, 而是指像是原本應該會去做的事, 卻沒有去做, 這樣的感覺. 當然平時是察覺不到的, 而這種改變很有可能會改變一生呢.

喔嘿 奈葉一付有聽沒有懂的樣子

簡單地來說就是往後人生的發展會跟原本不太一樣就對了, 是吧? 菲特問道

, , 就是這樣的感覺.

原本的未來…? 可是我還沒決定好將來要作什麼啊.

說不定這個夢就是在告訴你將來想當魔法少女是不可能的 菲特邊笑邊說著

~~ 別取笑我了啦

嘻嘻嘻.

『不過當時那種感覺, 確實

 

奈葉呆望著自己的右手心, 彷彿想抓住些什麼似的, 但具體上又不知是缺少了些什麼.

 

【看來, 更多的穩定性因子是必要的.

 

 

-阿斯拉, 艦橋上-

 

艾咪, 請報告現狀.

,  艦長, 目前Trinaria 太陽系的第九區, 悼者遺音的反應消失了, 雖然已經嘗試著廣範圍追蹤, 但是完全沒用.

又讓它給逃了嗎…? 還是應該說它放過了我們?

 

琳蒂眉頭深鎖著, 在腦中模擬下一個作戰計劃.

 

艾咪, 由諾那邊有什麼進展嗎?

很抱歉, 艦長, 悼者遺音的資料近於零, 無限書庫似乎沒有相關的記錄. 目前由諾打算從更初始的資料著手, 而上次出現的謎樣女子的搜查也交給艾利亞了.

情況很不樂觀啊

 

琳蒂打開通訊頻道, 接通到蕾蒂.

 

蕾蒂, 好久不見.

琳蒂, 看妳的樣子, 似乎有麻煩. 蕾蒂絲毫不浪費時間, 直接切入主題

, 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請說, 我若是能幫得上的話我一定盡力而為.

謝謝你, 蕾蒂. 我想請你的小組幫我調查一些有關過去強大, 但卻在歷史上幾乎沒有記載的魔導師的名單. 正式或非正式的都可以. 還有, 有關一位叫作塞拉利斯的提督的過去資料, 有辦法全數拿到嗎?

好的, 我試試看.

真的很感謝你, 哪天我們去喝個茶吧, 當然是我請客.

.

 

關上通訊後, 琳蒂又將兩手的手指交錯擺在面前, 手肘靠在桌子上, 陷入沉思中.

 

悼者遺音到底是什麼樣的魔導具? 又是誰刻意將所有相關資料藏起來了呢?

 

就在不斷地思考這些沒有答案的問題時, 紅色警報響起了.

 

艾咪, 怎麼回事?

在距離阿斯拉面前的三百公里範圍內出現了強大的魔力反應! 而且跟頻率跟悼者遺音一樣!

什麼?! 又突然再次出現了?

畫面輸送開始!

 

螢幕一打開, 看到的是那位將阿爾夫肚子打了一個大洞, 一身白衣, 背後有著光翼, 右半邊臉帶著面具的女孩子.

 

這怎麼可能, 她居然能在宇宙中不穿防護衣?!

打開通訊, 試著與她對談.

, 打開第三條頻道, 波動率調整為三十.

這裡是時空管理局的阿斯拉戰艦, 我是艦長琳蒂, 請問你聽得到嗎?

 

少女沒有回答問題, 反問: 想解脫嗎?

請告訴我們你的名字, 出身世界, 還有目的.

想永眠嗎?

拜託, 請你告訴我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少女將白銀的十字魔杖指向阿斯拉, 巨大的魔力再次開始凝聚在十字仗的核心中.

 

魔力反應不斷地在升高, 而且速度實在是太快, 已經快要無法計算了! 這種程式完全沒見過啊! 艾咪慌張地說著

成為我的一部份吧.

 

話一說完, 一道直徑比阿斯拉艦還要寬三倍的光束從少女的十字杖射出.

 

糟了!

 

Breite Barriere-Verl躪gerung!

就在光束快要將阿斯拉給吞噬時, 一個強大的魔法陣將攻擊給彈開了.

 

得救了, 那是疾風?

 

擋在阿斯拉艦前端的, 是背上有著三對黑羽翼, 身穿黑衣但披著一件白外套, 頭帶白帽, 手握一把金色十字仗的疾風.

 

疾風, 妳沒事吧!

, 這是Reinforce的能力之一吧, 能以魔力形成防護, 所以就算是在真空空間也無所謂. 疾風以心電感應回答.

 

白色少女對自己的攻擊被彈開似乎有點驚訝, 但馬上又回復了冷靜, 望著疾風.

 

原來妳是我的同類. 夜天之書, 你也有資格成為我的一部份.

這孩子已經不再是夜天之書, 現在的名字是 Reinforce.

名字? 這種毫無意義的編號可有可無.

 

少女瞄了一下疾風的四周, 維塔, 沙碼爾以及人形的札非拉都在疾風身旁.

 

脫離本體的騎士程式? 沒想到這種事情是能做到的. 看來我這本魔導書寫得很成功.

你說什麼?

沒錯, 夜天之書的核心程式是我製作的, 所以, 妳絕對不可能贏過身為創物者的我.

聽妳在說鬼話! 我當騎士這一生中從沒見過妳! 維塔生氣地喊著

區區一個輔助程式而已知道什麼?

維塔他們不是程式, 而是我的家人.

家人? 居然把使魔當家人看待, 看來你跟之前那個黑衣女孩一樣.

他們不單單是守護我的騎士們, 也是擁有自己的思考跟感情的.

但那終究是人造的, 妳能說那真的是他們自己的意念, 還是只是照著程式運轉所表現出來的?

我就是我! 程式程式地唸你煩不煩啊! 我現在就把你那張嘴給敲爛! Graf Eisen!

Gigant Form

等一下,  維塔!

吵死了!

Feder.

 

維塔絲毫不聽沙碼爾的勸阻, 拿起巨鎚模式的審判之鎚往白色少女衝去.

 

Gigant Schlag!!!

 

審判之鎚變得更巨大, 維塔將魔力爆發的一擊準確地往白色少女的頭頂上敲下. 少女不但一根手指也沒動, 連眼也沒閉上, 硬生生地擋下了巨鎚.

 

…?!

停止動作吧, 附屬程式.

 

白色少女左手指一彈, 一道細激光射中維塔的胸口.

 

…!

維塔!

 

維塔失去力量, 審判之鎚也變回鐵鎚形態, 身上的戰衣也正逐漸地粉碎成光粉末散開.

 

發誓過要保護疾風的所以

 

維塔抓著審判之鎚, 硬是想要站起來.

 

直接中了沉默指令居然還能動? 看來指令優先處理權被更改過. 這個程式還有研究的價值.

不是程式!!! Cartridge Load!

Explosion, Raketen form

Raketen Hammer!!!

 

審判之鎚填充了兩發魔彈, 前頭化為錐子, 後頭成為噴射推進器. 維塔用盡最後的力量使出爆炎鐵鎚, 錐子瞄準的是白色少女的額頭.

 

真是愚蠢.

喝啊~~~~!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