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R

 

#4 違合的現實 (上)

 

-阿斯拉艦上, 第二加護病房-

 

醫師給菲特做過全身掃瞄後, 吊了個點滴又再打了針葡萄糖. 琳蒂提督也在菲特身旁守著.

 

「醫生, 結果如何?」 琳蒂提督擔心的問著

「嗯 看來她是過度疲勞了, 而且是非常過度. 在這之前我看她都是靠著驚人的精神力硬撐著的吧.」

 

醫生又看了看手上的資料.

 

「不過不必太擔心, 還好她還年輕, 修息個一個禮拜就能下床了. 但是最好第一個禮拜只進食流質食品.」

「菲特」 琳蒂緊握著菲特的手, 不想離開

「醫生, 阿爾芙現在的狀況呢?」 希格諾問道

「那隻守護獸目前已經脫離險境了, 但是很奇怪, 我從沒見過一隻守護獸受了傷居然不能癒合的例子.」

「此話怎說?」

「應該說, 不是不能癒合, 而是不能 馬上 癒合. 就好像是那部份消失了?」

「消失?」 疾風一頭霧水地問

「嗯,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抱歉, 打擾一下, 醫生, 庫羅諾現在如何了呢?」 琳蒂突然插了進來

「貴公子雖然勉強出動, 但還好身體早已回復得差不多, 只是現在原本只需要一個禮拜的靜養要延到兩個禮拜了.」

「也就是說, 兩人都必須要兩個禮拜才能完全康復.」 疾風以思考的模樣說著

「那麼, 我先告退了, 有任何事請即時連絡我.」

「是, 謝謝你.」

「那兒的話, 我只是在盡本份罷了.」

 

醫生離開了病房, 同時沙碼爾與維塔也到了病房內.

 

「庫羅諾跟菲特都要兩個禮拜才會好, 這段時間內該怎麼辦呢?」 沙碼爾問道

「很簡單, 只有靠疾風主人與我們堅持到兩個禮拜後就行了.」 希格諾立即回覆

「我辦得到嗎?」

 

疾風對自己的能力感到懷疑

 

「我相信, 身為Falken Leader與夜天之書的主人, 您一定能做得到, 當然, 我們也會在妳身邊的.」 希格諾認真肯定地說

「嗯, 那我就試試看吧.」

「真是抱歉, 疾風, 妳才剛上任沒多久就」 琳蒂慚愧地說著

「不, 請別這樣, 提督, 我可不是一個人阿.」 疾風笑著回答

「主人, 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嗎?」

「嗯? 希格諾, 什麼事阿?」

「菲特身邊需要有人照料, 但提督又不能從崗位離開, 所以可否讓我來代替提督照顧菲特, 直到她醒來呢?」

「喂喂, 等一下, 希格諾.」 維塔急忙插入對話中

「妳是我們的領袖, 你不在的話我們要怎麼戰鬥阿?」

 

希格諾走到維塔面前, 蹲了下來, 瞪著維塔的臉.

 

「你你在幹麻?」

「維塔妳, 剛剛哭過了, 對吧?」

「我我那 就算有也不關你的事吧!」

 

維塔整個臉紅了起來, 煩燥地說著. 希格諾站了起來, 將手放在維塔的頭上.

 

「剛剛, 都發洩完了吧?」

 

維塔突然靜了下來, 微微地點頭.

 

「嗯.」

「妳現在心中, 還有雜煩的心事嗎?」

「沒有.」

「那麼, 你認為自己現在能保護主人嗎?」

「嗯.」

「很好.」

 

維塔的答覆中沒有一絲猶豫.

希格諾拿出愛刀 烈燄魔劍, 披上戰甲. 維塔也單腳跪了下來.

烈燄魔劍出鞘, 刀刃停擺在維塔的頭上方. 希格諾腳下出現三角魔法陣, 並繼續說道:

 

「汝, 能在此發誓, 願為主人, 化作砍敵的利器?」

「我發誓.」

「汝, 能在此發誓, 願為主人, 化作抵擋一切的堅盾?」

「我發誓.」

「汝, 能在此發誓, 願為主人, 貢獻自己的一切?」

「我發誓.」

「最後, 汝, 能在此發誓, 願為主人, 誓死效忠?」

「我發誓.」

「很好. 吾, 希格諾, 在此以貝爾葛最高榮譽騎士團, Falken Leader的領袖之名, 再次正式命汝, 維塔, 為Falken Leader騎士.」


 

希格諾一說完, 強大的魔力便從腳下的魔法陣散發出來, 整個房間內像似颱風過境似地括起了一陣旋風. 維塔腳下出現了相同的魔法陣, 換上甲冑, 審判之鎚也解除封印, 橫躺在半空中. 維塔頭抬了起來, 用右手抓住了審判之鎚.

 

「我, 維塔, 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 以我的性命, 還有Falken Leader騎士之名擔保.」 維塔眼神堅定地說著.

 

封騎儀式結束.

 

「維塔, 我相信你們. 就算我不在, 也能保護主人.」 希格諾面帶微笑地說著.

 

 

在浩瀚的宇宙中, 有著許多不同的星系, 眼前所見到的, 是一個被九顆行星給圍繞著的太陽系. 在那個太陽系裡, 第三顆行星是美麗的藍色, 再深入一點觀察, 可以發現這個行星上存在著智慧型的生命體.

現在所在的島嶼, 是這個行星上的智慧生命體稱呼為 日本 的國家. 國家又內分都, 道, 府以及縣市. 我們目前所在地是名為 海鳴 的市區.

 

手機的音樂響起, 那是早晨已來到的通知.

少女的身子還是捲曲地窩在被子裡, 一手在黑暗中摸索著音樂的來源. 摸著摸著, 不但沒拿到手機, 反而還讓它掉到地上.

少女一臉未完全醒來的樣子, 終於從床上坐了起來, 下床伸了個懶腰.

拾起手機, 看了一下液晶螢幕的時間, 已是早上五點四十五分.

雖然佈置整齊又不失一分少女氣息的房間只有自己一個人, 但是少女還是會習慣性地說聲 早安. 要說是奇怪, 倒也不至於是的境界, 還不如說是不知在何時所養成的一種習慣.

少女自己也覺得奇怪, 並不是面對著鏡子中的自己說這句問候語, 而是對脖子上項鍊的紅珠子說. 珠子不會聽人話, 也不會像寵物一般地回應, 但是彷彿是每天必做的事. 像這種瑣碎的小事, 也不會令人去思考太久, 就當作是自己的怪僻吧?

少女在梳洗完畢後, 將還不算是長, 但也不算是短的頭髮綁成兩條小馬尾, 用的是純白的髮帶, 換上小學的制服後便下樓幫母親準備早餐的準備工作.

 

打開客廳的門, 入眼的是一個廚房連接客廳的大房間, 父親正坐在餐桌前讀著早晨送到的日報, 母親則在廚房準備早餐.

 

早安, 爸爸, 媽媽. 少女很有精神地向父母問安

早安, 奈葉.

, 你已經起來啦, 奈葉, 早安.

奈葉, 可以幫我把咖啡端到桌上嗎?

好的, 媽媽.

 

名為高町奈葉的少女, 今年十一歲, 就讀海鳴市的私立聖祥大付屬小學五年級. 雖然只有十一歲, 但是從房間以及生活習慣來看, 是位很早熟也很懂事的少女.

 

「謝謝, 奈葉.」 父親邊喝著剛端上來的咖啡邊說道.

「奈葉每天都自己起來, 真是懂事呢. 不過每天早上要父母叫醒也會很可愛吧?」

「老公, 別教壞女兒了.」

「呵呵呵, 開玩笑的, 開玩笑的. 奈葉只要保持原狀就好. 但無論如何奈葉都是我們可愛的小女兒喔.」

「咦? 哥哥跟姊姊呢?」

「大概還在道場吧?」

「那我去叫他們.」

「嗯, 麻煩妳了, 奈葉. 阿, 對了, 毛巾帶三條過去吧.」

「希格諾姐姐也來了嗎?」

「嗯, 武術這種東西, 越多人一起修行, 趣味越多呢, 彼此切磋不但能進步得快, 感情也會很好喔. 奈葉, 想不想學阿?」

「阿這個 我考慮看看吧. (體育苦手)」 奈葉苦笑著, 拿了三條毛巾往道場的方向走去.

「老公, 兩個大的已經像你了, 奈葉就留給我吧.」

「呵呵, 說的也是阿, 桃子, 要不然我們再生一個也行.」

「老公你真是的. (心)」 夫婦倆就算已經結婚十幾二十年了, 但氣氛還是像新婚一般.

 

到了道場, 還沒進門就能聽到木刀互打的聲音.

 

「喝~! 哈~!」

 

一刀又一刀, 每一刀都毫無雜念與破綻. 男子不停地用手上的雙木製小太刀砍向頭綁著一條長及腰, 髮色是美麗的桃色, 面貌美麗但英氣滿分的女子.

面對快速又準確的攻擊, 女子不慌不亂地一個個閃開, 或用手上的木太刀擋下.

 

「恭也哥哥, 美由希姊姊, 希格諾姐姐, 已經到了早飯時間了喔.」 奈葉邊說道邊將毛巾遞給每一個人.

「好的, 謝謝妳, 奈葉. 那今天就先到此為止吧.」 希格諾邊拿起毛巾擦汗邊說道.

「嗯, 多謝指教.」

「多謝指教.」

 

這位名叫希格諾的女子, 是奈葉同班同學, 八神疾風, 的表姊. 由於疾風年幼時父母親就都不在了, 因此由表姊表哥們代替監督人扶養長大. 希格諾是大表姊, 沙碼爾二表姊, 札斐拉大表哥以及一位比疾風才小一歲的表妹維塔. 四位親戚似乎從小是在外國長大的歸國子女, 所以名字都相當奇特.

大表姊希格諾•貝爾葛就有如剛剛所見到的, 是位劍術高手, 同時也在大學的劍道社當顧問; 二表姊沙碼爾•貝爾葛是位溫柔大方的大姐姐, 非常善於家事, 將來一定會是位好太太; 大表哥札斐拉•貝爾葛, 一身結實的肌肉雖然看起來有點恐怖, 但其實個性相當體貼, 目前在家寵物店打工; 還有小表妹維塔•貝爾葛, 目前就讀同一所小學的四年級, 雖然個子不是很高, 但是運動神經非常地發達.

 

早晨的高町家的餐桌還是跟以往一樣熱鬧. 雖然希格諾每次都想練習完後直接回家, 但在高町父母熱情的邀請下, 每次的晨間練習完後一起吃早餐已成了不可缺的習慣.

 

「如何, 希格諾小姐, 我們家的恭也跟美由希有進步嗎?」 父親邊吃邊問

「嗯, 高町先生, 貴公子與千金的劍術真是很不得了, 我現在要接他們的招都許些吃力.」

「不不, 希格諾姐的技術才高超, 我剛才連續攻擊都沒有一次能擊中.」

「是嗎? 哈哈哈, 看來要再加緊修行了喔!」

「孩子的爸, 孩子們也是要上學考試的.」

「說的也是. 不愧是孩子的媽, 我的好老婆.」

「高町先生與太太的關係真是令人羨慕.」 希格諾說道

「別光顧著羨慕阿, 希格諾小姐, 妳也找個好男人組織個美滿的家庭吧!」

 

父親以開玩笑的口吻說出此話, 沒料到希格諾反而臉紅了起來.

 

「爸爸, 能配得上希格諾大姐的男人, 恐怕很難找喔. 我看全天下沒有一個人能配得上. 希格諾大姐美麗又帥氣, 真的嫁人的話不知會有多少男女都會哭得半死呢!」 美由希說道.

「那可真傷腦筋呢」 父親擺出一付認真思考的模樣

「我看, 最基本的條件應該是要打得過希格諾姐吧?」 美由希邊說邊笑

「這也太嚴格了吧?」 恭也也加入玩笑中

 

吃完早餐後, 奈葉背上書包準備往上學的路走去, 由於疾風的家是必經之路, 所以幾乎每天早上都是希格諾陪著奈葉一起走.

走到一半, 一對綁著長至腰的雙馬尾金髮外國人雙胞胎姊妹正在對奈葉招手.

 

「早安, 奈葉! 早安, 希格諾姐姐!」

「艾麗西亞, 菲特, 早安」

「你們早.」

 

這對雙胞胎是住在附近高級公寓的歸國子女同時也是同班同學, 姊姊艾麗希亞•哈拉溫, 妹妹菲特•哈拉溫, 兩人雖然長得一模一樣, 但是為了方便區別, 兩個人雙馬尾的緞帶顏色不同; 姊姊是清爽的青綠色, 妹妹則是穩重的黑色. 緞帶的顏色也代表了兩人的個性, 一個活潑好動, 一個沉穩安靜. 順帶一提, 兩人善長的科目也不同, 一個是文科, 另一個則是理科, 共同善長的科目則是體育.

 

「庫羅諾哥呢?」

「喔, 他大概早就在學校了吧? 身為學生會長, 要忙的事可多著呢. 阿, 對了, 他好像說要幫由諾哥整理圖書館的檔案之類的事. 」 艾麗希亞說道.

 

庫羅諾•哈拉溫, 是這對雙胞胎的大哥. 目前就讀中學一年級. 雖然只是一年級生, 但由於表現出色, 一年級就當上了學生會長, 是位文武雙全的青年, 若不是他個性太過正經八百的話, 想必女朋友會很多, 據說 (有可能) 是因為小時候褓姆的關係...

這三兄妹的母親也是位不簡單的角色, 琳蒂阿姨目前是警察局的署長, 是位長得極為美麗又能幹的人, 感覺上實在是難以相信是三個孩子的母親.

由諾•斯克萊亞, 跟庫羅諾是同班同學, 也是好朋友, 同時也是學校圖書館管理部的會長. 平時總是帶著一副眼鏡, 看起來很有文學氣質. 非常熱愛歷史, 將來希望成為考古學家.

 

一行人邊聊邊走著, 一下子就到了疾風家門口, 疾風和維塔在門口招手.

 

「早安.」

「早安.」

「那麼, 一路上小心.」 希格諾進門前還不忘關心一下.

「好的, 希格諾姐.」 疾風輕聲地回答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維塔倒是一付不耐煩的樣子.

 

疾風, 雖然沒有父母親, 但是位溫柔禮貌的孩子, 想必希格諾她們教導有方吧.

而維塔, 很喜歡黏著疾風, 個性像個小男孩一般活潑, 小矮子小孩子 這兩個詞在她面前是絕~~對~~不能提的, 不然她一生氣起來可是很不好收拾的.

 

到了小學, 與維塔分手後便進入五年三班的教室, 在第一堂課的鈴還未敲之前, 大家都會分別做自己的事, 有的聊天, 有的看書, 甚至還有的在手機上打電動.

一位看似混血兒的金髮女孩子走向剛走進教室的奈葉一行人, 身邊還跟著一位看似柔弱千金小姐的女孩.

 

「早安阿.」

「早安.」

「早安, 愛理沙, 鈴鹿.」

 

金髮的女孩子是愛理沙•巴尼斯, 雖然說話的口氣與態度有少許強硬, 但其實是個很容易為朋友擔憂的人. 順便一提, 家裡像是名門貴族的樣子.

跟在身旁的是月村鈴鹿, 表面上很文雅, 說話輕聲細語的, 但其實運動神經非常過人. 家中有位大姊姊月村忍, 與恭也哥的關係非常親密. 還有兩位女僕以及專用司機, 真不愧是有錢人家.

 

一票女孩子邊聊邊走向各自的座位, 將書包放好後又聚在一起聊天.

 

「我說奈葉阿.」

「嗯, 什麼事, 愛理沙?」

「你真的對由諾學長一點意思也沒有嗎?」

「你你在說什麼阿?」

 

對於愛理沙的突襲發言, 奈葉一時亂了方寸, 不知該怎麼回答, 臉也紅了起來.

 

「我說你阿, 真夠遲鈍耶.」 艾麗希亞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

「姊姊的意思是說, 由諾學長似乎對奈葉妳有 那個 意思喔.」 菲特邊說, 兩個臉頰也開始紅了起來

「不是似乎, 是 絕對!」 艾麗希亞以200%肯定的態度說著

「怎麼可能? 不可能啦. 由諾學長怎麼可能會看上我?」 奈葉苦笑著, 試著反駁

「喔~~? 是嗎, 奈葉?」 愛理沙斜眼看著奈葉

「絕對不可能的啦~~」

「哈, 那由諾學長還真可憐阿. 我還以為你們是兩情相悅呢.」 愛理沙邊笑邊嘆了一口氣

「耶~~???」 奈葉越聽越摸不著頭

「愛理沙是指由諾學長在小學畢業時送給妳的那顆紅珠子.」 鈴鹿解釋

「妳知不知道那顆看似不起眼的紅珠值多少錢阿?」

 

愛理沙繼續斜看著奈葉, 奈葉還是一付不知所謂的模樣.

 

「哎, 看你也不可能會知道, 那顆珠子可是用錢也買不到, 古代貴族首飾品的一部份呢!」

「耶耶耶耶~~~!!! 不會吧? 由諾學長送了我這麼貴重的東西?! 我還以為只是顆紅水晶罷了! 由諾學長當時也說 他派不上用場 所以打算當畢業禮送給我

 

奈葉對自己每天早上必自言自語的紅珠子的身價感到驚訝. 在奈葉吃驚的同時, 艾麗希亞又補充說明:

 

「沒錯, 那是顆紅水晶, 但是能紅到這種程度的紅水晶, 在這世上是找不到幾顆的. 一般我們所看到的都是粉紅色的, 不是嗎?」

「嗯 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這種朱紅的水晶又有 夢幻的朱赤水晶 之名喔.」

「我聽由諾學長說, 那是從他曾祖父那一代就一直承傳下來的稀世珍寶呢.」 疾風突然加入話局

「而且每當我到圖書館還書時, 由諾學長還不忘問我 奈葉最近有事嗎?, 有沒有喜歡的人, 之類的呢.」 疾風趁機追加攻擊

「不會吧」 奈葉突然感受到一股名為罪惡感的壓力

「可惡阿, 奈葉, 朋友之中居然是妳先交到男朋友!」 愛理沙雙手抓著奈葉的肩膀,  將面朝下.

「奈葉 妳應該不會見色忘友吧?」

「愛理沙」 奈葉越來越尷尬

「絕~~~~~對不准你背叛我們喔!」

「愛理沙! 我真的跟由諾學長沒什麼啦! 我只是很尊敬他有理想, 有想去實現的夢想而已! 偶爾會去問他一些不懂的事情... 就跟尊敬自己的哥哥一樣!」

 

奈葉不知是害臊還是生氣, 以非常認真的態度說出這番話. 手還抓著奈葉肩膀的愛理沙, 開始抖了起來.

 

「愛理沙?」

「噗

 

大家也都全轉向, 背對著奈葉.

 

「大家?」

「不行我忍不住了噗哈哈哈哈哈!」 第一個笑的是艾麗希亞

「我我也是 哈哈哈 忍得好難過」 疾風邊抱著肚子邊笑, 腳還承半蹲姿勢

「嘻嘻嘻

「哈哈哈 姊姊妳們真是太壞了」 菲特也是邊靠著桌子邊笑

「妳們.難到.」

 

此時奈葉才發現原來自己被像隻猴子般耍了.

愛理沙順勢抱住奈葉, 一邊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 奈葉, 真抱歉, 哈哈哈哈哈! 看妳這麼認真的模樣實在是令人很想捉弄妳一番.」

「你們幾個

 

奈葉實在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臉紅到連耳朵也紅透了.

笑過好一陣子, 笑聲終於漸漸地緩和了下來.

 

「不過奈葉阿.」 疾風說道, 雖然還是帶了點笑聲

「剛才的話並不全是假的喔.」

「所以我說由諾學長真可憐阿 噗哈哈 居然會遇到奈葉這個鈍胎.」 愛理沙還是有點忍不住想笑.

「討厭,  你們都把我搞混了啦!」 奈葉實在是不知該如何反應

「剛才的話中真假各佔幾分就要由奈葉妳自己去發掘了.」

「鈴鹿, 妳也太壞了吧? 直接告訴她不是比較快?」 菲特問道

「感情這種事呢, 還是要親自去體驗才行喔.」

 

此時第一節課的鈴響了, 大家都紛紛回各自的座位上.

 

「鈴鹿, 我們就告訴她吧.」 愛理沙邊向自己的座位走邊說著

「不~~~行.」

 

教室的門打開來, 走進來的是位年輕的女老師. 老師將幾本簿記放到演講台上便即將開始一天的課程.

 

「在上課點名之前, 我想先向各位介紹一位新同學.」

 

老師宣佈轉學生到來的同時, 大家都一付驚訝又期待的模樣.

 

「轉學生?」

 

愛理沙對艾麗希亞打了個 妳有聽過這回事嗎? 的暗號, 艾麗希亞也以暗號回答 不知道.

 

「請進來吧.」

「失禮了.」

 

門一打開, 走進來的女孩子, 披著一頭亮麗, 長到膝蓋的銀髮, 眼睛是有如翡翠一般的綠色, 面容端莊, 皮膚細嫩地有如羊毛一般的柔軟, 小小的櫻桃嘴是粉紅色, 活像似一個真人大的洋娃娃一般.

 

「請自我介紹吧.」

 

轉學生在黑板上用英文字母寫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 Mariella Elcruz (瑪麗耶拉 艾爾庫斯), 請多多指教.」


 

瑪麗耶拉露出羞澀的微笑, 令人看得更是心動.

 

「好漂亮喔」

「好美喔」

 

台下的同學開始騷動了起來.

 

「那麼, 艾爾庫斯同學, 你就先坐在右手邊第二排的第4個位置吧.」

「是的, 老師.」

 

老師所指定的位置, 剛好就是奈葉的左手邊.

剛轉學進來的新生就坐在自己的隔壁, 奈葉的心情是又緊張又興奮.

 

「你好, 我叫作高町奈葉, 叫我奈葉就行了, 請多多指教.」 奈葉很有禮貌地歡迎這位新同學

「請多多指教, 那你也稱呼我為瑪麗耶拉就好了.」

 

瑪麗耶拉回敬, 伸出手來表示友好. 就在握手的那一刻, 奈葉感到一陣怪異, 那是一個似曾相識但又完全想不起來的感覺. 具體地來說, 在握手瞬間, 周圍一切的存在都顯得有如幻影一般, 彷彿這個世界中只有她們兩個人的存在是真實的而已.

但是看到面前的女孩是如此地開朗有禮, 一切煩躁的思緒也都往腦後一拋.

 

『大概, 是我想太多了吧?』

 

仔細一看, 瑪麗耶拉脖子上掛了個鐵黑色的小十字架. 十字架的四個邊緣都鑲有一個細小的紅寶石, 一看就感覺非常名貴.

 

一天的課程就要開始了.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