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3 白衣的少女

 

───Trinaria.太陽系,第五行星───

 

菲特與阿爾芙趕到了第9區,這個行星雖然有氧氣,生態也與地球相似,但是似乎還未有智慧生命體的存在。目前所在地,是一望無既的森林。

 

「菲特啊,我們擅自跑來這裡好嗎?」阿爾芙問道。

 

菲特沒回答,只是一直四處觀望。

 

「菲特,我們還是回去吧。妳也需要休息啊。」

「阿爾芙。」菲特以命令的口氣說著。「請安靜一點。」

 

面對著菲特嚴肅的態度,阿爾芙漸漸地低聲下來。

菲特發覺自己的言行過份了點,轉過身,摸著阿爾芙的臉。

 

「抱歉,阿爾芙,是我不好,不該把氣出在妳身上。」

「不,菲特,身為妳的使魔,妳心裡在想什麼我是知道的。」

「謝謝你,阿爾芙。」

 

菲特面露微笑,那是發自內心,感謝的微笑,與平時表現給他人看的不同。或許,只有面對阿爾芙,菲特的心扉才能打開少許。

但是看著菲特只對自己一個流露心聲,對他人卻拒之千里,阿爾芙多少還是會為自己的主人感到難過。

 

「菲特

「是的,阿爾芙?」

「找到悼者遺音後,妳想怎麼辦呢?」

 

雖然身處雨林中,四周雜聲不斷,但是菲特與阿爾芙周圍的氣氛就有如在沙漠中一般地安靜。

菲特轉過身,繼續向前走。看見主人如此反應,阿爾芙也不便多問,默默地跟著。

 

「我想」菲特開口。

「不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菲特的腳步停了下來。

「悼者遺音硬生生地將奈葉從我面前奪走,不,若是當時是我來代替奈葉的話

「菲特

「如果不是我這麼懦弱的話

「菲特,這明明不是妳的錯啊,誰都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是我的錯,,如果當時是由我來將衝擊波擋下的話,大家就不會

「菲特!無論是誰犧牲,都是會有人悲傷的啊!如果你死了,難道奈葉就會好過嗎?琳蒂提督也會好過嗎?」

 

阿爾芙的話,深深地刺中了菲特的心。但是菲特是知道的,知道無論是誰犧牲都無法改變會有人痛苦這件事。所以她選擇了遠離人群,希望自己成為就算不在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也不會有任何人發覺的存在。

 

阿爾芙就是深知這一點,才會替主人感到心痛,,替主人流下淚水。

 

「阿爾芙我們走吧。要怎麼辦,等到找到悼者遺音後再說吧。」

Bardiche,有任何反應嗎?」

There is an enormous magic energy reaction at 100 yards 2 o’clock direction.。」

「走吧,,目標已經不遠了。」

 

 

 

───阿斯拉,艦橋上───

 

 

 

「第三,第五,第六小隊,現在報告目前狀況。」

「這裡是第三小隊,座標 143:56 沒有任何反應。」

「這裡是第五小隊,座標 78:67 也沒有反應。」

「這裡是第六小隊,座標 18:167 有少許魔法反應。」

「第三,第五小隊,現在前往第六小隊的座標,並且在那半徑一公里範圍搜索。」

「收到。」

「菲特他們,不會有事吧?」疾風擔心的問著。

「嗯有阿爾芙在,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沙瑪爾以安慰的語氣說著。

「我們守護獸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主人。」 札斐拉補充。

「但是菲特將通訊迴路完全切斷了,現在除了靠人力以外,沒別的辦法去確認她們現在的位置。」

「艾蜜,不能透過魔力反應去鎖定嗎?」希格諾問道。

「不行,如果是單方面切斷通訊的話,我這裡還是有辦法強行再次連接。但是悼者遺音似乎在發現我們後就開始放出了強力的干擾,魔力反應全都混雜在一起,所以沒有辦法從遠處確認。」

「總之,現在就只能相信菲特還有搜尋小組了。」琳蒂忐忑不安地說著。

 

「喂∼∼∼!!!」

 

艦橋通往艦內的門打開來,一位頭綁兩條大辮子,紅髮的女孩衝了進來。

 

「維塔?」

「妳們這是什麼意思?出任務居然把我丟在一旁?!」維塔生氣地說著。

「呃這是因為

 

希格諾走到維塔的面前,擺出一付說教的樣子。

 

「維塔,妳知道為什麼這次出擊沒通知你嗎?」

「不知道。」

「那麼,妳知不知道你已經違反了幾條騎士之道的誓言了?」

「也不知道。」

 

希格諾可真傷透腦筋了。

 

「總之,維塔,妳最近都心不在焉的。」

「我那有?!」

「有好幾次出擊時妳都在發呆,若不是疾風主人放出防護罩替妳擋下一堆攻擊的話,妳早就躺在加護病房裡了。就算我們力量來源是主人,但是像妳這個樣子,我看主人的魔力早就被妳給用光。」

 

維塔就像個做錯事,滿懷罪惡感的孩子,頭低下,望著地板。但希格諾的斥訓還沒結束。

 

「身為守護騎士居然還要主人來保護妳,難到妳身為騎士所許下的承諾,要成為主人殺敵的劍,保護主人的盾,這些都是假的?」

 

維塔顫抖地緊握著雙拳。

 

「妳,沒資格自稱為Falken Leader(按:應為Wolken Ritter,德語意為「雲騎士」)之一。」

 

這句話有如當頭棒喝一般,維塔轉身衝出艦橋。

 

「維塔!」疾風想追出去,但被札斐拉阻止了。

「札斐拉

「主人,您現在追出去的話,只會令她更痛苦而已。」

「讓我去跟她談談吧。」沙瑪爾說完便跑去追維塔。

「不過,妳話會不會說得過份了一點?」

「你也知道身為騎士的原則,札斐拉。既然心已被其他的事擾亂了,那還不如先卸下甲冑,等到回復的那一天再來當騎士,才不會令主人遭到危險,也不會令主人擔心,」

「希格諾

「菲特,妳真的想走孤獨的道路嗎?」

 

 

 

───阿斯拉艦內,第四區域,走廊上───

 

 

 

「維塔?妳在哪裡?維塔?」

 

沙碼爾邊喊著邊走著。在不遠處的椅子上,維塔整個人縮成一團,將臉埋起來。

 

「找到你了,維塔。」

 

沙瑪爾慢慢走向維塔。

 

「維塔

「沙瑪爾」維塔低聲說道。

「我真的很沒用嗎?」

「疾風雖然連唸我一句都沒唸過,但是希格諾說的沒錯

「我真的沒資格當騎士。」

「維塔,不准妳這麼想。」沙瑪爾以命令的口氣說道。

「如果妳真的這麼想的話,那才是真的完了呢。」

「沙碼爾」維塔將頭抬了起來,望著沙瑪爾。

「其實大家都知道,奈葉不在,對妳的打擊也不小吧。」

「我我才沒

「希格諾之所以會說那些話,只是希望能讓妳先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希望妳被騎士這個職位給綁得死死的。再說,我們若是不當疾風主人的守護騎士,還能當什麼?」

「希格諾她

「我們都在一起多久了?這點小事當然是一目了然。」

 

眼框開始積起了淚水,維塔站了起來,抱住沙瑪爾。沙瑪爾也有如慈祥的母親一般,輕輕撫摸著維塔的頭。維塔將臉埋在沙瑪爾的懷裡,不停的哭著,彷彿想將所有的心情都以淚水的形式發洩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疾風,還有大家

 

維塔邊哭邊說著,沙瑪爾也還是默默的抱著維塔,撫摸著她的頭。


 

───Trinaria,太陽系,第五行星───

 

20 yards19 yards…

 

越是接近目標,菲特的心跳越是快。噗通,噗通的心跳聲,大到全身都能感到震動,似乎旁人也聽得到。

 

10 yards。」

 

目標就將出現在眼前,菲特的心情也緊張了起來。

 

5 yards

 

目標應該就在眼前,但是一望過去,還是什麼都沒有。菲特似乎鬆了一口氣,但是不安的心情卻不斷地往上直飆。

 

Bardiche,你確定目標就在附近?」菲特急忙問道。

AffirmativeDistance 0。」

「什

Cruz Roja (紅十字)。」

「菲特!」

 

就在菲特話還沒說完之前,四把紅光槍從天上射了下來,與其說是光槍,還不如說是十字架。阿爾芙即時向菲特撲了過去,勉強躲過了襲擊,但腳還是掛了彩。

 

「阿爾芙!」

「這點小傷沒事的。」

 

菲特站了起來,緊握著雷霆戰斧。

 

「是誰?請你現身。」

「妳也想永眠嗎?」不知從何處傳來的聲音問道。

「我是時空管理局的魔導師,菲特•泰斯塔羅沙。請你現身。」

 

聲音沒回答,只是不斷地攻擊。

 

「可惡在森林裡能躲藏的地方太多了。」

 

菲特立即衝到半空中,但是追擊還是絲毫未減。

 

「阿爾芙,能幫我擋下一波攻擊嗎?」

「沒問題,但是妳想怎麼做?」

「既然對方不肯從兔洞內出來,那我們就只好逼他出來。」

「了解。」

Bardichecartridge load!」

Load Cartridge。」

 

雷霆戰斧補充了三發魔彈。菲特也開始詠唱咒文,腳下出現廣範圍的魔法陣。此時,第四波紅光十字開始從樹海內射出。阿爾芙使出防護罩,擋下了大多數。

 

Thor’s Rage (雷神之怒,Thunder Rage的加強版,破壞範圍比較廣,破壞力也是一倍以上。)

 

一道巨大的雷霆從天而降,將一大部份的森林給摧毀。

 

「哎呀呀這下可慘了」阿爾芙以半開玩笑的語氣說著。

 

陸地上的樹海林出現了一個半徑約兩公里的大洞。就在煙霧還未完全散開時,一把紅十字從中射出,準確地擊中了阿爾芙,並將腹部給貫穿了。

 

「咕!」

「阿爾芙!」

「我太大意了沒想到她也會貫穿結界

 

阿爾芙失去意識,開始墜落。菲特衝了下去,將阿爾芙接住。

 

「阿爾芙!妳醒醒阿,阿爾芙!」

 

阿爾芙完全暈過去了,腹部的傷口血流不止。

 

「為什麼為什麼我這麼沒用,為什麼大家都會被我拖累!」菲特不斷的唾斥自己。

 

「只是一隻使魔罷了,為什麼妳會對它有如此強烈的感情?」

 

出現在菲特面前的是一位右半邊臉帶著白面具,披著一頭長至足的銀髮,身著白衣,手握著一把長十字,手腳與脖子上還有著銬鎖,面無表情的少女,背後有著數根像光刀似的翅膀。仔細一看,少女的眼白是黑色,瞳孔卻是白色,如此怪異的眼睛,令人有種說不出來的恐怖感。


 

「你你是誰?」

 

菲特眼神兇狠地對著面前所出現的少女問道。

少女絲毫不理會菲特的問題,反問:「你想解脫嗎?」

 

「回答我的問題!」

「你,想死嗎?」

「可惡你再不肯回答我的問題的話

 

菲特一手伏著阿爾芙,另一手將雷霆戰斧指向少女。

 

Plasma lancer!」菲特向雷霆戰斧下令。

 

面對即將迎面而襲的電光槍,少女完全不在乎。

 

「看來你也有資格成為我的一部份。」

 

少女將右手握的長十字高舉。十字的中心開始發光,同時干擾也消失了。

 

 

 

───阿斯拉,艦橋───

 

 

 

「通訊回復了!立即確認座標!」艾蜜以最快的速度打著鍵盤。

「影像傳送開始!」

「那是?」

「菲特!還有阿爾芙,她受傷了!」

「第三,第五,第六小隊,馬上到現場進行輔助!」

「那位少女是誰啊?」

「目前找不到吻合的資料,但從她的魔力反應跟悼者遺音一樣!由諾,你那邊如何?」

「我正在搜查,請給我三分鐘!」

「琳蒂提督,請允許我去幫助菲特!」疾風緊張地要求著。

「這

「琳蒂提督!庫羅諾從病房跑出去了!」

「你說什麼?」

 

強大的魔力不斷地往十字的中心的核聚集,菲特用所有的攻擊魔法試圖將詠唱打斷,但都絲毫未見效。

 

「到此為止了嗎?唔!」

 

菲特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並且想嘔吐,連續五天都不眠不修地工作,再加上又一次放出了這麼多高水準的魔法,身體已經要承受不了摧殘,開始發出警告。

 

因為胃中沒任何東西,菲特壓制不了想吐的感覺,吐出了胃液。

 

「咳!咳!咳!咳!」

 

胃液通過喉嚨時的感覺真的很難受,又酸又灼熱。

菲特將雷霆戰斧垂下,雙手抱著阿爾芙。

 

「這樣也好這麼一來,我就能見到奈葉了琳蒂媽媽,對不起

「成為我的一部份吧。」

 

少女將充滿巨大魔力的十字杖指向菲特。

 

Eternal Coffin!」

 

一道強大的冰魔法直擊少女的十字杖,將正要爆發的魔力封在冰裡。魔力因沒地方可散發,在冰封裡自爆了。

 

「你就是這麼愛逞強呼,呼」黑衣男子邊喘氣邊說道。

「庫羅諾!」

 

同一時刻,第三,第五與第六小隊也都趕到了現場。

 

「要走了喔,菲特!」

Teleport!」

 

全員使出強制傳送,逃離了現場。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

排版與錯字修正by 高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