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六年補完外傳-

 

#1 墜落的星星

 

「距離傳送倒數還有三十秒!」

 

棕短髮的女控制員緊張地說著,目前她所輔助的執行官們正陷入危機之中。

 

「艾蜜、由諾,沒辦法再快一點嗎?」

「我正在試,但是三十秒已經是極限了,庫羅諾。」

「可惡…到此為止了嗎…就算利用阿爾芙的傳送,也還是脫離不了影響範圍。」

 

 

 

庫羅諾、菲特、奈葉以及阿爾芙,目前正面對著這次任務所該捕獲名為 “悼者遺音” 的古代遺跡。沒料到,在快要將其回收時,核心系統開始暴走了起來,而即將引發自爆;爆炸的影響範圍約三分之一光年左右,在這範圍中的一切,將會全分解成原子。

 

目前距離完全自爆還有二十五秒。

 

 

 

「如果聚集我們所有的防禦魔法,有辦法撐過五秒嗎,庫羅諾?」

「不行,菲特,若是這麼做的話還必須在傳送的那一瞬間將結界解除,差個千分之一秒我們就會全都沒命的。再說爆炸的衝擊會持續五分鐘左右,要硬撐過去是不可能的!」

「啊──!可惡!到底是哪個混帳發明這種有害無利的東西?!」

「那現在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阿爾芙有如在熱鍋上的螞蟻,急忙地問。

「有一個辦法…但是…」

「你就說啊!」

 

庫羅諾面露難色,但奈葉一看也就知道十之八九。

 

「難道…」菲特突然瞪大雙眼。

「嗯…就如你們所想的…」

「不行!若不是大家一起回去的話就沒有意義了啊!」

「庫羅諾!距離傳送還有十五秒!」

「混帳…這個時候為什麼…」

「…Bind…」

 

突然間,四條粉紅色的綁鎖牢牢地將庫羅諾,菲特還有阿爾芙綁在一起。

 

「喂,妳這是幹什麼啊,奈葉?!」

 

奈葉背對著他們。

 

「只要…能撐過五秒就行了吧。」

「妳該不會…不行啊!一定還有別的辦法!」

「奈葉!不要啊!」

「已經…快沒時間了。艾蜜,將傳送點穩定,至少要救他們。」

「…知道了…」艾蜜忍痛說著。

「提督!快下令阻止奈葉啊!這跟本就是自殺的行為啊!」由諾慌張地對艦長大聲喊話。

「提督!」

 

琳蒂提督一語不發,兩眼緊閉,眉頭深鎖著。

 

 

 

「Raising Heart,你不會後悔吧。」

I will follow masters will (我願意跟隨主人的意識)

「謝謝你Raising Heart

 

奈葉說完將旭日之心高舉

 

「烈日模式Drive Ignition

Excelion mode

 

旭日之心變形成烈日模式同時也填補了六發魔彈

 

「悼者遺音已經開始自爆了

Enforced Wide Area Barrier!」

 

奈葉面前出現一個強大的三層重疊魔法陣將迎面而襲的爆炸波動給硬擋了下來

 

「奈葉

「還有

「不是約定好要一起回去然後跟愛理紗和鈴鹿一起去新開的咖啡廳嗎?我不准你毀約!」菲特淚流滿面地說著。

 

奈葉將頭微微地向後回,維持著防護罩已經很吃力,但還是露出微笑。

 

「抱歉菲特,就允許我毀約一次吧。」

「一秒!」

「奈葉!!!」

「請幫我跟她們說聲 ”對不起”。」

「傳送!」

「奈葉∼∼∼!!!」

 

被光芒包圍的奈葉還微笑著,這是菲特見到她的最後一面。

 

「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在某處。」

 

防護罩支撐不住,終於破碎,奈葉被衝擊波給吞沒。

 

 

 

 

 

───阿斯拉,艦橋上───

 

 

 

「傳送…成功…」艾蜜低著頭小聲地說著,眼淚不停地滴下,雖然已經努力的壓抑,但使終還是流了下來。

 

琳蒂艦長站了起來,冷靜地下命令:「將回收成功的成員們送往醫療室,在傳送點以及爆炸原點的半徑一萬公里進行生體反應探測;警戒程度調為黃色。」

 

「可惡…奈葉,我相信妳絕對不會就此消失的。」由諾緊握著拳頭。

「艾蜜,我來幫你。」

「好。」艾蜜擦去眼淚。

 

 

 

──∼一個月後,時空管理局本部,醫療室────

 

 

 

「嗯,念動之核的狀態非常好,看來新的法具適應得不錯。雙腿的復健也相當良好,相信再過不久也能不靠魔力就能行走自如了。」

「謝謝你,醫生。不過這也要多虧希格諾她們的照料。」

「不不,不能這麼說啊,主人。雖然身為您的騎士,但是其實被照顧的是我們呢。」

 

沙瑪爾急忙說道。

 

「對啊,沙瑪爾煮的菜還是遜疾風一成。」

「維塔,那妳也做些事呀…」希格諾盤著雙手說著。

「有啊,我每天帶札斐拉出去散步。」

「我是指家事…」

「好了啦,好了啦,大家不要吵架,不然我會生氣喔。」

「抱歉,疾風主人。」

「呵呵,看來疾風妳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呢。」醫生笑著說。

「那麼,我們先告退了。」

 

疾風一行人走出了醫療室,雖然雙腳已經可以走路,但是還是須要拿根拐杖才能確保不會跌倒。

 

「疾風主人。」

「嗯?希格諾?」

「您可以准許我在回家之前先去一個地方嗎?」

「你要去哪裡啊,希格諾?」維塔好奇地問。

「其實我也想繞過去看看,自從一個月前她們說要出任務後就沒再見過面了。好歹也傳封簡訊給我嘛…菲特是這樣、奈葉也是。」

「聽說愛理紗跟鈴鹿也沒收到任何消息呢。」沙碼爾補充。

「真是奇怪…可是剛才我跟醫生問過了,他說菲特跟阿爾芙早就回到家裡了啊。」

「要去就快走啦,要不然回到家都過晚餐時間了。」

「不是才剛吃過午餐嗎?這麼快又想吃東西了?」

「人家還在成長咩!」

「好了啦,好了啦,我們等等就去買幾塊蛋糕當見面禮吧。」

「喔!」維塔充滿孩子氣高興的回答,其他幾位騎士則是一付 “沒辦法” 的樣子。

 

 

 

───地球.日本.海鳴市.私立聖祥大付屬小學.五年三班的教室───

 

 

 

「鈴鹿啊。」一位看似混血兒,金髮飄逸的少女,走向靠窗的座位。

 

「嗯?愛理紗,怎麼了?」一頭紫長髮,頭上帶了個白色髮圈,長的非常文雅美麗的少女抬起了頭,將正在看的小說平躺地放在桌上。

 

「已經一個月了呢…」愛理紗將雙手盤靠在打開的窗框上。

 

「嗯…是啊。」鈴鹿又將小說拿起來閱讀。

 

「連通簡訊都沒有呢。」

「嗯,好像是這麼一回事。」

「她們好像真的很忙耶,」

「嗯,好像是。」

 

愛理紗突然整個身子立直了起來。

 

「啊∼∼∼煩死了!!!她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說不定真的是忙不開交吧?」

「忙到連打封三十秒的簡訊都不行?」

「說來說去,妳其實是想去探望他們吧?」

「啐,我才…」

「好吧,反正今天沒有社團活動,我們就下課後去買個小點心去碰碰運氣吧。」

「不•過•呢,這次先去菲特家。已經連續五次去奈葉家都撲了個空,再一次的話我會覺得自己像個傻瓜一樣。」

「呵呵,俗話說 “事不過三”,反正都已經五次了,再多一次也沒什麼差別吧?」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呵呵。」

 

「總之,今天先去菲特家就對了!」愛理紗滿臉通紅,不知是生氣還是害羞。

 

下課後,愛理紗與鈴鹿走到一間子店裡挑選小蛋糕,同時也遇到了疾風她們。

 

「愛理紗,鈴鹿!」

「疾風!妳怎麼也會在這兒啊?」

「我剛從醫院檢察完出來,準備買點東西去菲特家拜訪呢。你們呢?」

「真巧,我們也一樣耶。」

「所以我說嘛,去菲特家就是正確的選擇。」

「既然大家的目的都一樣,那麼我們乾脆買個大蛋糕過去一起吃吧?」

「就這麼辦吧。」

「疾風,我想要這個。」

「你還想吃啊…剛才不是已經吞了三塊黑森林跟一塊千層嗎?」希格諾驚訝地問。

「人家還在成長咩。」

「呵呵,要有點節制喔,維塔,最後一塊喔。」

「嗯!」

「…話說妳真的有在成長嗎?兩年前看到妳,現在我們都又比妳高一截了。」愛理紗問道。

「當然有!」

 

「是嗎?」愛理紗一臉懷疑貌。

 

「真的有啦!」

「好吧,我就姑且相信吧,小矮子。」

「不准叫我小矮子!」

 

 

 

───高級公寓內部───

 

 

 

在走廊上,疾風,愛理紗以及鈴鹿三人走在前,騎士們則走在後面,沙碼爾手上捧著一個大方形白紙盒,裡面裝的是當見面禮的大蛋糕。走到菲特家的門口,鈴鹿按下了電鈴。

 

「請問是哪位?」少年的聲音透過通訊機問道。

 

「庫羅諾,你好。是我們,鈴鹿,愛理紗還有疾風她們,請問菲特在嗎?」

「…」

「先請進來吧。」

 

庫羅諾打開了大門,“探望隊”的成員們一個個地走進屋子裡。

 

「打擾了。」

 

「這是送給你們的。」沙碼爾把裝著蛋糕的盒子拿給庫羅諾。

 

「謝謝,你們先坐一下吧,我去泡個茶再來把蛋糕切開。」

「嗯,好的,有勞了。」

「我來幫忙吧。」

「不、不用,我來就好了。」

「家裡只有你一個人嗎,庫羅諾?」

「…提督…母親她在管理局還有點事要辦。」

「菲特呢?怎麼沒看到她?」

「她…很累,在房裡歇著。」

「是嗎?那還是不要打擾她好了。這次任務看來真的很累人呢。」

 

庫羅諾一語不發地將泡好的茶遞給大家,也將蛋糕切好,盛在小盤子上。

 

「庫羅諾執行官。」

「是的,希格諾?」

「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嗯。」

「你們先聊聊,我跟庫羅諾說幾句話,馬上就回來。」

「不快點就沒你的份喔。」

「我沒像你那麼能吃,維塔。」

 

庫羅諾跟希格諾走到外面的走廊上。

 

「果然,出事了吧?」 希格諾開門見山地說。

 

「嗯。」庫羅諾微微點頭。

 

「而且是不能直接告訴她們的事,想必很嚴重。」

「沒錯…」

「到底在這一個月裡發生了什麼事?請你告訴我,庫羅諾執行官。」

「奈葉的葬禮,是後天。」

「葬禮…難道…」

 

「可惡!都怪我能力不足!若是事先有想到”悼者遺音”會有自爆的可能性的話…」庫羅諾一拳打向牆壁。

 

「悼者遺音?那不是三百年前就被封印在Outless次元中的魔導器嗎?」

「沒錯,但是近來幾年又開始蠢蠢欲動了,所以我們的任務是去將其再次封印。 沒想到封印失敗還引發系統錯誤,導致失控而自爆。奈葉為了保障我們的生還,自己硬擋下了爆炸的沖擊波…」

「…真是抱歉。」

「不…是我太無能了。後來艾蜜與由諾連續一整個月不眠不休地搜尋奈葉的生體反應,但也全是徒勞無功…」

「那麼,這件事,高町家知道嗎?」

「還不知道…提督下命令說不准對他們提起。」

「提督的命令?那麼這次的葬禮只限於時空管理局內,不對外發表?」

「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不過真是可笑…沒有屍體的葬禮,只是抬個空棺材出殯,這實在是很令人難以相信她是否真的不在了。」

「奈葉的事的確令人很難過,不過,悼者遺音會啟動,這想必是人為的。」

「就目前的資料分析,可能性太多了…」

 

 

「你說什麼?!!!」

 

庫羅諾與希格諾的對話被屋子內傳來愛理紗的怒吼給打斷,兩人連忙衝進屋裡,只看到愛理紗從衣領抓著兩眼無神,彷彿斷了線的木偶的菲特。

 

菲特的頭髮跟平時不同,是放下來的。奈葉與她交換的白色髮帶被緊緊地握在手中,彷彿要將手打開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妳再給我說一次!」

「愛理紗…不要那麼…」

「鈴鹿妳住嘴!」

「妳再給我說一次,奈葉她怎麼了?」

「奈葉她…不在了…奈葉她…」

 

「菲特,我勸你最好不要開這種惡劣的玩笑,我可當你是最要好的朋友之一喔。」 愛理紗的聲音顯得因憤怒而顫抖,但還是努力地保持冷靜。

 

「不是…玩笑…奈葉她…奈葉她…」

「放開菲特,愛理紗!」

「庫羅諾,你早就知道了對不對?」

「這…」

「為什麼要瞞著我們?!」

「這是因為…」

「這一定是在開玩笑對吧…是吧?你說啊!」

「奈葉…是被我害死的…奈葉她…」

「不是,菲特,這不是你的錯!是我能力不足才…」

「愛理紗,先冷靜下來,好嗎?」

 

愛理紗將手鬆開,菲特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庫羅諾與疾風馬上跑到菲特身旁將她扶起來。

 

「沒事吧,菲特?」

「是…我的錯….我的…錯。」

 

愛理紗低著頭,快速走向門口。

 

「抱歉,我先告辭了。」穿上鞋子,愛理紗衝出了公寓。

 

「失禮了,我也先告退了。」鈴鹿隨後跑去追愛理紗。

 

「那個高町奈什麼的…真的…死了嗎…?」維塔一臉錯愕。

 

「這…」沙碼爾也不知如何反應,這一切都太突然了

 

「奈葉…」

 

疾風緊緊抱著菲特,屋子內氣氛顯得相當凝重。

 

 

 

「等等我啊愛理紗。」鈴鹿邊跑邊說著,真不愧是運動神經過人,過不了多久就追上了愛理紗。鈴鹿將愛理紗的手抓住,不讓她再往前跑一步。

 

「呼…呼…愛…愛理紗…」

「…那個騙子…」

「不是說好等任務結束後就要一起去玩的嗎,妳怎麼可以毀約呢,高町奈葉!!」

「愛理紗…」

「呼…呼…奈葉妳這個笨蛋!!!」

 

愛理紗轉向鈴鹿,在鈴鹿的懷裡有如個嬰兒般地放聲哭了起來;玲鹿也緊抱著愛理紗,默默地流著眼淚。

 

「奈葉…妳真的…不在了嗎…?」

 

 

Top

|

Doujin

|

Story

|

About

|

BBS

 協助排版 by 高仔